无弹窗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药神 > 第两千五百四十四章 祸从天降
    御花园之中,一老一少两道影正在散步。

    “林师,现在外面可闹了一个飞升者,而且是亲和力不到一分的飞升者,居然炼制出了天丹,整个东临国都沸腾了嘿,这个飞升者,可是把您老的威望,都盖下去了。”锦袍年轻人道。

    老者不以为意,笑道“你们家那个老二,最近闹得很欢腾嘛呵呵,亲和力一分的飞升者,他就是天赋再高,也不可能炼制出天丹的这天丹,恐怕还是江语炼制出来的吧”

    锦袍青年笑道“我们家那个老二,最是喜欢折腾。不过这一次,却是闹得很大啊现在外面都传神了,说那个飞升者丹道天赋卓绝,潜力不可限量。还说”

    老者笑骂道“你这小子,还跟老夫卖关子”

    锦袍青年赧然一笑,道“我怕说出来,林师会不高兴。”

    老者失笑道“老夫这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连这点度量都没有说”

    锦袍青年道“他们说,那个飞升者将来必定会超越林师,成为东临国第一”

    老者目光一闪,笑容中透露出些许不自然。

    不过这点波动一闪即使,并没有表现出来。

    “呵呵,这天底下,超越老夫的天药师太多了,多一个有什么稀奇不过飞升者嘛呵呵,恐怕有些难度的”老者自信道。

    锦袍青年笑道“那是自然这些都只是谣传,不足为信。放眼东临国,哪里有人能比得上林师的炼丹手段”

    这锦袍青年,自然就是东临国的大皇子。

    而老者,自然就是东临国丹道第一人,林澜。

    大皇子点到即止,也不深入,很快便岔开了话题。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

    林师不是他能左右的,他只要在林师心里埋下一颗种子,就行了。

    况且他并不是胡诌,外面现在把叶远都捧上天了,说出这种话来并不稀奇。

    毕竟,一个只有一分亲和力的飞升者,能炼制出天丹,就已经逆天到极致了。

    叶远自己也没想到,炼制出一颗天丹,会引来这么大的轰动。

    唐家的大门,都快被踏破了。

    他严重低估了这件事的影响力,一分亲和力炼制成品天丹,这绝对是一件劲爆到极点的大事件

    哪怕是跟天丹毫不沾边的人,也知道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然而,这样的事发生了,自然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好奇心。

    所以,每天来唐家求见叶远的人,络绎不绝。

    唐家的人气,极度高涨,连带着生意也是一度暴涨。

    可很快,大家的态度就变了。

    无他,因为对于这些图新鲜的人,叶远一概不见

    对于这第一颗天丹,叶远自己是极度不满意的。

    因为,品质太差了

    不忍目睹

    对于别人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可对叶远来说,完没有必要。

    不过,叶远也的确尝到了没有亲和力的痛苦。

    虽然他已经将本能训练到极其恐怖的境界,但到了真正炼制天丹的时候,还是被天丹的复杂打击的体无完肤。

    换做其他人,早就崩溃了。

    哪怕是最低等的筑基天丹,也需要十多种天药的组合。

    提炼一种天药,对现在的叶远来说,算不了什么。

    可将他们组合在一起,就完不是那么回事了。

    其中的复杂,只有真正炼丹的人,才知道。

    也正因为如此,天药师的地位才会如此尊崇。

    也正因为如此,飞升者在亲和力不足的况下,根本难以成为天药师。

    但叶远没有放弃,本能不够,那就继续训练

    终于,八年之后,他炼制出了天丹

    虽然,是最烂的天丹。

    当然,这八年之中,江语对他的帮助也很大。

    “大哥,你就露个面吧就一面,好不好”唐禹腆着脸,央求道。

    叶远固执地摇头道“不去,丢不起那个人”

    唐禹郁闷道“可是,外面已经传疯了,都说你是骗子,说我们唐家是骗子。甚至,有人已经把矛头指向了二皇子”

    叶远撇了撇嘴,道“那关我什么事”

    唐禹差点憋出一口内伤,郁闷道“大哥,你这个真的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啊哪怕筑基天丹品质不好,但你的亲和力放在那里,能炼制出来,就是一个天大的事件了可你居然不露面”

    叶远淡淡道“那玩意,也能叫天丹名字叫筑基天丹,人要是吃下去,恐怕根基直接就毁了走走走,不要打扰我闭关等我真正炼制出了天丹,你们再拿出去炫耀不迟”

    叶远直接把唐禹推出了门外,继续潜心研究天丹。

    他的闭门不出,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舆论很快变成了一边倒的局面。

    原本,这件事出来之后,轰动了城,唐家也是水涨船高。

    可突然间,唐家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尤其是炼药界,更是联起手来抵制唐家。

    很快,唐禹便意识到了不对劲

    事发酵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祸从天降

    这一,一个中年人带着大批侍卫,将唐家围了个水泄不通

    唐晋华和唐禹吓了一跳,连忙迎了出来。

    “谢华大人,不知唐家犯了什么事,将您给惊动了”唐晋华躬施礼道。

    眼前这人,份可不一般,他是国师林澜的大弟子。

    整个东临国炼药界的事务,几乎都是由他来掌管。

    今天兴师动众,显然是来者不善。

    唐晋华和唐禹脸色都很不好看,他们没想到,居然惊动了林师。

    谢华冷笑一声,道“犯了什么事,你们难道不心知肚明吗唐家散布谣言,让整个东临国炼药界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谢某今此来,就是来查封唐家的”

    唐禹眉头一蹙,道“大人,不知我唐家,何时散播谣言,扰乱炼药界了”

    “我呸你们还没有散播谣言你们不是说,一分飞升者炼制出了天丹吗天丹呢”

    “就是一分飞升者,怎么可能炼制出天丹你们唐家,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现在闹得满城风雨,你们唐家就是罪魁祸首”

    唐禹一开口,立刻引来一大群人的口诛笔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