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一剑春秋 > 第一百七十六章杀戮
    只转眼一瞬,从通州到冀州万里距离竟如此快就到达了

    黑衣(w?)”

    白衣阎罗“那是自然,青天龙帝将次物给我,也是帮助我龙州拓宽疆土。”

    两人下船后便直奔天剑楼。

    天剑楼二楼

    “楚郎,如今天剑楼也已成立,我们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蒯婉清坐在楚易身边,侧身深情的看着楚易的侧脸。

    楚易将蒯婉清软若无骨的小手握在手里,轻轻抚摸。

    “如今局势动荡,四处都蠢蠢欲动,最动荡的莫过于无敌兄家族与龙州的纠葛。”

    楚易皱了皱眉“虽说他的家事我们不便插手,可如若两者战争一打响,周边的大洲肯定要收到牵连。”

    “这已然不是家族战争。是将好几个大洲陷入水火当中。”

    蒯婉清不由得双手紧紧握住,反手握住楚易的双手“楚郎,这可如何是好啊?”

    楚易拍了拍蒯婉清的手“你且放心好了,到时朝廷肯定会派兵镇压,不会坐视不管,我是一方剑仙,我也会跟随队伍一同前去,你和三妹就要劳心照看这天剑楼了。”

    蒯婉清倏然坐直了身子,柔美的眼中带着丝丝不满,埋怨的看着楚易“楚郎,你这是哪的话,这是我们的家,我们守着它是理所应当的,莫非你把我当外人不成?”

    说罢

    故作生气的转身背对着楚易,眼神中闪烁这泪光。

    “婉清我对你的爱,你还不懂么?”楚易轻轻搂过蒯婉清的双肩,低头吻了吻蒯婉清的额头。

    “休要瞎想那些。”

    蒯婉清低头浅笑,钻进楚易的怀中。

    就在两人你侬我侬,卿卿我我之时。

    “嘣ー”的一声,楚易和蒯婉清房间的门被人踢开。

    “呦,这楚大剑仙美人在怀,真是美哉美哉啊。”

    白衣阎罗和黑衣女子夺门而入。白衣阎罗摇了摇手中的折扇。

    看着轻松的动作,里面包含了巨大的压迫。

    一黑一白,一男一女,如同地狱的黑白无常,前来索命。

    楚易站起来,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两人“尔等宵小之辈!”

    “擅闯我天剑楼有何贵干?”

    “自然是来取你性命!”

    说罢

    黑子女子一个箭步,掌中充满了煞气,一掌便要打到楚易身上。

    楚易侧身躲开,从窗口跃出。

    “楚大仙人,莫非要逃?”黑衣女子和白衣阎罗脸上充满了讥笑和讽刺

    “我是怕你们把我这天剑楼弄脏。”楚易回过头看着两人。

    黑衣女子和白衣阎罗看着楚易快要走远,紧紧跟随其脚步,到了一片树林。

    楚易,心念一动,飞剑骤然出现在头上。

    “轮回——”话音刚落,身后出现了透明中又带着丝丝金黄的剑阵。

    “出——”一把把锋利的飞剑向着白衣阎罗和黑衣女子飞去。

    白衣阎罗用手中折扇一一将飞剑打断。

    “黑夜罗刹——现——”骤然间空中出现一团黑色瘴气,向楚易飞去。

    楚易双眼蓦然一片,将本命飞剑寄出,身上闪着金黄。

    只见寒光一闪,那团黑色瘴气便被飞剑打散。

    白衣阎罗不禁眼中严肃。黑子女子跃入空中。

    祭出一面通体乌黑,散发着隐隐煞气且正上方有一块血红色的宝石的铜镜。

    “祭魂铜镜——去”说罢,便见铜镜骤然变大,铜镜中似乎有些吸力。

    楚易身边的花草树木通通向铜镜中飞去,铜镜上血红色的宝石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楚易一个转身,躲过了铜镜清扫的范围。

    楚易目光如炬,虚空中形成入道剑域。

    “缥缈虚无剑——雷之剑”飞剑上层层雷电环绕,发出摄人心魄的声音。

    飞剑向着铜镜正中的宝石飞去,宝石在感受到剑意时似有躲闪。飞剑凌冽之气将宝石震碎。

    铜镜向无生命般落地。黑衣女子也受了重伤,吐了口血箭。

    “你竟然毁我铜镜。”话音刚落,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用尽力气将全身的煞气一并向楚易发去。楚易一挥手,便将煞气散去,一个飞剑向黑衣女子冲去,黑衣女子倒地晕厥过去。

    “啪啪啪——”白衣阎罗从角落里出来

    “楚剑仙,不愧为剑仙。”

    “下面,我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骤然间空中黑云密布,雷声阵阵。

    白衣阎罗右手用力一张,巨大的压迫和煞气全部聚集在掌中。

    白衣阎罗用力一握,一推,煞气向楚易扑面而来。

    排山倒海之势都不为过。楚易将飞将形成了一面巨大的保护墙。

    巨大的煞气球,想要冲破剑墙。将剑墙拱成了凹下去的形状。

    似乎要将剑墙冲破。煞气中黑光闪烁。在煞气团马上就要将其冲破。

    剑墙似乎有韧性,用力将煞气团推出,推向白衣阎罗。

    速度之快,让白衣阎罗没有时间躲闪。煞气团后带走一把把飞剑。

    似乎是煞气团带着飞剑,也似乎是飞剑推着煞气团。

    “轰——”的一声,白衣阎罗被自己的煞气团冲出百里之外。

    在浓浓的烟尘中,白衣阎罗抹去嘴角的鲜血。

    骤然间,天地沙尘卷起。白衣阎罗整个人气息剧变。仿佛整个人沐浴在黑暗中。手中的青芒刀散发着幽幽青色的光芒。青芒刀周围,环绕着死在刀下的亡魂。

    青芒刀上发出“当当当——”的声响。

    不知是风声吹响了刀上的铃铛,还是刀上亡魂的哀嚎。

    白衣阎罗单手握住刀柄。向楚易奔来,鬼魅的身影,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一声怒吼。

    刀光一闪,与飞剑相碰。

    刀与剑间摩擦出火花。刺耳的声音回荡开来。

    楚易心念一动。缥缈虚无间悄然出现在白衣阎罗的背后,可他还毫无察觉。

    “去”

    当楚易默默张口,白衣阎罗才发觉身后的剑意。

    “嗯——”一声嗯哼。

    白衣阎罗的白衣一被鲜血染出一朵朵血花。

    身形一转,白衣阎罗,扶住青芒刀。勉强站稳身影。

    白衣阎罗粗略的探了探受伤程度,才发现,楚易剑剑刺入自己的要害,可就差一寸,就可要自己性命。

    “你……为何?”

    白衣阎罗抬眼紧盯着楚易。

    “还未结束……”

    楚易调动气息,身后出现一把通体墨色的飞剑。

    烟雨飞剑,已经让他锻造成烟雨飞流剑。

    烟雨飞流剑四周充斥着浓浓的水雾。水雾背后是一只只水箭。

    暗藏在烟雨飞流剑四周。

    “烟雨飞流剑一式——玄机”

    飞剑向着白衣阎罗飞去。

    白衣阎罗用手中的青芒刀企图挡去飞剑。却不想其中暗藏玄机。

    一只只水箭从水雾中飞出,白衣阎罗根本躲不过来。

    白衣上尽是伤口染出的鲜红。

    白衣阎罗转身便携上昏倒在旁边的黑衣女子,一个箭步想要逃走。

    如今局势已经不允许他再恋战。自己可不能丧命于此。青天龙帝已经现世。

    如今他想要恢复真身还需青天龙帝的帮助,自己竟然听信黑衣女子的话来惹上这么个难缠的家伙。

    想想自己这一身伤,不禁心中一狠,将黑衣女子狠狠地从天上抛下来。

    自己赶紧遁地藏身。紧随其后的楚易看见这状况就明白,这两个人肯定起了内讧。

    正是自己将他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正当楚易要动手,乘着白衣阎罗虚弱之际想要偷袭。却不想天空上出现了

    一道裂缝。从其中闪出了一道闪电。正正劈向楚易。

    此闪电竟蕴含着青天龙帝的神秘远古力量。就算楚易真皮再充足,却也被天雷劈中。

    真皮也仅剩逃命用的。

    “哪里来的小儿,竟然敢欺辱我龙州白衣阎罗?”

    几条天龙侍卫环绕在天空,青龙天帝的幻影出现在楚易眼前。

    “站不更名,坐不改姓,剑仙楚易”

    楚易抹了抹嘴上的鲜血。抬头看着青龙天帝的幻影。

    “看你这小儿甚是狂妄,朕听闻,你与那无敌小儿是兄弟,可有此事?”

    “自然。”楚易盘算着如何逃脱。

    “本天帝如今放你一条生路,若你乖乖臣服与我龙州,不与那赵家为伍。本天帝就放过你。”青龙天帝抚了抚胡须。

    “若你冥顽不化,帮助赵家小儿对付我龙州,那……便是与我龙州为敌,阻碍我一统天下的大事。别怪我无情。”

    青龙天帝怒目盯着楚易。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之后是生是死,你自己定夺。”

    话音未落,几条天龙,便乘着青龙天帝的幻影,和一旁虚弱的白衣阎罗从天空的裂缝中飞走。

    楚易看着天空,不禁暗自感叹,这龙三州的纠葛!自己是注定要被迫牵扯进去。

    就算不为了赵无敌兄弟,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青龙天帝一统天下。战争只要一打响。

    受苦受难的还是那些处在水深火热的百姓。

    通州天剑楼

    “楚郎,你回来了!怎么受这么重的伤?”蒯婉清扶着受伤的楚易。

    “青天龙帝现世了。龙三州之争,怕是必须参与进去”楚易皱着眉头,想着如何解决。

    “楚郎,我们必须要想个万全之策才好啊。”

    蒯婉清紧紧攥住手中的手绢。

    “二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都如此严肃?”

    楚雨进门,看这楚易和蒯婉清两人神情严肃,不禁心生不好的感觉。

    “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