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小姐的贴身狂医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废了他
    眼前的这人莫名其妙,龚亦尘根本就不知道这是谁,在这中都市的难道还有认识他的?

    “你在干什么!喊你过来是给他请安的么!”张大少暴跳如雷,将这位喊来,结果却弄成这样,本来还想看着龚亦尘的惨遭样,结果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龚大师,这件事情绝对是个误会,实在不知道是您,我们家少爷出了这种事,绝对是无意之间的,请龚大师还望不要多怪。”武者战战兢兢的低着头,面对着龚亦尘,他这心里压力实在是太大。

    张大少气的直咬牙,自己喊来的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这样做作!

    自己可是武者世家,除了其他世家的人,还有什么需要好害怕的?中都包括周边根本就没有什么龚姓的世家,也足以证明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世家的人,看着也没有见过,有什么可好怕的。

    “你给我挺起身来!不然等着回去受家罚!”张大少冲着自己喊来的武者发着怒火,简直太丢人了,喊来的人竟然会表现出这么怂包的样子,他这张脸该往哪里搁?

    武者微微侧过头,赶紧暗示眼神,饶是这样也没有什么用处,张大少看都不带看的,完无视掉他的眼神。

    武者现在真想上前给他一拳,自家的少爷怎么就这么的愚蠢呢,一点都不知道形式多变,这么明显的暗示还需要有人在旁边说的么。

    “你怎么认识我的。”龚亦尘望着他。

    “当时有幸在唐家的时候看见过,我是那次的其中随从之一。”武者尊敬的回应声。

    这么说的话就想起来了,龚亦尘还在想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他的,原来是上次去唐家的时候,那些一起跟着过来的随从。

    联想起这个货色的姓是张,那么能够联系起来的大概知道了。

    “你们是张家的?”所能猜测到的也只有这个了。

    武者恭敬的点点头,“回龚大师的话,正是张家,我们张大少是张家的嫡系,这次犯下的错误是我们的不对,能否看在张长老的面子上……”

    说到后面有些为难,不过武者知道龚亦尘的身份必然高贵,不然也不可能会让张长老那副样子。

    “呵,果然是张家。”龚亦尘喃喃道。

    “知道我是张家的还不赶紧跪下来,就凭你这样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告诉你,要不然乖乖的将这个女人给我,也许我会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张大少十分得意的说着。

    这种感异常的爽,乖乖将女人奉献给他,成就感非常的强烈。

    这种无端端吃白食的感觉是任何东西都比不上来的,包括前面龚亦尘是如何对他,这一切都要尽数拿回。

    “他还年轻,嘴里纯属是瞎说的,别当真。”武者顿时大惊,赶忙打岔,这句话可千万说不得,自己都已经如此委婉了,自家少爷真的就是一个弱智呢……

    “龚大师,实在对不起,今天的事情误会实在太大了,要不你看我先带他回去,到时候和家主通报一声,给龚大师赔礼道歉,我们张家绝对以最诚恳的方式来解决。”武者不敢再多说废话了,现在唯一想要的只有赶紧带着少爷离开。

    这次可不能随便任着他来了,平日里自家少爷是个什么德行,大家都清楚的很,可是今天遇上这种特殊的情况,无论如何也要放低身份,面前的这位年轻人可不是能得罪的起。

    为此武者直接上前捂住了自家少爷的嘴巴,省的他又继续多说什么不必要的废话,以免再次惹到龚亦尘。

    被捂住嘴巴的张大少,自身力气哪里是武者的对手,被捂住根本就说不了话,身体也无法动弹,只能嘴里那样不停的支支吾吾。

    “人不可能带走,如果不是我今天来找我的女朋友,事情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吧,他,我今天是废定了。”龚亦尘冷眼凝望着张大少,这眼神看的让人有些阴寒。

    武者脸色一僵,这可是他们家族的少爷,怎么可能说废就废呢,能够让自家长老那个那种样子,这年轻人绝对不简单,包括之前力压群雄的场面依旧记忆尤深,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这些是这名张家武者所能想到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想的这些,想必自家顶尖的长老也不可能表现出那样。

    “这样恐怕不行吧。”武者脸色有些难看,“他毕竟是我们张家的少爷,这件事情确实因为我们的原因,在赔礼方面一定让您满意,可是废了恐怕不可以。”

    龚亦尘似笑非笑的望了他一眼,“你觉得我这是在和你商量?”

    “不敢。”武者连忙回应,“只是龚大师,他毕竟是我们张家的少爷,你这贸然废了,就算是我们家族中的老祖恐怕也看不过去吧。”

    话中所透露出来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不过了,直接将家族中的长老拉出来说话。

    “你这是在用人压迫我?”龚亦尘感到有些搞笑。

    “没有,我怎么敢用老祖的压迫您,只是单纯的说下意思,回去后我便直接上报,到时龚大师前来,我们张家一定做到最好的地主之谊和赔罪。”武者尽可能的表现好点,虽然这话语中不乏带有一些其他意思。

    龚亦尘忽然间挥手间弹出一手,正被捂住嘴巴的还在挣扎的张大少立刻没了反应,整个人就像是一团没了骨头的烂泥。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武者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少爷此刻究竟是怎么了……

    连忙松开捂住的手,可是张大少已经昏厥过去,此刻不省人事。

    见着这幅情形,武者已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这好端端的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

    “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你们张长老,就说这是我弄的。”龚亦尘很简单的说着,如果今天嫣寒出了事,那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面对如此,武者不敢多话,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带着少爷回家族中治疗,眼下还不知道什么状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