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暴神系统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神秘青年,醉屠!
    白枫此时把玩着手中的血色战刀,感受到这战刀当中的邪恶之力不断的在侵蚀自己,想要冲破暴神之体的完美防御进入肉身,眼中流露出一抹玩味之色暗道:“这玩意还挺好玩的。”

    咕咚!

    此时,虽然不知道白枫到底是如何将血色战刀抢走的,但文雅青年因为失去了血色战刀的邪恶之力,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不禁的吐了吐口水,流露着恐惧之色看向了白枫。

    因为文雅青年知道,没有了血色战刀的邪恶之力,自己狗屁不是!

    “大哥,有事好商量。”文雅青年这时看到白枫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向了自己,冷汗不受控制的滴落,一脸惶恐的说道。

    “说吧,你叫什么?”白枫这时坐在客房当中的椅子上,盯着文雅青年问道。

    文雅青年听到白枫这话,眼中流露出一抹兴奋之色,因为白枫此时的说话语气以及问话,有着很大的几率不会杀他,不然哪里会在这里跟他废话。

    想到这,文雅青年连忙道:“大哥,我叫木环球,是天月宗少宗主。”

    白枫仍然把玩着手中的血色战刀,却是看都没看木环球一眼,听到后直接道:“想活命吗?”

    “大哥,想,想!”木环球听到这话,知道关键时候到了,连忙回答道。

    听到这话,白枫这才抬起头,嘴角泛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道:“想活命很简单,完成赌约,你就可以活着离开了。”

    “什么!”

    木环球听到白枫的话后,猛然大惊的惊呼了起来,脸色流露出极其难看之色道:“大哥,这阳唐城本就是我天月宗实力范围,我也是竟然来这里,可以说这座城八成的人都认识我,如果真那么做了,我自己倒无所谓,但我却丢尽了天月宗的脸面,为了天月宗,我真的做不到,不知道可否有其他的活命之法,你有什么要求,我天月宗绝对力去做!”

    白枫摇了摇头道:“那真是抱歉了,我只有这一个要求,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按照赌约去做,要么,死在这里!”

    “兄弟,真的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吗?”木环球看到白枫是铁了心要让自己光着身子在阳唐城爬三圈,也是不在低三下四,语气当中也是有了一抹狠意!

    说完,木环球看到白枫继续把玩血色战符,甚至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更别说在意他刚刚的话,眼中也是流露出一抹决然之色,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做不到,有种你就杀了我,杀了我,你就等着被我天月宗的无尽追杀吧。”

    “出来吧。”白枫听到后,仍然没有理会已经有了死亡准备的木环球,反而看向房门出声喊道。

    瞪!

    听到白枫的话后,木环球的双眼猛然一亮,脸上更是流露出了大喜之色,他为何要包下这酒楼,就是因为宗内来了一位神秘之人,他父亲让他好生招待,而对方不喜欢在宗内居住,这才带着来到这阳唐城,包下了这酒楼。

    “兄弟,厉害啊,这都能发现。”一道玩味的声音忽然从房门外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名手持巴掌大小的白色羽扇的青年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卧槽!这家伙骚的可以啊,没想到这异界竟然还有用这么小羽扇的奇葩!”白枫看到进来的青年,注意力完被对方手中的小羽扇吸引了。

    青年发现白枫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手中的小羽扇上,流露出一抹不高兴的神色道:“兄弟,你这是不是就有点过分了,放着优秀的光芒足以掩盖太阳的本少不关注,反而关注我的羽扇,不好,这非常不好!”

    “尼玛!这家伙是不是太TM自恋了!”白枫听到对方这话,看到对方那一副欠打的傲娇之色,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暗自想到。

    哈哈哈!

    暴灵的大笑声这时忽然响了起来道:“主人,这家伙骚的可以啊,简直和你有的一拼啊!”

    “哼!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在我浪里小白龙眼中,这家伙不过尔尔。”白枫听到暴灵的话后,直接说道。

    “醉少,您可要救我啊!”木环球知道此时能救他的,只有这神秘的醉少,连忙喊了起来。

    白枫看着这醉少笑问道:“怎么,你要救他?”

    “救?谈不上,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其实我很早就过来了,你还挺强的,力量非常诡异,让我非常的感兴趣,而且我醉屠一生就喜欢结交朋友,所以就想认识认识兄弟而已,至于他,你自己看着办,我不会插手!”醉少看都没看一眼流露出无尽怒火的木环球,直接笑着说道。

    “醉屠,我叫你一声醉少,那也是看的起你,如果不是为了安排你,我怎会出现生命危机,你现在竟然把我当作狗,就算当做狗,你都不救,是不是太过分了!”木环球这时怒火中烧的盯着醉屠吼道。

    醉屠听后,手中的小小羽扇一甩,直接合起,眼神微微眯起的盯着木环球道:“你这条狗死不死,我真的不在乎,但如果有野狗对我不敬,我一句话,就可以把野狗窝给平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瞪!

    木环球听到醉屠这话,心神猛然一震,刚刚被对方羞辱成狗,也是怒火中烧忘记了,这神秘的醉屠,可是连他父亲都要卑躬屈膝的存在!

    看到木环球老实了下来,醉屠这才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右手一甩,小小羽扇再次打开,轻扇了两下,看向白枫道:“兄弟,你先解决你的事,然后咱们在聊聊。”

    “杀了我吧,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天月宗蒙上这奇耻大辱!”木环球听到这话,直接看向白枫,神态决然的说道。

    白枫听后,较有兴趣的看向醉屠道:“无趣,真是无趣,醉屠兄是吧,你要不要和我打个赌?”

    哦?

    醉屠听后,流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神色,直接将羽扇合起,看向白枫道:“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