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熙似乎是被商裕的眼神弄的一愣,虽然自己的儿子死在他的手中,但是明熙还是从来没有真的正视商裕这个人。

    她一直幻想着若是自家儿子还在,肯定还能够东山再起。

    “太皇贵妃若是还有事,应该多和父皇交流,朕还有事,便不陪太皇贵妃了。”商裕显然不准备多说,转身离开。

    明熙站在后面看着商裕离开的背影,却是不知到底在思考什么。

    宫中有宫女莫名失踪的事情一直都存在,宫中到了晚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常德意外染了病,自然不能跟在商裕身边。

    商裕索性就给了他假,让他在屋子里面好好养着,除了常德他也不习惯别人跟着,恰巧今日明月苑传来钟离沁病了的消息。

    这次是真的,太医院那边都说钟离沁这次病的非常厉害,商裕总不至于真的不管她,也许是因为琉璃的死,所以钟离沁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明月苑距离商裕的寝殿不算远,不知道是不是商裕的错觉,他感觉今日的御花园内气氛似乎有些古怪,想到白天见到的明熙,商裕心中就更是一阵莫名的恶心。

    京城的冬季倒是没有大雪,但是夜间的风也足够寒冷,商裕嗅到一丝古怪的血腥味,接着他便听见了一点声响。

    朝着声响发出的声音走去,那是一处假山石,而且比其余的假山都要更加的陡峭一些,这些观赏物很少会有人晚上去看,所以那里也是一片黑暗。

    商裕手中没有拿灯笼,若是平常定然是常德拿着,但是现在没有常德,商裕也没有这个习惯。

    “是谁在那里?”

    商裕一开口,便没了声音,大概是因为天黑的缘故,黑暗反而无端的给看不见的角落,滋生一种神秘的恐惧感,商裕缓慢的朝那个方位移动,就在商裕绷着神经眼前却突然跳出来一个人。

    月亮出云头,商裕一下子看清楚了眼前那个人的脸,他愣在原地,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那人已经快速的朝更黑的地方跑去了。

    如果他没有看错,他也不可能看错,商裕确定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个人的脸是程娇娥的脸,可是这根本不可能。

    程娇娥此时在卫城,就算是程娇娥回来了,她也没有必要在这宫中装神弄鬼,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刚才程娇娥是有人故意伪装的。

    “来人。”商裕站在原地喝道,很快便有禁军前来,看见商裕站在黑暗中,众人面面相觑,赶紧跪下,“皇上有何吩咐?”

    “刚才朕看见了一个可疑的女人,立刻排查整个皇宫。”商裕的声音很森冷,而且脸色也很难看,此时有了灯火方看清楚四周的部样子,商裕脑海中部都是刚才那人的那张脸。

    领头的禁军不明所以,赶紧询问道,“皇上可看清那女人的模样?”

    商裕这次稍显犹豫,不过很快他还是说出了口,“那人伪装成懿贵妃的模样,一定要抓住此人,否则……”

    商裕话没说尽,四周也因此安静下来,任谁都看出商裕此时的心情并不好,甚至是隐隐有些愤怒,“速去。”

    一声命令,众禁卫领命离开不敢多留,只有禁卫统领犹豫一下还是道,“皇上保重身体,不知皇上要去何处,臣送您过去?”

    商裕摆手,却再次绕到那块假山石后,禁卫统领手中有灯笼,这次商裕清晰的看到那山石后面的血迹。

    “朕一人便可,你退下吧。”商裕不再停留,那禁卫统领本想把手中的灯笼交给商裕,但是商裕却没有接手的意思。

    明月苑内。

    钟离沁因为几日的折腾,再加上琉璃突然身死,有些经受不住刺激,所以重病一场,此时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商裕进门时,只见屋子里面点着烛火,却不见宫人,商裕知道是因为钟离沁闹脾气,其余的几个小宫女都不敢接近她,否则那钟离沁便要摔杯子摔碗。

    钟离沁的脾气商裕一直都清楚,商裕却也不想过于骄纵她,而且人死不能复生,那琉璃的存在只会让钟离沁的心思变得更歪,商裕不会允许这样的人继续存在宫中。

    “沁儿?”商裕带着一身的寒气,犹豫了片刻还是伸出手摸了摸钟离沁的额头,大概是商裕的手掌太过寒凉,反倒是让钟离沁觉得舒适了许多,她下意识的蹭了蹭商裕的手心,惹得商裕一阵反感。

    商裕拿开手,钟离沁也睁开了眼。

    “殇哥哥?你怎么来了,殇哥哥不是觉得沁儿在说谎么,为什么还要来看沁儿?”一句话说的怨气十足,见她眼角带泪,商裕只是摇头。

    “既然生病了便要好好养病,朕赐给你的那几个宫人你都不满意,难道要朕亲自来照顾你么?”商裕蹙眉,见四周乱七八糟,“看来这些人是照顾不好你,不如你从侯爷那里再调来几个婢子来陪你吧。”

    此时的商裕脑中仍旧盘桓刚才的诡异景象,也因此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钟离沁脸色苍白,大概是真的烧的有点糊涂,突然伸出手扯住了商裕的袖子。

    “殇哥哥,琉璃和我一起长大,而且当初殇哥哥也和她一起玩耍过,难道时过境迁,殇哥哥成了皇帝,我们就真的回不到从前了么?”

    商裕默然叹息,脸色也缓和了一些,其实有可能钟离沁也没有变过,不过是自己从未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所以才会对她误会颇深。

    “沁儿,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心思真的是偏向朕的么?”商裕一句话让钟离沁的脸色更加难看,甩开钟离沁的手,商裕开口道,“好好养病,身子是自己的,至于琉璃,朕已经让人收敛了她的尸体葬了去了,你也不必挂念。”

    一滴眼泪滑落,钟离沁却冷笑出声,“若是程娇娥,殇哥哥定然不会如此狠心。”

    听闻这句话,商裕的脚步顿了顿,想到程娇娥商裕没有立刻回答,钟离沁以为商裕走了,她抬眼看去,却见商裕神色古怪。

    末了,商裕摇头道,“若是娇娥,她也做不出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