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42章 血洗勤政殿
    静!

    整个大殿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不论是陈抟、张天师等人,还是李承训为首的那群大内侍卫,此刻都暗暗替陈太监捏了一把汗,他们从陈太监凝重的表情中可以看得出,王琛跟刚才不一样了。

    确实,即便王琛的身形都比先前“壮”了一些,他发现大家都没了声音,并不意外。

    陈太监目不转睛地盯着王琛,忽而,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世上真有你这样的人,太神奇,神奇啊。”

    李承训忍不住问道“陈宗师,你还不出手拿下他吗?”

    “闭嘴!”陈太监呵斥了一声,目光始终没有从王琛身上挪走,要知道刚才哪怕王琛手上拿着两把夺命利器手枪,陈太监都始终谈笑风生啊,他深吸了一口气,“别发出任何声音来,我要聚精会神和他力相搏,恐怕,生死就在一瞬间啊。”

    啊?你居然要集中精神生死相搏?

    这和你刚才轻而易举把他打得醉仙欲死根本不一样啊!

    大内侍卫们和陈抟等人大跌眼镜,眼前这位陈太监可是比前朝剑圣裴旻还要恐怖的存在,如今却说生死一瞬间?难道刚才王琛所谓的“绝学”施展出来,实力已经不在陈太监之下?

    “来吧,让我们用实力证明,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陈太监双手垂放,脸色变得越来越认真,如果此事有人凑到他身前观看,一定会发现,他的眼眸子里已经没有了其他东西,只剩下王琛的身形。

    王琛向前跨了一步,把手指掰的邦邦响,“那就来吧,一决胜负!”

    虽然陈太监表明了如今和王琛五五开,但其中有个年轻的大内侍卫并不以为然,觉得陈太监太把王琛当回事了,毕竟刚才王琛被打得太惨了,可以说几乎被秒杀,使用什么所谓的“绝学”就能和武圣级别的人相提并论?不可能的事!你有绝学,想必陈宗师也有绝学!在这名大内侍卫心里,陈太监属于“肉身成圣”级别的超级武者,属于无法击败的存在,除非用人海战术,单独单,天底下没人是陈太监的对手!

    众人心思各异,关注在了王琛和陈太监即将打响的战斗之中!

    一开始如临大敌的王琛,此刻变得随意起来,一边朝着陈太监走去,一边懒洋洋地眼睛朝着四周看,他从某些人眼神里察觉到了一些有色眼镜,知道他们还是认定自己打不过,冷笑一声,这个情绪正适合他力出动,“接招!”

    话音刚落,王琛看似平平无奇地朝着陈太监出了一拳!

    要知道刚才陈太监一拳打得王琛倒飞而出,自然,在场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力量有多恐怖,不说别的,你就试着打一个一百多斤放在地上的沙袋,看看能不能一拳打飞。

    所以,他们都认为陈太监会轻而易举接住这一拳,乃至于反击!

    可是,让众人大吃一惊的是,陈太监不仅没有伸手去接这一拳,相反,还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不停地朝着后面退去。

    王琛如影相随!

    那惊天夭矫的一拳,直接跟随到了已经退到墙边退无可退的陈太监面孔前。

    砰!

    幸亏在最后关头陈太监及时半蹲下身子,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迫使王琛的一拳打在墙面上,随后,武艺高超的他,猛地一记冲天炮朝着王琛下颚轰去!

    那近乎不可能躲避的角度,王琛却展示出非人般的身体素质,脑袋微微后仰,陈太监的拳头几乎擦着他鼻尖过去,这还不算完,在躲避之后,王琛手肘狠狠地往下砸去。

    被逼到墙边的陈太监速度再快,也无法躲避铁肘袭来,匆忙之中,只来得及将双手架成十字状,硬抗了这一击!

    这么多动作说起来费事,实际上只在电光火石之间,甚至,哪怕周围的大内侍卫除了李承训外,其他人都没有搞清楚两人到底过了几招。

    快。

    实在太快了。

    等到他们看清楚的时候,只发现陈太监半蹲着身子涨红了脸,盯着王琛铁肘的两只手不停颤抖。

    先前那个不以为然的年轻大内侍卫眼睛一瞪,难以置信惊呼道“什……什么!?”

    李承训更是咽了咽口水道“他……他居然压着陈宗师在打?”说着,他看向旁边,“我没有看错吧?”

    “没,没有。”被问话的那个矫健大内侍卫已经看呆了。

    就在他们短短两三句说话的时间,突然,“咔嚓”一声响,大家还以为又打起来了,连忙急眼望去。

    这不看还好。

    一看众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刚才王琛一拳轰中的墙壁像蜘蛛网一样裂开了,还有一块石墙碎屑掉了下来,掉在半蹲着的陈太监头发上。

    我的天。

    这可是磐石打磨成的石墙啊,哪怕最外面这层是贴上去的,可足足三寸厚啊!

    宋制三寸什么概念?

    差不多相当于现代社会十厘米样子了。

    一拳打裂十厘米后的磐石墙壁,这爆发力,这摧毁力,恐怖到了极点!

    是的,他们都以为王琛的力量恐怖到了开山裂石的地步。

    实际上并非如此,正常说来,只使用蛮力的话,一拳最多打裂一点五公分石板,超过三公分就不要想了,更别说接近十厘米,王琛之所以能够一拳打裂这么厚的石板墙面,是因为他的体质已经超出普通人好几倍,并且,出拳的速度快若闪电,再加上利用巧劲将力量聚集于一点,这才造成了如此“壮观”的场面。

    场面一下子反了过来!

    王琛用肘压着陈太监,笑眯眯道“陈宗师,我这一击威力如何?”

    陈太监长得面无异样血红,哆嗦了好几下嘴唇,始终没有说得出话来,嘴角却蔓延出了一缕鲜红的血液。

    有个大内侍卫眼尖,骇然道“陈宗师受了内伤吐血了?”

    “不是。”李承训脸色凝重道“若是内伤的血应该是殷虹,他嘴角的血液是鲜红,如果我没猜错……他是使出了浑身力气在抵抗,导致咬碎了牙关!”

    几个人说话间。

    陈太监猛然大吼一声,“起!”随后,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一下子将王琛架在他手上的肘子推开。

    “不愧是当朝武圣。”王琛举重若轻地往后退了一步,双手负在背后,傲然地看着在那边气喘吁吁的陈宗师,“刚才一击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还要打下去吗?我爱惜你的武艺,如果你愿意臣服,我便饶你一条性命。”

    “嗬……嗬……”陈太监不停地喘着气,刚才王琛那一下爆发出来的力量远超他的想象,即便抵挡下来,也已经筋疲力尽,在别人看来,只是简简单单的架住而已,实际上只有他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力气,这点从他还在颤抖的双臂能够看得出,陈宗师心中估量了一下,王琛刚才那爆发力,恐怕有他的一倍了!

    “好!好!好!”满嘴是血的陈太监吐出一口血沫,眼睛里的色彩渐渐变得疯狂,他哈哈大笑起来,“有生能遇到你这样的绝顶高手,乃是我陈德玄的荣幸。”他笑容一收,深吸了一口气,“但我的尊严告诉我,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我说过,今日,我只想打死你,或者被你打死!”

    好一条汉子!

    哪怕没有了鸡儿,这强烈的自尊也足以让人佩服!

    站着死,这是一个武者的荣耀!

    王琛深感佩服,没有再说什么劝降的话,而是非常认真道“那我就力出动,满足你的愿望!”

    陈太监一愣,“你是说你刚才还没有使用力?”

    “没错,刚才我只用了七分力。”王琛实话实说道。

    此言一出,李承训目瞪口呆!

    陈抟、张天师和慧远大师等人也瞠目结舌!

    只用了七分力便让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陈宗师咬碎牙关?那你的力量到底得大到什么地步?

    此刻,已经没有人怀疑王琛说的话,刚才那一击和陈太监的表现已经证明,他确实拥有单杀陈太监的能力!

    一想到武圣级别近乎接近神的人都不是王琛的对手,再联想到待会陈太监被打死,王琛“布衣之怒”大开杀戒,先前那个质疑王琛实力的年轻大内侍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整个大殿的气氛一下子阴冷到了极点!

    陈太监笑了,虽然笑得有点寒碜,可谁都听得出他声音里的兴奋,不知道是刚才被王琛打的脱力,还是兴奋到了极点,他浑身都在发抖,以至于说话的时候都有点颤音,“那就让我领教一下吧。”

    “那我来了!”王琛说完,没有再费口舌,双脚一蹬地,整个人好似流星坠落一般的速度,直接朝着站在墙边的陈太监袭去!

    速度太快了!

    比刚才还要快上三分!

    这一次,哪怕李承训都没有看清王琛的动作,他只觉得一阵拳影笼罩住了陈太监,其他的便什么都看不清了。

    如果说在场有谁看清王琛的攻击频率,恐怕也只有被打的当事人陈太监了,他瞪大了眼珠子,清楚地看到了王琛挥来的每一拳,可是,王琛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和速度太过恐怖,导致陈太监根本来不及躲闪和抵挡!

    砰!

    砰砰!

    砰砰砰!

    王琛无数记拳头轰击在陈太监的身上,居然发出了类似打沙包的声音。

    听着那一声声轰击声,大家的心都揪到了一起!

    李承训看的一愣一愣的,因为刚才王琛出拳再怎么迅猛,好歹陈太监还有躲闪和抵挡的能力,哪怕下场有点惨,可是也没像现在一样,丝毫还手能力都没有,完是活靶子被人硬捶啊!这可是武圣级别的人啊,能够把武圣捶的像麻瓜?李承训又惊又恐,身上的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一股寒意从后背窜到了后脑勺!

    这是超越武圣的实力?

    怎么可能啊!他刚开始不是被陈宗师打得很惨吗?

    李承训还是不敢相信,剩下的陈抟等人也不敢置信,他们已经都惊呆了,呆到都忘了一拥而上帮陈太监!

    打得武圣无法还手?

    看上去非常的不可思议?

    如果有人了解王琛现在的身体素质,那就不会这么想了!他窃取了武学宗师级别的冷艳武艺,第一次改造身体已经强大到超越现代社会特种兵的存在,这一次又窃取了武圣级别陈太监的功夫,第二次改造身体,已经让王琛的身体超越了人类身体素质巅峰!

    可以这么说,如果王琛现在回到现代社会去参加一百米短跑,他能够轻而易举破了世界纪录,最关键的一点,他和博尔特等短跑健将们不一样的是,不论是冷艳还是陈太监的武艺敲门中,都有让肌肉骨骼的力量聚集于一点的窍门,那爆发力根本无法用文字来形容有多恐怖!

    “唔……唔……唔……”陈太监不停地闷哼,即便身上被打出一个又一个拳印,即便肋骨近乎被王琛都打断,他还是没有叫痛,只是发出哼声。

    终于,王琛左手拎起陈太监的衣领,然后右手握成拳,狠狠地朝着其脸上打去!

    这可是能够一拳打裂近十公分石板的拳头啊,一拳轰在脑门上,绝对脸都会被打坍陷进去!

    李承训痛呼道“不!”

    其他大内高手们也于心不忍地别过脑袋,不想看一代武圣被活生生打死的残忍场面!

    陈太监也以为必死无疑了,只是这一刻他笑了,笑得非常开心,仿佛死在王琛手里,是他这辈子最荣耀的事情。

    可是,事情再一次出乎人的意料。

    砰地一声,王琛拳头擦着陈太监的发梢而去,重重轰在了墙壁上,先前那块裂开的石板墙面,直接被他打得碎石飞溅,一抹血液从他的拳头上流淌下来,被尖锐的石屑扎碎了,他淡淡地看着苟延残喘的陈太监,轻声道“你输了。”

    你输了?

    就这么轻轻的一声,却好似惊雷一样,在整个大殿里炸响!

    李承训猛然瞧去,看痴了!

    陈抟和张天师等人也被王琛恐怖的力量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开始心中嘀咕王琛必败无疑的那个年轻大内侍卫,此时此景浑身打了个激灵,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安静!

    现场死一般寂静!

    所有人都被王琛以无可匹敌的力量扭转局势的场面给震住了,唯独右拳上流着血的王琛松开了陈太监的领子,往后站了一步,任由殷虹的血液滴答滴答砸在地面上,他没有直接打死陈太监,是因为陈太监整个胸膛的内脏都已经被打碎,根本不可能存活,是因为这是对一名真正的武者的尊重。

    陈太监已经被打得胸前都塌陷进去,在王琛松开他领子的一瞬间,整个人也歪歪曲曲朝着地上瘫坐而去,可是他高傲的头颅还扬起看着王琛,用不利索的声音道“为……为什么?”

    “因为我敬重你。”王琛就那么站着。

    “呵……呵呵,我……我输给你了。”陈太监头颅缓缓下垂,很显然离死不远了。

    王琛却叹了一口气,道“不,你没有输给我,只是输给了自己。”是啊,要不是自己偷了陈太监的武艺,王琛敢保证,人类几百万年的历史,恐怕都找不出一个能够单对单打赢陈太监的人。

    武艺是一部分。

    天赋又是更重要的一部分。

    再加上陈太监哪怕到死都要领教王琛的绝学,这份拳拳习武赤子之心,没有人能够比得上。

    就拿打篮球来说,有的人天赋异禀却不好好训练,最终成就有限,有的人天赋平平拼命锻炼,最终大放异彩。

    陈太监的天赋就像nba的大鲨鱼奥尼尔,纵观史上绝无仅有,他的坚持又像科比,熟知科比的人都知道一句名言“你见过凌晨四点钟的洛杉矶吗”,科比是一个输了球可以训练到凌晨四点的男人,奥尼尔般的天赋,科比那样坚韧不拔的信念,两者结合,才造就了陈太监这种人类身体历史的巅峰!

    嗯,凌晨四点钟的洛杉矶这句话不要问休斯顿火箭队的哈登,不然他会告诉你,这个时间点他刚刚从夜店出来。

    不论怎样。

    陈太监值得让人敬佩。

    哪怕作为对手,王琛觉得也该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满足她的要求,活生生打死!

    陈太监也意识到死期将近,他凭借人类巅峰的身体素质强行吊了一口气,巍颤颤道“求……求你……你一件事。”

    王琛看过去道“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别……别杀走……走廊里的林内……内侍,他是……是我唯一的弟……弟子。”陈太监祈求道。

    古人讲究师承。

    如果绝学断传承,哪怕死了都不安心。

    既然敬佩对方,王琛肯定会满足陈太监临死的要求,微微颔首道“好,我答应你,而且我也不会让你白死,这样,你死后,我封你为武判官!”这样的人才直接死了太可惜,王琛太惜才了,回想到被自己封为鬼差的陈念,他许诺陈太监死后成为自己城隍麾下的武判官。

    “谢……谢谢。”陈太监用尽最后的力气道谢了一声,然后脑袋重重一锤,身死道消!

    死了。

    一代武圣真的死了。

    王琛心中惋惜了一声,又盯着看了一小会,这才重重叹了一口气,侧头看向李承训等大内高手,“该你们了。”

    “啊……戒备!”李承训这才灵魂归窍,先前,他被王琛强大的武力值给弄得神游太虚去了,此时才意识到,陈太监死了后,就要轮到他们了!

    张天师吓得浑身打颤,“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王琛瞥了一眼,“杀你?你还不配死在我手里!”

    “对,对,我不配,不配。”张天师居然没有半点羞耻,反而感到一阵庆幸,心说他娘的幸亏不够资格啊,不然今儿个龙虎山当代天师要荣登仙界了,诶,不对,眼前这位可是真正位列仙班的巨擘啊,恐怕死后都不能够超生,一想到这,张天师更加庆幸了,不配的好,不配的妙,这被人瞧不上眼本该是气愤的事情,现在他居然觉得是天大的运气!

    “不过你们嘛……”王琛看向了大内侍卫们,一伸手,一把装着一百发子弹弹鼓的ak47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都得死!”

    见状,众人看向王琛的眼神彻底变了,如果说之前两把手枪击杀三名大内侍卫让他们觉得心惊胆战的话,然后王琛活生生一拳一拳打死了陈太监,对他们的心灵冲击实在太大了,大到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王琛的表现让众人内心充满了恐惧!恐惧到两条腿都在打斗!

    轮到他们了?

    部都得死?

    尤其是李承训,脑中蓦然回想到王琛之前说的一句话——布衣之怒,伏尸百余,血洗勤政殿,天下缟素!

    要来了?

    血洗勤政殿的事情真的要发生了吗?

    所有大内侍卫都充满了绝望,这到底是十八层地狱那一层来得凶魂恶鬼啊?

    “大家不要坐以待毙,我们和他拼了!”李承训是在场唯一一个还有勇气反抗的人,他大吼一声,拿着手中的短剑扑向了王琛,“玉石俱焚!”

    “对!”

    “和他拼了!”

    “兄弟们一起上!”

    在李承训的激励之下,这些大内侍卫们诞生了最后一丝血腥,都扬起手中的寒芒闪烁的兵器,朝着王琛汹涌而去。

    “好,我就喜欢你们这些有血性的汉子,死后都给我当差捕司的鬼差吧。”王琛提起手中的ak47,以极快的速度躲过了李承训猛烈一击,嘴里喊着“我说过要你最后死,一定最后死!”说着,他手中的枪已经开火!

    哒哒哒!

    哒哒哒!

    连绵不绝的枪声在勤政殿响起!

    王琛火力开,根本没有任何留手,疯狂地将子弹朝着人群倾泻而去!

    “啊!”

    “啊!”

    子弹犹如催命的死神,一颗颗扎进每一个朝着王琛扑来的大内侍卫身上,有人直接被轰爆了脑袋,有人被击中了胳膊大腿,躺在地上嘶声力竭的惨叫!

    唯独李承训不停挥舞着鱼肠剑想要攻击王琛,却怎么都跟不上那鬼魅般的身影!

    ak47射速每分钟高达六百发,王琛端着手里一百发的弹鼓,才打了十几秒钟便打光了,他又神乎其技地再次换了一条装着弹鼓的枪,再次疯狂扫射!

    整个勤政殿的大殿布满了死亡的阴霾!

    那喷洒的火舌,每冒出一颗都将吞噬一条性命!

    短短一分钟不到,整个大殿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陈抟、张天师和慧远大师们吓得都抱住了头缩在那边瑟瑟发抖。

    现场只有李承训在疯狂地挥舞着鱼肠剑大喊大叫“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他越喊越觉得无力,到最后,他绝望地看着所有的兄弟都变成了尸体,此时,他血红的双眼只有王琛的身影,恨不能立刻杀掉!

    但是,下一刻,李承训疯狂的举动停了下来,握着鱼肠剑高举的手也停留在半空中,瞳孔一阵收缩,因为那个喷洒火舌的夺命利器正对着他的前额!

    王琛鬼魅般的身影也停了下来,两只手握着枪,淡淡道“该你了。”

    该我了?

    终于解脱了吗?

    李承训惨然一笑,终于不要面对这举世无双的恶魔了,他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崩一声巨响!

    子弹直接贯穿了李承训的脑袋,他最后一个念头便是解脱了。

    然后,李承训的尸体向后重重坠落。

    噗通,血液流淌了一地。

    一百名大内侍卫——死!

    浑身都是黑狗血的王琛宛如地狱魔神一般,降临到了人间,他即将一手遮天,终结一代天骄宋太祖的命运年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