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者世界大冒险 > 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到此一游
    噗!

    阿兰·提拉耳在最后关头扭动脖子躲开了劲气。

    地面上又多出了一个小洞。

    随后又是另一声尖啸响起。

    阿兰·提拉耳连忙降下身形,落于地面,双腿微曲,扎根大地,准备迎接这一次攻击。

    不料落地后却发现,尖啸声突然消失了,劲气也不见踪迹。

    怎么?

    难道是不能跳到石林上方?

    阿兰·提拉耳若有所悟。

    这么看来,这道劲气应该不是人为发出的,但具体是什么情况,阿兰·提拉耳依然没搞明白。

    不过他也不敢再跳到上空了,那劲气不管是怎么产生的,绝对是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

    上空的尖啸张小天也听见了,但是却无法看到发生了什么。

    站在石林中的他,感觉这一片石林空间整个都被扭曲了,距离他五六百米发生的事情,明明是他目光所及范围,但是却空荡荡的,什么都看不到。

    阿兰·提拉耳虽然被逼回了地面,而且还颇为狼狈,但他也看到了这劲气所发的方向,正是这片石林中央的那根巨大的石柱。

    张小天和阿兰·提拉耳老老实实的在石林中穿行,这一人一妖惊讶的发现,无论他们往哪个方向移动,最后都是在向中央石柱靠近。

    二者一惊一喜。

    惊的是张小天,因为他完可以想到,若是阿兰·提拉耳那个老妖与他是同样的状况,他们定会在那根石柱处碰头。

    喜的自然是,阿兰·提拉耳了,原因同张小天相同。

    “小子,这回看你往哪儿跑。”他脸上泛起狞笑,但心中却存着一分警惕,那石柱处可还有着可以威胁到他的东西呢!

    距离石柱越来越近,张小天的脚步也越迟疑,不仅仅是因为阿兰·提拉耳的威胁,还有那根直插天际的巨柱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迫之感。

    此刻,阿兰·提拉耳已经来到了石柱之下。

    “紫府林一到此一游!”

    目瞪口呆的看着石柱上的八个大字,没有想象中的森严气象,也没有什么埋伏或者阵法机关,只有这八个大字从千米多高的石柱顶端一路铁划银钩向下。

    什么鬼东西?

    阿兰·提拉耳东张西望,可无论他怎么看,眼前这根石柱除了高大就只有这八个大字值得注意,什么机关暗器,什么符文阵法,一律没有。

    那么袭击我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阿兰·提拉耳绕着石柱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又四处看了看,张小天也不见踪迹。

    于是,他干脆再次往天空跃去,当他的高度超过了石林除了这根石柱外的其他石柱时,尖啸声响起。

    太快了!

    因为距离太近,几乎是尖啸声响起的同时,劲风已经打在了阿兰·提拉耳的脖子上。

    嘭!

    阿兰·提拉耳重重的摔到在地,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摸了摸脖子,丝毫无损。

    这不是因为他的防御力强到可以抵御这劲风的攻击,而是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三角形吊坠异宝的效果。

    在劲风击中阿兰·提拉耳脖子的时候,或者说在阿兰·提拉耳飞出石林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这块吊坠异宝激发。

    此宝是阿兰·提拉耳从某个小家族得到的,可以抵御宗师甚至大宗师一击,不过一次防御过后必须用源石充能,才能再次使用。

    顺便提一句,每次充能需要至少二十块顶阶源石。

    所以劲风只是击中了吊坠发出的一层防御光膜,并未真的击中阿兰·提拉耳。

    这位也不傻,若是没有抵御的手段,又怎会为了好奇拿自己的性命去做赌注。

    不过即便如此,阿兰·提拉耳也觉得自己的脖子骨痛欲折,可见攻击强度之大。

    他心痛的看了吊坠一眼,随后将目光投向了石柱最顶端的“紫”字之上,刚才他虽然没挡住劲气但却看的很清楚,那劲气就是从这个字的笔划起始位置发出的。

    心中疑惑万分的阿兰·提拉耳,看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字,也就是那个“游”字,这个字的高度并未超出石林的范围。

    于是他轻轻一跃,来到这个“游”字的位置,双手搭在石壁上,细细观察起来。

    这一看果然看出了不对。

    只见眼前这个“游”字,笔画无比圆润,转折之间丝毫没有雕凿的痕迹,明显是被人用手指刻出来的。

    至于笔画的宽度为何能如此粗大,不类手指宽度,却是因为这写字的人源力外放的缘故。

    阿兰·提拉耳能够想象得出,那写字之人在石柱上肆意挥洒,手指运转间源力鼓荡而出,石粉飒飒而落的情景。

    可是为何只有那第一个字之上会有劲气激发?

    而且还是第一笔落笔的那一下?

    想不出缘由的阿兰·提拉耳干脆不去想了,而是开始琢磨起怎么破掉那道劲气。

    兴许将这些字破坏了就可以?

    阿兰·提拉耳摸了摸下巴,掌心中突然多出一物,这是一枚银色的小刀。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银色小刀蓦然飞起,铺张开来,化作一层层不停震动的鱼鳞状的刀芒,贴着石柱切割起来。

    石粉雪花般洒落下来,不一会儿,“游”字部位的石壁就凹进去一大块。

    阿兰·提拉耳用袖子一扫,将石粉都卷到一旁,却发现这字迹竟是入石极深,依然清晰可见。

    银光再次亮起,阿兰·提拉耳咬着腮帮子,心道:“我就不信了,本妖和你耗上了,大不了就连这石柱给切断。”

    ……

    就在阿兰·提拉耳在和石柱较劲的时候,张小天却是悠哉悠哉的躺在地上休息。

    他一点儿也不急着前往石柱,与其冒着遭遇那个阿兰·提拉耳的危险,还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好了。

    大不了我就啥也不干了,就在此地等到这次虚无之地之行的时间结束。

    躺着躺着……张小天竟然睡着了,这一睡就是三个时辰。

    ……

    阿兰·提拉耳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这该死的字迹到底有多深!

    刻着“游”字的这处石壁,已经被他切掉了大约二十分之一了,可是那个字依然还清晰的映在那里。

    阿兰·提拉耳决定休息一会儿,毕竟这件异宝操控起来也是很耗费劲力的。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