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平步仙路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夺命魂鬼
    对于巨座的到来,那魂鬼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眼皮稍稍启开一侧之后,便又重新闭上。而这时候,巨座递目向对方看去,赫然发现魂鬼头上的诸多地龙竟是个个精神抖擞,部乍立上起来。而在它们的腹部之上,竟是裂出一条条狭长的缝隙,如同鱼腮一般,帮助它们的“主人”从水中换气。看见这个架势,巨座不由得苦笑了下,若是照个形势继续下去,别说是个把时辰,就是三年五载魂鬼也能待的下去。

    话虽如此,但自打一开始巨座就没想过要与对方比谁的气长,跑到这里只是为了施行他刚刚制定的计划而已。而整个计划正是与他体内至今还不明朗的神通有关。

    巨座经历了那次生死磨难之后,不但从十试炼之中得到了诸多力量,还从“雪爷爷”那里得到一缕不同寻常的阳魂,以此来还阳复活。但那终究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同于元魂自行觉醒的巨昆,巨座身上的元魂只是借来的,无法真正使唤自己体内的元力,因此才会使得自己的战力差强人意,每当关键时刻总是力有不继。而眼下,他准备赌上一把,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在这场“闹剧”之中。

    “虽然不知道我的神通到底有什么用,但通过之前的战斗我对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既不同于巨昆的附神,也不同于巨幢的掌神,我的神通可以令目力所见的众生为之臣服,为我所用。这虽然有些像附神神通,但却不需要要我主观驱使,极大减少了对精力真气的消耗,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我可以在同一时间对更多的目标产生影响,譬如这样!”

    “咕噜~”

    忽然间,本靠着头上地龙换气的魂鬼竟是吐出一口浊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猛然睁开眼睛,愕然发现自己的身边不知为何聚集起一片片发光的水中生物,它们之中有的只有指甲大小,有的却和圆桌面一般规模,形态各异的众多生灵将魂鬼团团包墨迹,而巨座则安然坐在外面,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似有什么阴谋似的。

    因为是在水下,魂鬼无法用言语质问,所以只能用手势笔划。而对面的巨府却不以为然,仍旧享受受着难得的水下时光,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魂鬼越看越气,蹭的一下从池底站了起来。见状,巨座只得跟着起立,二人四目,凌厉的目光一时间交织在一起,水中似有火光迸溅。

    “呲呲~”

    忽然间,魂鬼头上的地龙怪叫了一声,他随即向后看去,却发现一只顶着透明盖子的螃蟹不知何时竟是游到了身边,一只蟹螯还死死钳着他的一角衣衫,丝毫不惧上眼前的魔头。魂鬼暗道好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连老子也敢惹,当即挥动掌刃,将其一举击碎,化为碎屑无数。可就在这个时候,又一条多彩皇带鱼从旁边游了过来,与之前的透明螃蟹一样同样不惧怕这尊凶煞,悠闲地自旁边游过。魂鬼心想好你们这群不长眼的东西,居然敢挑衅本尊,同样的招式顺势递出,皇带鱼随之也被一切两段,再也游不动了。

    魂鬼本想通过这样的手段吓退其实的生灵,却忘记这些家伙们智慧极低,正所谓无知者无谓,就算你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又能如何,对他们而言,魂鬼就好像一道天灾一样,既然躲不过去,那便欣然接受。于是乎,越来越多的水中生物朝魂鬼接近,后者象征意义地斩杀了几只,见没有作用,便将目光对准了站于后方的巨座。

    “都是你这小子搞得鬼,我就知道你不会单纯下来与我比试的,原来是想用这种方法取胜。哼哼,用不了多久,你就要自动浮上水面了!”

    想到这里,魂鬼同样计上心头,只见他双腮鼓起,随即一股黑色墨汁夺口而出,径直喷向前方的巨座。巨座心知这些墨汁的厉害,连忙向后退去。而位于周围的诸多水中生灵竟是生出护主之心,一涌而上,迎上那只黑色的“魔鬼”,双方立即“扭打”起来。但毕竟,生灵就是生灵,对于那些毒物几乎毫无办法,大量的生灵残骸随暗流掠起,并化为一抹粉红色的血雾,缓慢向四周散开。巨座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免难过,毕竟它们都是为自己而死,如此视死如归的精神,怎能不主具感动?不过,这么多牺牲者所换来的结果是如意的,巨座眼中精光一闪,一只修长的水蜈蚣趁那魂鬼分神,竟是溜入了他的衣衫之中。不时,魂鬼的面庞抽动了一下,双手拼命抓向自己的背脊。就这样,魂色拉扯着自己,不断地在水中打转翻滚,如此一折磨,徘徊在附近的水中生灵终于一哄而散。看着那一抹抹渐渐远支的身影,巨座心中暗暗道:“多谢大家出手相救,它日来访,定当重谢!”

    视线再次回到池底,魂色因为抓不到那只水蜈蚣,心中颇为愤怒,情急之下竟是撕裂了自己的上衣,将后背裸露出来。转身之间,只见那只小东西竟已嵌在他的皮肤之中,位置刚好在脊椎的中心处。那里原本是巨幢所使百变金游蚕贮存的地方,但之前在交手的过程这中,金蚕遭受重创,自行脱落,只留下一个铜钱大小的窟窿,而眼下那只水蜈蚣,正是藏在其中,一半钻在里面,一半露在外面。虽说这个小家伙的力气不大,但一旦被他的牙齿咬中,一时半会还真别想将他拔出。而水蜈蚣本身便含有微量毒素,虽不致死,却能让人骚痒难当,而眼下魂鬼这么想将其去除也是这个原因。由于太多的精力放在身后的水蜈蚣身上,魂鬼头上的地龙已经相继失去换气的功效,再加上刚刚这么一通折磨,内息已经微微有些不够用的了。而另一边,巨座双手环抱,安然看着面前的这出喜剧,嘴边尽是幸灾乐祸的笑容。魂鬼气得咬牙切齿,随即头上一条地龙如箭矢一样,飞速射向巨座的心口。

    地龙虽不是箭,但论起头壳的坚硬程度也不弱于寻常铁器,若是被其击中,非得碰出个血洞不可。巨座连忙躲闪,却听身后的池壁上忽而响起一声闷响,正是地龙命中的声音。

    一击不成,魂鬼还要继续追击,却见巨座对他摇了摇首,然后指了指颈部,抬起双手摆出掐脖子的动作。巨座的是意思是说不要再打了,否则你的气一旦不受用就该窒息了。可那魂鬼却并没有领会对方的意图,误以为巨座是在向自己挑衅,说自己怎么也打不到他。这下,魂鬼更是火冒三丈,身的肌肉皆在此刻悉数绷紧,准备将那巨座就地轰杀。

    得知对方动了杀心,巨座当然不会做以待毙,转身便朝上方游去。但如今的魂鬼已经红了眼,怎能让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走?这一回,魂鬼提起十二分的战意,就连头上的地龙也因为得不到“营养”而先后耷拉下来。可正是这副模样的魂鬼最为可怕,眼见巨座距离水面已剩不到两丈距离,只见他攥紧拳头,身体向后撤出半步,并以脚尖为轴心,将大地之中的浑厚力量引入体内,通过踝膝跨肩肘腕,然后直到顶端,隔空挥拳。受到激发的潭水竟在转肯之间成为了杀人得器,将那毁天灭地的恐怖拳劲,毫无保留地推向巨座的后心。

    “这是……”

    拳劲未至,巨座便已感觉到了来自那股蛮力之中的强烈压迫感,就好像有几十头牦牛坐在自己的身上一样,下一刻便要粉身碎骨。好在,身中水中的巨座也并不是这无手段,十试炼的成果立即显现出来。只见他右脚电光一闪,玄妙雷霆神力立即加持在双腿之上,并以最快的速度将其带离拳劲贯注的区域。几乎是在离开的同一时间,那片被击中的潭水竟是仿佛烧开了一样,顿时升起大量的蒸气和气泡,而核心部分的爆炸则以十分具象的方式呈现在巨座面前,先是由中间裂开,然后向四面八方不断蔓延撕裂,并且形成一个四角星的图案,最终将其余的力量尽数宣泄。虽未在岸上,但巨座已经几乎可以想象到水花脱离湖面之时,形成的雄伟景象。

    一击不成,魂鬼再次变招,这回他不再使拳,而是将左手拗成“爪”形,并对准如今巨座所在的区域,嘴边不经意流露出残酷的笑容。

    “这回看你往哪逃!”

    这虽是魂鬼的心里话,但巨座就好像真的听见了一样,而自己的心脏也在此刻之间被一只无形的手掌力握住。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变得漆黑一片,死寂一般凄凉。

    魂鬼心满意足地看着失去意识的巨座,只见后者如今所在的地方竟是形成了一个临时的真空空间,除了巨座之外,其余的所有物质部排斥到了周围的地方。而就是这处真空区域,几乎要了巨座的性命。看着对方渐渐上浮的身体,魂鬼得意地点了点头,暗道:“我赢了,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