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 > 第543章 轻轻印下一吻
    年少时的他无忧无虑、偷鸡摸狗,是金陵城有名的纨绔。

    如今长大了,才知道他不曾经历过风雨,是因为兄长替他扛下了所有的风雨。

    如今兄长被奸人害死,他必须报仇。

    “苏小酒,如果可以,请再等等我。”

    他呢喃。

    声音里,饱含着浓浓的孤独。

    ……

    回到府邸,萧廷琛嚷嚷着肚子饿,要苏酒去煮汤圆。

    苏酒专注地缝制衬袍,“让厨娘煮,我忙着呢。”

    “厨娘没你煮的好吃。”

    苏酒“……”

    一样的汤圆,两个人还能煮出不同的味道?

    萧廷琛见她不动,干脆从她手里抢过针线和衬袍,“快去呀,多煮点,我饿得不行了!”

    苏酒复杂地看他一眼。

    瞧着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哪里不行了?

    再说了,刚刚在街上时经过那么多卖糕点的摊子,她问他饿不饿,他说不饿。

    一回府,他倒是闹着饿了。

    狗男人真难伺候。

    苏酒愤愤不平地去给他煮汤圆。

    她走后,萧廷琛坐在灯下,爱惜地翻看衬袍。

    却有一道不合时宜的女音响起

    “看什么呢?”

    萧廷琛抬头。

    洛梨裳一袭男装,不知何时摸进来的,正在横梁上倒挂金钩。

    桃花眼里的甜情蜜意消失不见,他面色淡漠,“怎么又来了?”

    语调里的嫌弃,浓得洛梨裳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她翻身落地,突然夺过那袭衬袍。

    “啧,好漂亮的衣裳!这绣花精致的,市面上买都买不到!老萧啊,你好福气,娶了个这么贤惠的女人!”

    话音落地,罡风袭来!

    洛梨裳扔掉衬袍往后翻仰,身后的圆桌瞬间四分五裂!

    她堪堪站稳,萧廷琛拿着衬袍,“再敢乱碰,剁了你的手!”

    洛梨裳朝他扮了个鬼脸。

    萧廷琛耳力极好,听见廊外远远传来绣花鞋声。

    他打了个响指。

    几名暗卫立即从后窗进来,悄无声息地收拾了地面狼藉,刹那间又重新抬了一张圆桌进来,把寝屋恢复成原貌。

    暗卫消失在窗外,苏酒恰好推门而入。

    她端着托盘,看见洛梨裳不禁愣住。

    洛梨裳笑靥如花,“苏侧妃,咱们又见面了。哟,你怎么知道我今晚过来?瞧瞧,还特意为我煮了汤圆呢!”

    她自来熟,端起那碗汤圆坐到桌边大快朵颐。

    苏酒犹豫地望向萧廷琛。

    男人脸色很不好看。

    “苏侧妃这碗汤圆真好吃,果然人美手巧,我都想娶你了,哈哈哈!”

    她一口一个,秋风扫落叶般吃了个干净。

    萧廷琛临近爆发的边缘,“洛梨裳,你找死?!”

    洛梨裳打了个饱嗝,“来者是客,吃你一碗汤圆怎么了,瞧你小气的!我来是为了跟你说一声,五日后春猎,我这边都安排妥当了。以你的穿云箭为准,只要你放箭,我就会动手。”

    灯火幽暗。

    苏酒从洛梨裳的眼底,清晰地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杀意。

    不同于平时的嬉笑怒骂、玩世不恭,现在的洛梨裳,非常认真。

    她又望向萧廷琛。

    他们在谋划什么?

    想动手刺杀的人,是谁?

    萧廷琛指关节轻轻叩击着桌案,“知道了,你可以滚了。”

    “好嘞!”

    洛梨裳三两步窜到苏酒身边,笑嘻嘻地捏了下她的脸蛋,“苏侧妃的脸蛋真嫩,滑溜溜的,手感老好了!”

    “洛梨裳!”

    萧廷琛怒吼。

    高挑少女朝他扮了个鬼脸。

    下一瞬,她突然弯腰,亲了亲苏酒的脸蛋。

    漂亮的凤眸宛如新月,她朝苏酒邪魅地眨了下右眼,在萧廷琛袭来的罡风中迅速麻溜地滚蛋!

    “妈的!”

    她逃得太快,萧廷琛没能逮到她。

    苏酒摸了摸被亲的脸蛋。

    意外的,并不讨厌。

    甚至,还觉得洛梨裳非常可爱。

    有本事又豪爽的女孩儿,谁不喜欢呢?

    萧廷琛回过头,瞧见苏酒站在那里傻笑。

    一股危机感袭上心头,他急忙把苏酒搂到怀里,“苏小酒,你笑什么?!”

    他亲她时,可没见她笑得这样傻!

    苏酒温声“我喜欢洛梨裳。”

    女孩儿之间的喜欢。

    听在萧廷琛耳朵里,却格外扎心。

    他黑着脸把苏酒拉到洗脸架旁,拿毛巾使劲给她擦脸。

    他力气很大,苏酒的肌肤又比豆腐还嫩,随便擦擦,立即红了大片。

    她吃痛,急忙去推萧廷琛,“你疯了?!”

    萧廷琛扔掉毛巾,沉默地吹了吹她红透的脸颊。

    然后,

    轻轻印下一吻。

    这么多年的喜欢,早已深深烙印在他的骨血里,随着时间流逝而越发厚重深沉,甚至演变成浓浓的占有欲。

    他身处黑暗,苏酒是他惟一的光与信仰。

    他希望这株小花,只对他一个人和颜悦色,只对他一个人心生欢喜。

    没有办法接受别人碰她,就连女人都不行。

    桃花眼底漆黑阴郁,他盯着苏酒,宛如盯着自己的私有物。

    苏酒有些怕他这种目光,于是背转身去收拾衣裳。

    拎着小竹篮与他擦肩而过,手腕却被他紧紧箍住。

    萧廷琛“去哪儿?”

    “去泡温泉……”

    男人这才松手。

    她沐浴洗漱干净,换了一袭宽松的牙白寝衣。

    跪坐在榻上,正要放下帐幔,去厢房沐身的萧廷琛恰好回来。

    她缩回手,一声不吭地躺进被褥深处。

    如今她和萧廷琛睡两个被窝,所以她并不担心他会对自己做什么。

    萧廷琛坐在床榻外侧,放下一重重帐幔。

    床帐是很奇妙的东西,它的存在并不仅仅是防蚊虫,它还可以隔绝出一方小小的天地,隐秘而又安逸,令人生出莫名的安感。

    对萧廷琛而言,这方小天地是独属于他和苏酒的。

    他喜欢这里。

    男人慢吞吞转身,面朝里侧。

    睡在里面的苏酒则面朝墙壁,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萧廷琛伸手,戳了戳她的后脑勺。

    苏酒很烦他,干脆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

    萧廷琛“苏小酒,蒙着头睡觉,会长不高的。你已经那么矮了,不能不长高,快把被子拉开。”

    苏酒“……”

    比起同龄人,她一点儿都不矮好嘛!

    萧廷琛“刚刚是我不好,我看见别人亲你,就忍不住想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