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 > 第022章 交往【02】早点滚蛋
    路非非盯着手机屏幕看了片刻。

    隔着屏幕,路非非也能想象到,路途打这段话时的表情有多难看。

    神情严峻、面色阴沉、眉目紧锁。

    他怒不可遏,因为事与愿违,他那被当工具利用的女儿,终究脱离了他的掌控,而他还天真地以为她是他的傀儡。

    天气有点冷,尤其是早晚这段时间,暴露在空气的手指感到刺骨凉意。

    呼出口白雾,路非非将手机放回兜里,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半个小时后,路非非走进一家刚营业的理发店里,理发师从睡眼惺忪到精神焕发不过是用了看她一秒的时间。

    “美女,是烫还是染,对发型有什么想法吗?”理发师满怀期待地问。

    人长得漂亮,发质也是一流的,身为理发师,如同碰到珍品般,激动心情难以遏制。

    坐在椅子上,路非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伸出手,斜抵脖子的位置,说:“剪到这儿,短发。”

    理发师手一抖,差点儿没把剪刀砸她头上。

    *

    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雨,于是一大早,天气就是灰蒙蒙的。

    前两日的雨,已经让银杏叶落却近半,今晚这场雨一过,估计就凋零得差不多了。

    郑海走在街上,看着那些咔嚓照相的青年男女,烦躁地皱着眉,心情没来由一阵不爽。

    接完一个电话,从头到脚都圆乎乎的王明屁颠屁颠跑过来,“郑哥,店里的事已经处理好了,昨晚闹事的是个喝醉了的游客,不懂事儿,今早酒醒了,被吓得哟,差点儿没把裤衩都脱了。”

    郑海斜他一眼,眼风凉飕飕的。

    猜出郑海心情不好,王明缩了缩脖子,赶紧闭上嘴巴。

    郑海在入狱之前,有一点积蓄,出狱后就拿钱开了家夜店,因关系人脉都有,以前那些个地痞流氓都怕他,加上郑海还有入狱的危险履历在,平时是没人敢在他的夜店里闹事的,但也不乏偶尔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不懂事的,喝多了就开始闹。

    不过王明觉得,郑海现在心情不好,应该不是为了夜店的事。

    他跟在郑海后面走了几步,然后倏地停住了。

    “郑哥,前面那个女生是不是有点眼熟……”王明指了指从拐角处走来的女生,然后恍然道,“咦,她不是前天晚上那个小妮子吗?捡了个头发,感觉都不一样了诶。”

    王明啧啧感慨着,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路非非。

    她剪了个短发,没有烫染,就是很清爽的短发,更衬她那巴掌大的小脸,发梢垂直脖颈处,因脖子上缠着围巾,发梢微微往外散开,在风里稍显凌乱。她看起来少了些乖巧恬静,但却多了点俏皮活泼,还挺招人喜欢的。

    现在的她,正拿着个吊炉饼边走边吃,塑料袋外是一个包装纸,她吃一点就将吊炉饼往外推出一点,小口小口地咬,吃相都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这吃的速度,光两口的功夫,我都吃完了。”王明摇头道。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青年靠近路非非,鬼鬼祟祟的。

    下一刻,郑海就跨开步伐,大步走向还在傻乎乎吃着饼的路非非。王明意识到什么,诶了一声,赶紧拖着圆乎乎的身体跟上郑海。

    路非非正在思考是否要去一家店里吃吊炉饼。

    刚出炉的吊炉饼还有点烫,但在风里一吹,凉的速度比她想的要快,这才走了几十米,饼就凉得差不多了。

    没等她想出个结果,就见迎面刮来一阵风,随后是一道阴影压下来,她猛然停下脚步,避免跟对方碰撞上的命运时,讶然抬眼看去,赫然见到郑海那张凶悍唬人的脸,那凶神恶煞的神情着实有杀伤力,吓得她下意识抖了抖。

    “你在这儿做什么?”

    郑海皱着眉头出声,从神情到嗓音,都离不开“凶”之一字。

    “啊?”

    路非非没有反应过来。

    她没有注意到,郑海说这话时,眼神是朝她身边的青年看去的。那凶悍到满是危险的视线,让青年在第一时间打消想法,将双手往兜里一放,就低着头灰溜溜地离开了。

    见得郑海一脸凶样,路非非犹豫了下,说:“我在吃饼。”

    视野里的青年已走远,郑海忽然听到路非非的回应,低头看着她手中的吊炉饼,冷声说:“我看得到。”

    路非非:“……哦。”

    她的沉默无语,让郑海想到刚才的询问,神情有短暂的不自然,他说:“没什么,下次走路小心点。”

    “……”

    路非非头一偏。

    对于她来说,郑海的忽然出现搭话,以及这无故的叮嘱,都让她糊里糊涂的。

    郑海转身就走,但王明忽然窜上来,伸长脖子朝路非非说:“美女,这次你真该谢谢我郑哥,要不是他,你刚刚的手机钱包都要不保——哎哟,郑哥你轻点儿——”

    王明话没说完,腹部就被迎面的郑海来了一拳,王明刚一嚎叫,便被郑海掰过身,往前推了把。

    路非非也不是傻子,王明刚这么一说,她联系郑海的反应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虽然……感觉很怪。

    她是不喜郑海的,甚至想避而远之,但郑海又确实帮了她。

    伸手摸了摸兜,里面的手机和钱包都在。

    她想,一码归一码,不该搞混淆。

    “诶。”

    路非非忽然出声,往前走了几步。

    她声音软糯,尾音是稍稍拖长的,用“诶”来喊人也不显得不尊重、没礼貌。

    郑海停下步伐,侧过身时,路非非已经走至跟前,但却跟他保持一段安距离。

    郑海朝她露出抹冷笑。

    他这种笑是有杀伤力的,带着满满危险的气息,只是一闪而过。

    路非非几乎是硬着头皮说:“刚刚,谢谢。”

    抬腿上前一步,郑海低头看她,说:“说完了?”

    “……”

    路非非脖子略微僵硬地点头。

    郑海冷冷地说:“那就早点滚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