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 > 第036章 恋爱【04】不懂人话
    送走心满意足的杜阿姨后,路非非将门合上,倚靠在门后时,长长地吐出口气。

    她不擅长跟杜阿姨这种人交流,不过好在也算打发过去了。

    面对重视子女成绩的家长,她还是占有一定优势的。——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缓了片刻,路非非拿出手机来,点开苏恒的对话框,想将刚刚的经历同苏恒说一通,可脑海里将杜阿姨刚说的话过了一遍,那些讥讽轻视的话语,纵然她不说苏恒也能猜到。

    思来想去,路非非终究是退出信息,没有同苏恒说。

    *

    中午。

    郑海刚一回租房,就接到王明的电话。

    “郑哥!”王明张口就兴奋道,“我刚陪婶去医院做完检查,她状态挺好的,精神状况也不错。真别说啊,婶的生活还挺丰富多彩的啊,就刚刚,她还跟我说,最近在打听一个女生的下落,说是前几天在小区门口撞见的,那女生要找的沈家人,婶知道是谁了,但她忘了问女生的名字和电话了,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人呢。”

    女生?

    隐约间,郑海想起前几日在江子小区遇到的路非非。

    “哦,来找人啊?叫什么名字,阿姨对这小区可熟着呢,帮你打听打听……”

    “他们姓沈,现在可能不住这里了。”

    郑海拧了拧眉,倏地沉声道:“详细说说。”

    “啊?”

    话语被打断,王明愣了一下,一时不知该怎么接回来。

    是详细说婶的身体状况,还是他一时兴起的八卦?

    郑海压抑着火气,冷声说:“找人的事。”

    “哦哦,这事啊……”

    本是随口一说的王明,开始跟郑海详细讲解起来。

    ……

    郑海踢了脚地上挡道的石子。

    鬼使神差的,在接完王明的电话后,他就出了门,不知怎的竟然来到苏恒住所的街道附近。

    离得近,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他等到徘徊之际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疯了。

    他特地来苏恒家附近,竟然是想找路非非。

    踢完石子,郑海转身就走,可走几步,来到拐角处,就听到熟悉轻软的声音。

    “谢谢。”

    软腻腻的嗓音,跟一阵风似的飘过来。

    郑海脚步一顿,抬眼的瞬间赫然见到路非非从便利店走出来,手里抱着一瓶刚到手的酱油,唇畔的笑意还未褪去,笑容清浅,唇角弧度柔软。

    她从拐角处走来,没几步就见到郑海,脚步没来由一顿,一时有些局促,但短暂的几秒后,她便恢复了镇定。

    “你好。”

    出于对前几次相助的感激,路非非同他点头打招呼。

    郑海拧眉,迟疑地问:“你跟苏恒住在一起?”

    “……”

    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询问,路非非一时噤声。

    没想郑海忽然逼近几步,冷冷盯着路非非,字字顿顿地问:“你们在交往?”

    路非非身都置于郑海的视线打量里。

    不可否认,郑海的目光极具攻击性,从里到外的攻击,从皮肉深入骨髓,那种如毒蛇一般的视线,看得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路非非抿了抿唇,强忍着后退的冲动,正面迎上郑海的视线,她回应道:“嗯。”

    “操。”

    郑海直接阴着脸骂出声。

    突如其来的脏话,让路非非只觉得莫名其妙。

    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是猪脑子吗,还是听不懂人话,跟你说话都当屁放了是吧?”郑海猛地逼近路非非,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表情愈发地凶神恶煞,“他配不上你,你不适合她,听不明白?”

    他的手指力道很大,紧紧攥住路非非手腕时如同铁钳,路非非用力想挣脱,但他却攥得更紧了。

    路非非皱着眉头说,“我听明白了,您能先把手松开吗?”

    被她一说,郑海才回过神,面色阴沉地将她的手给松开。

    手腕被抓不过几秒时间,但刚一松开,路非非的手腕就有白变红,颜色转变迅速。路非非将手给放下来,衣袖遮住了手腕,而见到这一幕的郑海,眼底一瞬而过的愣怔和抱歉,但很快就消失无踪,化作一片冷然。

    “抱歉,我跟苏恒的事,我想不适合外人来插手。”

    路非非认真地同郑海说着,然后朝郑海点了点头,绕过他就朝苏恒的住所走。

    郑海侧过身,看着她的身影,想到她家里的事,打算伸手再抓住她,但伸到一半时脑海里闪现路非非通红的手腕,动作便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感知到一抹冷冽的视线,抬眼看去,只见墨一站在废品店门外的街上,神情冷漠地看着这边,视线正好与他的对上。

    路非非走向墨一,在路过他时,朝墨一点头打了声招呼,墨一同她点点头,路非非才走进楼梯。

    一直等路非非消失在楼道里,墨一才转身离开,继续去守苏恒那破烂铺。

    郑海啐了一声,心情阴郁地离开。

    *

    苏恒一直到天快黑时才回来。

    本该提前下班的墨一,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亮着灯的废品店里等着他。

    一心想上楼的苏恒,中途转了个弯,然后绕到门口,停住了,他朝墨一挑眉,“不是说给你放半天假吗,怎么还没走?”

    “伤好了?”

    墨一从椅子上站起身。

    活动着肩膀,苏恒无所谓道:“结疤了。”

    墨一说:“跟你说两个事。”

    本想说说事打电话就行,但一想墨一是没有手机的,苏恒话锋一转,倏地问:“我那个二手的手机,你真不要?”

    “……不要。”墨一斩钉截铁地回答。

    苏恒惋惜地耸耸肩。

    浪费。

    应该还可以用一段时间的。

    “十娘今天找路非非了,因为薛萌那些书的事。”

    “十娘?”苏恒先是一愣,然后面色滑稽地拖长声音,“哦……”

    一本正经的墨一,见到苏恒那忍俊不禁的表情,只觉得古怪得很。

    有什么好笑的?

    苏恒没忍住还是笑了。

    杜阿姨,具体叫什么,苏恒也不记得。

    有次让墨一看店的时候,杜阿姨找到他,叨叨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后来跟苏恒问及她的时候,苏恒一时没想起杜阿姨的名字来,张口就说『杜十娘』。不曾想,这都一两年过去了,墨一还记得这事儿,而且毫无常识的他竟浑然不知这个梗。

    墨一的眼神越来越冷了。

    苏恒总算收敛了一点,点头道:“我回去问问她。”

    “她处理得很好,”墨一说,“十娘整个下午都在宣扬她家住户里有个京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哦。”

    苏恒眉目的笑意瞬间淡去,连表情都乖了不少。

    墨一继续道:“下午郑海来找过她。”

    轻蹙眉头,苏恒难得正色道:“行,我知道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