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 > 第043章 过往【03】苏恒母亲
    路非非安静地看着薛萌。

    自她承认跟苏恒交往后,薛萌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解决掉一杯牛奶,三盒饼干,一盘水果,以及三分之一盒巧克力。

    终于,她打了个饱嗝。

    路非非问:“缓过来了吗?”

    长长地吐出口气,薛萌总算是点了点头。

    “我刚刚有点伤心,”薛萌说,“但现在心情好多了。”

    路非非说:“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可以请你吃饭。”

    撇撇嘴,薛萌说:“我不太想和你吃饭。”

    她才不想被情敌给收买呢,到时候难得的一点怨气都不知道该向谁发泄了。

    “好吧。”路非非点点头,将错题本重新推到薛萌跟前,“那现在可以重新学习了吗?”

    看了眼错题本,薛萌心不在焉的,手里拿着笔,折腾几分钟也没看进去一个知识点。

    最后,她还是偏过头,有些紧张地出声,“我有个事想问你。”

    “你说。”

    “我买了盗版书想送给苏的事,你知道的吧?”

    “嗯。”

    “我跟我妈说,这些书都给苏恒了,其实我是见苏恒一直不来拿,一气之下,都都给在学校附近收废品的了。”咬了咬唇,薛萌颇为担忧地问,“我妈有没有去找你们,苏恒知不知道这事儿?”

    虽然她妈什么都没有跟她透露,就说路非非是京城大学毕业的,以后有空会来给她辅导学习。她追问了几句,她妈也那么糊弄过去了。但她总觉得,路非非之所以会来给她辅导,是因为她妈因为她最近学习成绩下降,又得知她给苏恒买书的事情,所以找了路非非和苏恒……

    就算苏恒有女朋友了,而且这女朋友比她长得好看,成绩比她好,脾气也比她好,但她还是不想让因一时怒急而编造的谎言被苏恒知晓,怕苏恒对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或许有些过分了,但她控制不住这种思维。

    路非非朝她笑着说:“你妈是来找了,不过苏恒不在家,所以他不知道。”

    薛萌心下一滞,讶然问:“你没跟他说吗?”

    “没有。”

    愣了愣,薛萌失声问:“为……为什么啊?”

    路非非理所当然地道:“因为我喜欢他,也不希望他对我印象变差啊。”

    “啊……”

    薛萌眨眨眼,忽然之间,就觉得路非非亲近许多,心里那一丁点的怨恨也消散无踪了。

    惨了。

    白瞎了一顿饭。

    朝她笑了笑,路非非继续道:“我以后也不会说的,所以你安心学习吧。”

    茫然地看了路非非片刻,薛萌心里触动万千,她叹了口气,忽然问:“我这样的成绩,能考上好的大学吗?”

    “你现在时间还很充分,只要努力应该没有问题的。”路非非说着,话语神情都很认真,没有安抚和敷衍的意思。

    薛萌瞬间觉得被她打败了。

    她很真诚。

    接触过一次,就能感受到她的真诚。

    真诚待人,真诚做事,细心体贴……就像她认真给在自己辅导功课,从头到尾没有任何敷衍;就像她承诺给自己隐瞒,眼睛里的肯定和诚意是不会作假的。

    这种最高级别的存在,她压根就跨越不了。

    薛萌感觉到自己心死了。

    对苏恒仅存的那一点希望,被路非非轻而易举地掐灭,并且是以极其温柔的方式。

    她败得也心甘情愿。

    薛萌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完后冷静了一下,然后收了收心思继续写作业。

    她心思依旧很乱,但路非非的认真指导,让她也不得不努力集中注意力,让自己一门心思地学习。

    身边有个妥妥的学霸,这种压力在无形之中变成了动力……

    渐渐地,薛萌也专注起来。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三楼传来持续不断的敲门声,噪音打断了她的注意力。

    路非非侧耳聆听了一下,意识到可能是在敲苏恒家的门,便站起身来,“我先上楼去看看。”

    “哎呀,不用啦,”薛萌抓住路非非的手腕,让她坐下来,然后烦躁道,“隔三差五的来这么一次,都习惯了,你给苏恒打个电话或发个消息吧,让他暂时不要回来。”

    “是什么人啊?”路非非察觉到这其中有隐情,难免想到她来苏恒家第二天遇到的那对中年夫妇,遂好奇地问,“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吗?”

    “对啊。”薛萌点点头,“苏恒没跟你说吗?”

    路非非迷茫地摇头。

    “估计是家丑不可外扬吧,”薛萌摆摆手,道,“算了,我跟你说吧。反正这时候你千万别上去,免得被他们开瓢。那男的特别不讲理,一般人应付不了。”

    “哦。”

    路非非愣怔地应声。

    家丑?

    她想到那个神色间不缺风韵的女人。

    “苏恒家庭情况应该挺复杂的,我知道的也算多,就听我妈他们说说。反正吧,听说苏恒他爸生前放荡不羁,喜欢收集古董,字画玩物啊什么的。那个年代,家里也有点小钱咯,但后来意外身亡,开车撞别人的,当场死亡,家里也赔了一大笔,基本亏空了,古玩字画都卖的差不多了。”

    “苏恒他妈没有收入来源,也没有亲戚依靠,连兄弟姐妹都没有,上面有年老的母亲,下面还有苏恒这个小屁孩儿,所以她就出来打工了,把苏恒丢给老家的母亲。苏恒外婆当时也知道家境困难,都去捡破烂维持生计了,日子过得蛮苦的。”

    “后来吧,他妈实在是受不了了,就改嫁给现在的老公——”说到这儿,薛萌往头顶指了指,“就现在敲门那个。”

    路非非点点头。

    薛萌继续道:“对她好不好不知道的,反正挺抠门的。听说苏恒外婆允许她改嫁的唯一条件,就是将苏恒带到市里来读书,他妈就给答应了,找关系砸钱给他弄到市里来,听说那时候苏恒中考成绩不错,所以一中才愿意接受他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