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破烂,你要收吗 > 第077章 终结【07】心头之恨
    苏恒母亲提着那一袋的古玩离开了。

    她行色匆匆,迫不及待地离开,在走出门的时候,甚至松了口气,像是怕苏恒临时反悔似的。

    这一幕,然落到苏恒、路非非、司笙眼里。

    路非非紧紧抓着苏恒的手,神色担忧。

    苏恒倒是很平静,随意自然,像是早料到他母亲会是这种反应。

    她是个好母亲,但仅限于她第二人老公的孩子而言。

    她也是个好人,但一个好人不会永远做好事,好人也会做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

    “我看他们不见得会放过你啊。”

    慢条斯理地吃着西红柿,司笙朝苏恒扬了扬眉。

    人心不足蛇吞象。

    能够为了眼前利益放弃亲情的,就证明是个会被利益驱使的人。如果今后苏恒母亲家里遇到更困难的情况,同时又察觉到苏恒这里有利可图,肯定会继续对苏恒胡搅蛮缠的。

    这些人别的事情不用做,只要每天上门来缠着闹事即可。——毕竟这一次他们尝到了甜头。

    “急什么,还没完呢。”苏恒笑了笑,继而问,“你们俩晚上想吃什么?”

    司笙耸肩道:“我看嫂子买的食材挺多的,你看着做吧。”

    路非非忙道:“我帮你。”

    “你们俩去那边坐着,”苏恒朝沙发一指,道,“别给我捣乱就行。”

    “……好叭。”

    想到苏恒再三重申的‘禁令’,路非非乖巧地应声。

    司笙大方地在沙发上落座。

    就算苏恒想让她帮忙,她也无能为力。

    她能把苏恒的厨房给炸咯。

    今晚要做的菜有点多,所以天还没有黑,苏恒就进了厨房。路非非也不是个能闲得住的人,忙前忙后地整理,洗水果做家务。

    唯独司笙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虽然没什么好看的,但总归可以打发时间。

    “呀!这部剧昨晚更新啦?”

    端着一盘洗净黑葡萄过来的路非非,看了眼电视屏幕,有点惊喜地说道。

    “……嗯。”

    看了路非非一眼,司笙只得回应一声。

    现在的电视剧采取周播的方式,一周就那么几集,她也不知道这部剧是周几更新的。

    司笙问:“你在追?”

    “嗯!”

    路非非认真点头。

    这是一部武侠剧,难得的原创剧本,不是翻拍也不是改编,属于小成本的网剧。路非非喜欢上这部剧,纯粹是这剧的武术指导太厉害了。路非非不知是否可以称之为经典,但每一场打戏都足够地惊艳到她,乃至于就算剧情和演员演技都不在水平线上,她也能冲着打戏追下去。

    现在见到更新,路非非就迫不及待地坐下来,因司笙刚看了几分钟,她衔接也毫无问题。

    据说,今天的剧情,会有一个新角色出现。

    路非非看了十来分钟,终于见到了这个角色,但同时……也惊呆了。

    眨眨眼,路非非盯着屏幕懵逼半响,最后看了眼一身霸气坐她身侧之人。

    她喊:“司笙。”

    “嗯。”

    路非非狐疑地问:“刚出来的小师妹,是你吧?”

    “嗯。”司笙爽快地应了。

    “……”

    电视里一眼就可以看出的拙劣演技,再看着身侧的司笙,路非非估摸着,这应该算是本色出演了。

    但很快的,她就被打戏吸引过去,满眼兴奋地看完后,由衷地感慨道:“打戏好美。”

    司笙不可置否地点头,然后说:“长得也美。”

    “……嗯。”

    这一点倒是真的。

    司笙本身就长得美,电视里是古装,感觉又截然不同,美得每一帧截下来都可当壁纸。

    司笙不怎么说话,路非非也不是话痨之人,一开始跟司笙坐下来还挺尴尬的,但因为电视里司笙的出现,路非非就能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同司笙交流。

    聊着聊着,路非非惊悚地发现——让她惊艳的武术指导,不是别人,正是跟前的司笙。

    司笙说:“小成本网剧,没什么资金,请来的武术指导不懂行,不懂装懂乱指挥,我觉得烦就给赶跑了。”

    她把人赶跑了,剧组没钱找新的,锅就到司笙身上来,司笙一撸袖子,便把武术指导的活儿给揽了下来。

    按照路非非的反应来看,司笙估摸着最终的效果还行。

    路非非听得程懵逼。

    *

    苏恒还以为,就路非非那慢热的性子,跟司笙熟络起来还需要一点时间。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做完一顿饭的功夫,路非非就跟司笙聊得热火朝天,气氛看着还挺不错的样子。

    他招呼着两人来吃饭,两人几乎都是黏在一起的。

    主要是,路非非黏着司笙。

    苏恒好不郁闷。

    这才多久,存在感就被削弱了。

    但,路非非总归是贴心的人,主动拿出碗筷盛好饭后,就自觉地坐在苏恒身边,同时又对苏恒做得晚餐赞不绝口。

    素来张口就是损话的司笙,如今竟是被路非非带动,说了几句夸赞的话,苏恒顿时倍感欣慰。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他家媳妇儿是一切反动派的克星。

    苏恒做了很多菜,都是路非非和司笙爱吃的,但毕竟只有三个人,所以他特别掌控了分量,光是他们仨就解决掉大半的菜,剩下的三人一致表示可以当夜宵。

    吃完饭后,苏恒接到一个电话,路非非勤快地收拾碗筷和擦桌。

    “嗯,我知道了。”

    站在阳台听完消息,苏恒就挂断了电话。

    一回过身,就见司笙站在落地窗旁,手里把玩着一个打火机,问:“你的后招?”

    “对。”

    “彻底解决了?”

    “嗯。”

    苏恒点头。

    司笙将打火机往衣兜里一放,便抬腿走进客厅里。

    苏恒将手机收好,离开阳台的时候,他偏了偏头,朝厨房里忙碌的路非非看去,眼角眉梢不自觉地染上些许笑意。

    事情解决了。

    他母亲那边,本来经济状况就不怎么样,进来大儿子惹了一伙不该惹的人,欠下一笔钱不说,还遭遇死亡威胁。

    司笙捎来的这一批古董卖掉,可以勉强保住大儿子一条命。

    但正如司笙所说,他们的经济状况见不得好,看到苏恒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难免会心生妒意上门找茬,想从苏恒这里索取点什么。

    所以,苏恒直接斩断了他们的后路。

    软的给了,硬的也得跟上。

    他找朋友去了趟他母亲的家,以牙还牙地在门墙上画满了涂鸦,同时把刚走的那几个上门找茬地也扣住谈了一下人生。

    被拘留的那位也没有放过。

    以暴制暴。

    如果他们敢再次上门,就不是简单威胁一下那么简单了。

    当然,苏恒由衷地希望这种事不会发生——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恶人嘛。

    *

    晚上,苏恒见路非非和司笙相处融洽,便回城中村见了墨一一面。

    墨一已经下班了,刚回到租房,一推开门就见在他房间里烧炭火的苏恒。

    他还在炉边煨了两个红薯。

    见到墨一,苏恒将一个信封拿出来,放到旁边的凳子上,说:“以后不能给你买早餐了,这是给你加的早餐费。”

    将漏风的门给关上,墨一走过去拿起信封,看都没看一眼就给收下了。

    苏恒开得工资,素来只多不少。

    “情况怎么样?”苏恒问。

    “查到点踪迹。”墨一说,“快了。”

    “这几天别去店里了,”苏恒道,“这边的事得抓紧解决。”

    在凳子上坐下,墨一问:“以后不做了?”

    “嗯。”

    苏恒点点头。

    墨一便道:“也好。”

    炭火燃烧刺啦刺啦的,烤熟的红薯香味在房间里扩散。

    隔壁的郑海在打电话,不知怎的闻到点香味,他冷冷地朝隔壁看了一眼,朝电话那边的刘明道:“过来的时候带点红薯,烤的。”

    *

    路非非收到林妍邀请的时候,是在第二天的下午。

    当时的路非非独自一人在家摆弄着刚买来的盆栽。

    昨晚睡前,她跟苏恒商量要给家里增添一点绿色,苏恒同意了,所以今天大清早的,她就去花卉市场挑选盆栽去了。

    回来后,就一直摆弄到现在。

    接到林妍电话的时候,她还沉浸在如何照顾盆栽的理论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对林妍的邀请也有些迟钝。

    “正好我这两天也放假,你要是在家没事的话,就出来走走吧。”林妍说着,“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逛逛街,总比闷在家里要好。”

    路非非想了想,问:“什么时候?”

    “就现在,怎么样?”林妍问。

    “就我们俩吗?”路非非继续问。

    “我再问问李隽和静苑,”林妍道,“就我们俩也没事。正好,有点儿跟苏恒有关的事,我也想跟你聊聊来着。”

    “还是改天吧,”路非非道,“我今天有点事要忙。”

    她还是记得苏恒的提醒的——离林妍远点儿。

    路非非不是喜欢招惹麻烦的人,林妍先前的所作所为不是她喜欢的,自然也不愿意跟林妍有过多的接触。

    林妍不甘心,又劝了几句,但无论她怎么说,路非非都没有松口,最终客客气气地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路非非看了眼手机屏幕,心里觉得怪怪的。

    不说林妍从哪儿弄来她的联系方式,她归根结底也就跟林妍只有一面之缘罢了,为什么林妍会忽然邀请她逛街?

    无事不登三宝殿。

    路非非觉得这话还挺有道理的。

    不过反正都拒绝了,路非非也没有多管,继续打理家里的花花草草了。

    *

    另一边。

    被挂断电话的林妍,气恼地抓着手机,差点儿就被她给砸向了墙壁。

    这么多年,所有人都对她客客气气的,无论男女,都会卖她几分薄面,结果她主动找路非非逛街,竟然被拒绝了?

    手机震动了一下,韩思聪的电话打了过来。

    林妍皱着眉头接听。

    没有废话,韩思聪张口便问:“搞定了吗?”

    林妍烦躁道:“没有,她不出来。”

    “柴静苑说过,路非非每周都会去一趟江子小区看她外公外婆,不出意外的话,她明天就会过去。”韩思聪道,“既然她不答应出来,你就自己去找她。”

    “……行。”

    林妍皱起眉,把电话给挂了。

    这个韩思聪,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自打被柴静苑分手后,他就将怨气发泄到路非非身上,一副要弄死路非非的架势。

    她是不愿意跟韩思聪接触过多的。

    毕竟她的事,不知什么时候会被韩思聪知道。——如果韩思聪把矛头对准了她,她肯定会头疼死。

    最烦这种报复心旺盛的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但现在,他们有着同样的目的。

    她不喜欢路非非,同样的,韩思聪也不喜欢路非非。

    她不甘心。

    她见不得苏恒竟有飞黄腾达的一天,也见不得毫无特色的路非非竟捡了这么大一便宜。

    路非非这种丑闻缠身的女人,何德何能?

    就连先前对自己言听计从的郑海,都将心给偏向了路非非!

    不做点什么,难消心头之恨。

    ------题外话------

    再写五天就完结吧,\(^o^)/~完结那天偶要去看电影庆祝,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