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者仙 > 第十四章 侯门深海
    饭后,晓山专门留小晴和燕儿在房,询问一些有关情况,主要就是了解侯爷的相关情况,而留燕儿目的在于,想让她掩护来着。这样做,都是被燕儿逼得,让晓山做侯爷,却不知道侯爷诸多信息,亏她还钟情于侯爷,估计是花痴类的,也不知道那侯爷对她真心过没。通过了解,晓山知道这孝义候很有才华,在外面还颇有名望,文武双才、与人彬彬有礼,嫉恶如仇。不过,在家里,其生母三年前就去世了,家有后母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有一点儿,这侯爷在家平常都不会踏进后院东苑一步,因为那里就是后母跟妹妹的居处,他们平常都不怎么见面。家里下人上百号人,死契的活契的都有。

    孟晓山揉了揉脖子,在俩丫鬟的陪同下,在这诺大的伯爷府散步,与其说是散步,不如说是熟悉环境。这伯爷府,大,真他娘的大!晓山记着,他刚刚住着的是后院西苑,这西苑和东苑中间夹着个中堂院,三院皆有花园门洞相连,这花园,多以竹林占据大片,细细的竹林紧凑地长在一起,各种假山、石林相会,还有一条假河曲曲折折地横穿三院,河面上躺着朵朵荷叶,偶尔有几只蛤蟆趴在上面嘎嘎呱呱的。

    丫鬟小晴俏脸笑容灿烂,手钳细指,很有导游的架势道:“侯爷,这就是中堂院了,里面有伯爷的书房、卧室,房外还有伯爷练功的场所”。

    站在中堂院,晓山看向书房,但见书房门口,一副对联,对联写:

    房半间窗几扇阁中乾坤数重

    茶一杯书两本笔下锦绣三千

    横批:日月中藏。

    再看书房对面,一目了然,两派兵器陈列,中间一个不大不小的场子,不远离假河近处还有一个靶子,想来是供练射箭之用的。推门进了书房,晓山只见书房正堂有一案子,案子上陈放着笔纸研磨,笔有大的小的不等,纸应该是上好的宣纸,至于其它的,像研、磨的方面,他也不懂。书房很大,内左侧三面环墙陈列着三个书架子,架子上摆满了书,晓山略略翻过,大多是讲兵法布阵的,内左侧,很空荡,但却有一大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张大大的地图,地图详细地记载着周边诸国,很多交界处还有红色标记,嗯,晓山点点头,‘不错,不愧是将门之家啊’。至于伯爷的卧房,晓山肯本就没去参观的意思,只是从外面向里边瞅瞅罢了。

    向东穿过门洞,走过又一片小竹林,晓山站在假河的小桥上,向这东苑里的房子望去,但见几个丫鬟来回走动,他这个假侯爷,也只是望了望,仍不敢入内拜访,还不怎么熟悉,生怕漏了马脚,折道返回了。

    当然,参观之行还没有结束,晓山沿中堂院,穿过假河的桥,一直往前走,可以发现府内的内门,也就是连接前后院的门,只不过在内院侧加了个墙风。前院也分正堂偏房,正堂是会客议事所用,偏房有客房。在东西两侧倚墙处,各有几十间房子,多是下人住的。

    可以发现,整个伯爷府一共有两个门,南边的是一正门,后院还一后门,后门台阶很高,门的宽度不大,四人同过绰绰有余,五人则难了,正门门板很是厚重,台阶相当可以,垫上板子,两辆马车轻轻松松就能过去,门的两边坐着两头大大石狮,石狮张牙舞爪,石狮的脖子挂着的是实实在在的风铃,小风吹过,铃铛“噹噹...”作响,好像石狮本就是醒着的。

    通过小晴,晓山了解到,这伯爷府出了门,向西走是通往南条大街的,这南条大街算是这京城禹城四大繁华大街之一。

    “走着,咱们到南大街巡视巡视”,晓山大摆侯爷面子,说巡视好像就是中央干部巡视地方政绩似的,无非就是逛街罢了。

    俩丫鬟都还没反应过来,孟晓山就大阔步地奔着南街走去,那走姿,真有范儿。

    京城的街就是不一样,晓山左观右看,开店铺一个挨着一个,开饭馆的茶馆的也是很多,客栈光南街就好几十家了,街上地摊很是不少,看来这边是没有‘路管’的,路上来往的商队不少,马车、毛驴随处可见,险些造成交通堵塞。当然,街上还有专职清扫任务的,好像是脚手都扣着手链的,不远处还有官差看着,不用说,肯定是犯事的囚犯。

    孟晓山优雅地走在街道上,享受着街道的喧闹声,无意识间想起了初中时曾学过的一篇课文《叫卖》,是写卖冰糖葫芦的吆喝声,当时读的时候,就颇有感触,而今在这个世界,里面的吆喝声很是惹人亲切。

    “哎呦”一声娇喝,“没长眼啊,我刚买的玉镯”。

    晓山忙回过神来,只见一女子,身着淡绿衫子,正弯腰伸手捡地上的玉环。晓山马上会意,忙道歉道:“姑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到碎在地上的玉环,忙道:“这样,我再买个还你”。

    那女的边捡边怒道:“我好好兴致都被你打搅了”,却一眼都没瞅晓山。

    晓山再弯腰俯身赔礼道:“在下真是深感歉意,打搅姑娘,还请原谅”。

    “侯爷,可赶上您了”小晴和燕儿俩香汗伶俐地赶来,走近晓山身边,晓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忙道:“小晴,你俩来的正好,身上有钱么,我刚刚打碎了这位姑娘的玉环”,晓山手指刚刚那女的,发现那女的,双眉弯弯,鼻子微微上翘,颜如白玉,一双手正捧着玉环,一脸的惋惜,却无半点儿看向这边的意思。

    “啊!小姐”小晴一脸惊异,“你怎么在这?”

    那女子也是惊异,一双像天上星星那么亮的眼睛凝望过来,“怎么是你?”,又是怒目的道,“是了,想是看我不顺眼,故意的吧”。“哼...”玉环往地上一摔,便奔走了。

    孟晓山一脸不解,什么小姐啊?只听小晴道:“侯爷,小姐怎么了?您...”,便不出声了。是了,晓山一细想,再明白,那女子应该是伯爷府的小姐,也就是自己的便宜妹妹,可是,好相关系不怎么样啊。好吧,晓山下决定,要买个一摸一样的还给她,不能关系这么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