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者仙 > 第十八章 被阴了
    雅间一宴,各种悲欢啊!虽说,众人各展才华,拼诗饮酒,但骨子里,谁都不服谁的文采。文人相轻,自古屡见不鲜了。至于,那大家为什么一起作诗还互相赞赏呢?无非是为了‘名士识名士’,将来与人谈起来,还可互相吹捧来着。试想一下,为什么那冯公子单单只邀请楼下作诗的晓山俩人,楼下那么多人为什么不被请?很明显,白丁之人,谁会理会呢?“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啊!

    面对众人的称赞,晓山惬意相受,但多少还是有些谦虚的。

    大家拼诗搞完,称赞搞完,也都互相交谈些许过往经历,偶尔互相劝饮,杯盏互往,挺带劲的。

    这个地方的酒,浊而不清,但香醇可口。最令晓山高兴的是浓度不高。实不相瞒,晓山他酒量着实差劲。在原来的世界,平常同学互相聚个餐,两瓶啤酒下肚,便醉得吐个不停。

    众人饮酒过欢,相互间也不准再计较个啥,只想做些文人雅士之事罢了。

    冯公子站起身子,合起吊坠的扇子,一脸无醉意,笑道:“古有文人雅士,席地而坐,河盏流饮,吟诗作对,好生快哉!不若,今日我等四人,也想个啥法子来个‘席宴’之趣”。

    张书生刚刚就没怎么喝酒,可能是太拘束了,不过,时间久了,便放下了,应声道:“冯公子,此话甚好!在下,亦为然”。

    再看那假公子,玉颜娇红,当然不是害羞所致,大概是饮了些许酒的问题,并没有异议,只是点头表示赞同。

    见众人看向自己,晓山‘嘿嘿’一笑,并没有反驳,道:“冯公子提议不错哦,不过么,在下愚拙,文采也就那几量,架不住推吐。要不,我提议,咱们啊,也别人手一诗了,干脆,咱们再点上一盘清蒸鱼,任凭小二端上,看鱼嘴指向谁,谁作诗!若做不上来,必罚饮三杯。若其余三人,有一人做出了,原先那位再罚三杯。当然,若鱼嘴对着的仁兄做出来了,那么咱游戏终止,也不用再掏挖诸位的才思了。如何?”话说,席上谈‘鱼’一说,这是晓山的亲身经历啊。还记得,原世界年终班级聚会时,晓山不懂规矩,率先动了桌上的糖醋鱼,被罚了三杯!

    话音落,坐下沉静了一会,只见假公子秦英首先同意,不用说,肯定感觉玩法新鲜。张书生和冯公子也都赞同了,至于心思何想,也就无人可知了。

    果然,大家便向小二点了此菜,听小二说,还需些时辰做好。孟晓山起身抱歉道:“诸位,在下内急,出去片刻,莫怪!莫怪!”其实,他哪里是内急了,实际是去吐酒了,原先他认为这里的酒香而不辣不浓,如饮料般好喝,谁成晓,后劲十足!

    “哈哈...”张书生看着晓山离去,举杯边饮边笑道:“冯公子,你瞧,疆佑兄的脸都红到脖子去了,想来跟秦公子是一样,酒量好差劲啊”。

    “来芝兄,来干杯!”冯公子还一边看向秦英,看到她满脸娇红,竟还痴了。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了。至于秦英,举杯随饮,男子气态算是做足了。

    不稍一刻,晓山如厕回来,正踏向二楼,只见有一书童从那雅间走出,也没怎么在意,进了雅间,抱拳道:“哎呀,劳各位仁兄久等了”,落座。

    张书生和善笑道:“不急!不急!”晓山现在是越看张书生,越感觉他人好,最值得一交。

    突然发现,冯公子也不错了,只听笑道:“疆佑兄,只等你来了,咱们边吃菜边那道‘清蒸鱼’”。

    那秦英怎么笑的不一样,至于在怎么不一样,晓山也分不清。总之,感觉大家都变得和善了,笑容更是多了。

    大家聊天的聊天,吃菜的吃菜,提前声明一下,晓山就是那吃菜的,毕竟是刚刚都吐光了,正是空腹时,大家要理解啊!

    “各位公子爷,您们的清蒸鱼马上端上来了”外面便传来‘嗒嗒嗒...’踏楼梯声。

    这时,在座诸位皆都屏住了呼吸,像是在面临考官面试似的。终于,一盘清蒸鱼上来了,无巧不巧的,鱼头恰恰指向晓山。

    晓山心中那个大骂啊,这几个畜生,现在终于知道那书童的原因了,也知道他们为什么总在笑,特别是那假公子,真想抽她一巴掌。

    晓山看他们三个阴谋得逞的样子,他坚持着风度,起身道:“真是时运不济啊,好吧,在下认栽。以什么作诗?请提出吧”。

    本以为这次又是冯公子首先提出,谁成想,秦英率先说道:“疆佑兄,你就以‘国’为题材吧”,凤眼还狡谐一转。

    其余俩人还附和道:“正是,正是!”

    这假小子,咋这么多事,一个女子老念叨个国家,晓山心想,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真是‘最毒妇人心啊’,真是.....大男子主义,晓山是有一点的,但并不代表他看不起女性,刚刚那些想法,也只是出于愤怒那假公子嘴嘴不离国的原因。

    起身,折扇轻摇,略走几步,在考虑要剽取脑子中那首诗好,总之不能在喝酒了,实在是快醉得不行了。沉思片刻,晓山扭头道:“有了,

    啊!祖国!

    我是你的十亿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

    你以伤痕累累的*******喂养了

    迷惘的我、深思的我、沸腾的我;

    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

    去取得

    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

    ——祖国啊,

    我亲爱的祖国!”

    孟晓山这厮,搞了一首现代诗,吟道‘****还故意投票一眼秦英,只见她玉颜越发红云了,还隐约着听到‘无耻’之骂声。

    众人都不满,张书生还愤道:“疆佑兄,这是做什么?真是有辱斯文!”

    冯公子好像得意道:“疆佑兄,看来你是做不出来了,干脆点,将前面的三杯酒喝了去”。

    晓山看了看前面三杯,暗骂‘谁他.妈的换了杯子,有这么大的杯子么’,“嘿嘿”忙道:“刚刚那,是在开玩笑。我看大家都太闷了,所以娱乐一下么。”

    秦英哪里见过这般无耻的人,娇颜怒道:“这也叫娱乐,连‘乳...’都说出来了,真是斯文扫地”。

    晓山厚颜无耻地道:“无妨,咱们都是大老爷们,怕啥?”为了转移目标,晓山忙道:“诸位,诗,我终于有了。你们听一下如何?

    僵卧孤村不自哀,

    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

    ”

    众人听罢,皆尽沉默。是啊,陆游的诗《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怎能不令人惊叹。不过在这里,却成了晓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