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太初魔主 > 第一百九十章 中毒了
    “原来是这样,只是不知道这名巨蟒是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出来吞月修行。”莫天说道。

    接下来莫天继续前行,速度又慢了一些,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御空飞行,那名巨蟒实在是震住了莫天。

    莫天也担心接下来还会遇到这种级别的大妖猛兽,要是对方看自己不顺眼,张嘴吞吃了自己,到时候后悔都晚了。

    “希望这些大妖们都在夜晚出现,白天还是老老实实的睡觉吧。”莫天嘀咕着,一边行走一边东张西望,小心戒备着,生怕哪片草丛中潜伏着一只猛兽。

    一天就在这种状态中度过,到了晚上莫天依旧停下来,这一次找了一处树洞藏身。

    夜晚兽吼起伏,还有猎食、厮杀的动静时不时从远处传来。

    这一次莫天没有布置法阵,所以一夜都在各种声响中度过。

    第二天一早明天继续上路,夜里没有看到大妖反而令莫天有些患得患失。

    “按照地图上的标注,距离金鹰山还有一半的路程,希望接下来一切顺利。”莫天说着。

    经过两天的赶路,莫天感觉黑龙山脉虽然有很多潜在的危险,不过总体来说小心一些的话还算安。

    只是莫天这个念头出现没多久就被打消了。

    天空猛地一暗,莫天抬头看到一只巨大的灵禽从头顶横飞过去。

    莫天伸手接住了从空中滴落下来的鲜血,强大的冲击力令莫天的手掌微微一震,然后就感觉火辣辣的疼。

    掌心的皮肤竟然再被腐蚀。

    莫天吃了一惊,连忙拿出药瓶装了起来。

    这时候掌心中的一层皮已经被腐蚀干净了。

    “刚才的灵禽翅膀展开足足有三丈有余,一滴鲜血也将近十斤,最重要的是还有很强的灼热腐蚀之力,不知这是什么灵禽,和毒龙尊者的黑蛟龙相比孰强孰弱。”莫天稍微一思索,就加快了速度往前冲去。

    不是为了追赶那只灵禽,而是想要收集一些对方洒落的鲜血。

    只是莫天小看了这些鲜血的诱惑,刚刚收集了几滴,就有一些猛兽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莫天最先遇到的是一条只有一尺长的黑蛇,就看到这条黑蛇速度极快,根本不是平时的游走状态,而是在地面不断的弹射,所过之处发出一声声炸响,地面都出现了一块块粉碎。

    然后一跃而起,把一滴空中落下的鲜血吞进了口中,随后莫天就看到了这条黑蛇的双眼都变得一片血红,好似有火焰在燃烧。

    “这是黑岩蛇?还是响尾蛇“算了,管它是什么蛇,在我面前抢东西,这就是找死。”莫天说道。

    只是没等莫天出手呢,这条黑蛇一转身,‘啪’的一声对着莫天冲去。

    剑光一闪,这条黑蛇被切成两段,落地地上。

    就在莫天感慨这条黑蛇不如之前遇到的金刚赤融蛇的时候,上半截蛇头忽然弹射起来,对着莫天大腿咬去。

    又是一剑,蛇头被劈开,这条黑蛇再也活不成了。

    “真是找死啊。”莫天微微摇头,掉落的蛇头还能咬人,这种手段很多毒蛇都有。

    “我对于力量的运用还是有待提高啊,单纯借助兵器的力量进行攻击,还是落了下乘,这段时间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祭炼飞剑,对于自己劲力的修行倒是拉下了,修炼的东西多,果然不能面面俱到,都说一法通、万法通,看来我还远远达不到这个地步。”

    莫天嘀咕着,看了看死去的黑蛇,然后往前走去。

    浪费了一滴鲜血,还是有些可惜的。

    咻!

    莫天没走几步,又有一条黑蛇从草丛中飞射而来,一开始对方悄悄的潜伏过来,只有在发动攻击的时候才发出一声炸响,速度飙升。

    “正想着怎么练手呢,这就送上门来了。”莫天心中一喜,手中长剑划了出去。

    依旧是一剑两段,这一次被斩断的黑蛇落在地上只是抖动了几下就没有了动静。

    这一剑莫天不仅仅斩断了对方,还有剑气在黑蛇体内爆开,摧毁了所有生机。

    “还不错。”莫天笑了笑,有些满意。

    不过很快莫天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无数道炸响从四面八方响起,混合成一片,好似炸雷和霹雳,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

    令大地震颤,草木晃动。

    莫天目光微微一扫,就看到了无数黑蛇,数量比当初遇到的金刚赤融蛇要多得多。

    如此多的黑蛇,再加上飞射之时弄出来的爆裂声,足以令莫天感觉头皮发麻。

    “走!”

    莫天当机立转,脚踩飞剑升腾起来。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不过莫天还是小看了这些黑蛇,爆裂声中数条黑蛇冲天而起,竟然追上了莫天。

    “真是没完没了了。”莫天嘀咕着,手中长剑席卷而出,这数条黑蛇顿时被扫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飞剑持续升高,下一波冲上来的黑蛇再也追不上莫天。

    “哈哈,追不上了吧,我可是会飞的。”莫天哈哈大笑,有些得意,脚踩飞剑漂浮在半空中,并没有急着离去。

    往下看去,地面上已经聚集了不少黑蛇,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口中发出嘶嘶声响,再加上毒液乱飞,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至少也有数百条!

    一旦落入其中,很快就会被淹没。

    不过就算这些黑蛇数量态度,毒性再强,也奈何不了空中的莫天。

    所以莫天放下心来,不慌不忙的欣赏着下方的情况,也忘了去继续收集飞禽鲜血的事情了。

    一束黑光在远处飞来,悄无声息,所过之处在空中划出一条黑线。

    等莫天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对方已经到了面前。

    来不及多想,莫天手中的长剑快速挥出。

    一击落空,对方已经到了面前,莫天清晰的看到了对方口中锋利的獠牙,还有血红色的蛇信子。

    这竟然是一条会飞的黑蛇。

    莫天一歪头,本以为可以躲闪过去,谁知道肩膀一震,然后麻痹的感觉开始蔓延起来。

    速度极快,眨眼间莫天半个肩膀就失去了知觉。

    “好毒!”

    莫天暗呼不妙,催动飞剑快速飞向一棵大树,没等站稳呢,飞剑就从脚底飞出,对那条会飞黑蛇斩去。

    这条黑蛇咬了莫天一口就停了下来,似乎极其相信自己的毒液,所以看到飞剑斩来,黑蛇也没有纠缠,躲过飞剑之后就快速离开。

    随后地面上的黑蛇也纷纷四下里散开。

    毒性确实很强,莫天几乎小半个身躯失去了知觉,任凭莫天疯狂的鼓动气血也挡不住剧毒的蔓延。

    最令人感到恐惧的是,剧毒快要逼近内脏了,一旦进入心脏之中,那么莫天性命难保。

    莫天一边疯狂的鼓动气血抵挡剧毒的蔓延,一边拿出一大把解毒丹胡乱的塞进口中。

    气血鼓动,药力化开,不停蔓延的剧毒放满了速度,还有一部分在解毒药力的冲刷之下稀薄了不少。

    情况有稍微的好转,不过依旧没用。

    飞剑划过,肩膀被咬中的地方一块血肉被切割下来,然后狠狠一划,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流出来的都是腥臭刺鼻的黑血,滴落在树枝上,树枝立刻枯萎,然后整棵大树都在快速枯萎。

    莫天催动飞剑想要找个安的地方驱毒疗伤,不过没有飞出多远就一头栽落下来。

    差点没有栽死过去。

    此时莫天双眼已经开始迷离,眼中好似有黑气浮现,心脏也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每一次跳动都发出震颤的声响,就好似打鼓一般。

    肩膀上的伤口又扩大了不好,黑血不断的流淌出来,想要减轻体内的剧毒。

    要是流干身的血液可以解毒,莫天毫不犹豫就会这样做,但是现在莫天担心没等体内鲜血流完,自己就已经毒发身亡了。

    “普通的解毒丹效果不大,试试其他的办法。”

    莫天也没有力气去找地方了,挣扎着做起来,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株灵药,直接塞进了口中。

    这是可以解毒的灵药,哪怕没有炼制成丹,也有很好的效果。

    虽然直接吃有些浪费,但是莫天都快没命了,哪有时间去想这些。

    药力化开,体内的毒性又减弱了一些。

    莫天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这株灵药的效果比刚才一瓶子解毒丹还要好。

    “等这次活下来,一定要准备两瓶高级别的解毒丹,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吓人了。”莫天生出这样的念头。

    然后莫天又拿出两株灵药塞进了口中,随意咀嚼了几口就吞入了肚中。

    “还不够,还不够。”

    莫天拿出了生命药液,直接灌了一大口,强烈的药力冲击之下,莫天双眼有亮光绽放,驱散了眼中的黑气。

    “死不了,我肯定死不了。”莫天挣扎着站了起来,这才发现双腿酸软,麻痹的感觉已经布满了身。

    不过毒性还在不断的减弱着,只是能不能撑不过莫天也是心中没底,只是靠着一种信念支撑着没有昏迷过去。

    走了两步,莫天直接摔倒在地,这一次坐都无法坐着,只能躺在地上,不断的调动着残余的力量去抗衡剧毒。

    这种情况之下,哪怕莫天凝练出了灵识也没有太大作用,最多是帮助气血加快运转。

    不过莫天还是可以勉强控制飞剑,就看到飞剑飞过,在身上各处胡乱的划出了几道伤口。

    一道伤口流血太慢,那就多来几道。

    此时莫天精神迷离恍惚,一方面是剧毒所致,还有一方面就是流血过多。

    “我这一次真是凄惨啊。”莫天想要苦笑,却感觉有些费力,于是挣扎着又拿出回春丹、回元丹、气血丹、一股脑的塞进了口中。

    眼皮越来越沉重,刚才喝的一口生命药液似乎被消耗完了。

    “不能困啊!”莫天心中大吼着,却发不出声音。

    嗓子哑了,口中麻了,还有一股令人呕吐的臭味从口中喷出。

    莫天感觉自己整个人从里到外都要腐烂了。

    拿出葫芦,把其中的生命药液都倒入了口中。

    可以使用很长时间的药液一次用完。

    可以说莫天此时的意识都开始朦胧着,体内可以调动的力量也越来越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不能拿出各种丹药和灵药往口中塞。

    塞到最后莫天实在是没力气了,血影剑出现在了手中。

    嗡!

    血光弥漫,莫天体内本来已经沉寂下来的气血再度开始沸腾起来。

    那些胡塞乱吃到肚子里的丹药和灵药开始融化出药力,跟着气血流遍身。

    体内的剧毒,再加上强大又混乱的药力猛地刺激之下,莫天再也承受不住,昏死了过去。

    说起来当初莫天在邪道人手中经历了令人死去活来的酷刑,已经达到了心志坚定如铁的地步,但这一次情况实在是太特殊,能坚持到现在才昏迷已经算是莫天心志坚定了。

    “我不会死,我死不了。”这是莫天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些念头。

    接下来莫天就进入了混乱的梦境之中。

    没错,莫天在做梦,却是一些令人难受之极的梦,就好似发了高烧,噩梦一个接一个,本身梦境不可怕,却偏偏能把人最心底的恐惧挖掘出来,不断的塞满整个脑子,令人无法冲出来,无处可逃。

    “我还在做梦,这样说我还没死。”有时候莫天也会在梦中生出这样的念头,但是很快就会被梦境淹没。

    说起来当初莫天在邪道人手中经历了令人死去活来的酷刑,已经达到了心志坚定如铁的地步,但这一次情况实在是太特殊,能坚持到现在才昏迷已经算是莫天心志坚定了。

    “我不会死,我死不了。”这是莫天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些念头。

    接下来莫天就进入了混乱的梦境之中。

    没错,莫天在做梦,却是一些令人难受之极的梦,就好似发了高烧,噩梦一个接一个,本身梦境不可怕,却偏偏能把人最心底的恐惧挖掘出来,不断的塞满整个脑子,令人无法冲出来,无处可逃。

    “我还在做梦,这样说我还没死。”有时候莫天也会在梦中生出这样的念头,但是很快就会被梦境淹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