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乱吃过饭,李宪便直接来到了公寓的那个收发室。

    在两盒阿诗玛的贿赂下,他和收发室的老刘已经彻底混熟了。听到李宪过来,正打盹儿的老刘直接把桌子上的电话一推,又睡了过去,。

    虽然梁永和家里没电话,可是这并不妨碍李宪联系上他。

    各个林场的厂部和广播室都有电话,只要打过去叫人去找一趟就好了。在八九林场就是,李洁所在的广播室外有一个六米多高的杆子,上面安一大喇叭。有外人打来电话找,广播员就通过大喇叭扯嗓子喊:“有电话,速到林场广播室。”

    整个林场都能听得见。

    所谓通讯基本靠吼,说的就是这。

    果然,在拨通了七一林场的电话告诉赵梁永和之后,李宪就听到了广播员的大嗓门。

    过了能有办个多小时功夫,李宪又把电话打了过去。人已经到了,可是接电话的却不是梁永和,而是梁父。

    听是李宪,梁父很热情。面对“梁永和去哪儿了”的询问,梁父很是意外:“永和已经回去学校了,你不知道吗?他的工作被重新安排啦!”

    听到这个结果,李宪懵了,自己这几天压根儿就没在学校,哪里知道这啊?

    和梁父客套了几句之后,李宪挂断了电话。

    七寸的工作重新安排了?

    李宪很意外;之前梁永和上演的跳楼事件之后,据说学校是打算开除自己和梁永和学籍的。理由是一个造成了恶劣影响,一个是散布不实谣言,让校领导名誉受损。

    现在不禁没处分,还重新安排工作,是怎么个意思?

    想到这里,见时间还早,李宪撂下电话之后便直接去了学校。还没到宿舍楼,他就听见的老远的地方有人兴奋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宪子!你这两天都去哪儿了啊?”

    可不就是梁永和?

    “嘿你小子!”李宪迎了上去,使劲儿的拍了拍呲着大马牙的梁永和肩膀:“回来了怎么不和打个招呼?要不是给你们林场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小子回来了!”

    梁永和乐道:“我给昨天和前天给你们林场打电话了,可总是占线啊!”

    听到这个,李宪一拍脑袋。宿舍的电话只有在晚上六点之后才对学生开放,而那个时候,林场的电话正在被自己用作联系王清河。

    几天不见的梁永和黑了不少,估计是在家里也没闲着,帮着伺候地了。..

    李宪打量了一会儿,问:“对了,你爹说你的实习重新安排了,安排到哪儿去了啊?”

    “你不知道?”梁永和一愣,“我以为事情是你干的啊?”

    “什么事情?”李宪懵逼了。

    见李宪茫然的样子,梁永和也是不解:“你真不知道?”

    李宪一跺脚,“这什么情况啊?我知道什么啊?”

    “吴国华被拿下去了啊!说是林业局局长洪恩生在局大会上点名,说林技校的毕业分配有很大问题,然后教育局就处分了吴国华。顺带着,之前的他一手负责的毕业分配部作废,重新安排了。前天发回校通知……”

    啊?

    李宪是真的懵。

    那老家伙被拿下去了?毕业分配重分了?

    这么大的事儿,梁永和都接到了通知,老子怎么没接到消息?

    “你分哪儿去了?”李宪忙问到。

    提起这个,梁永和还忍不住激动,“农村信用社!”

    听到这个单位,李宪心里替梁永和高兴。

    农村信用社可是个好单位,虽然是地方性质的储蓄机构,但是省里针对林业局的政策性拨款以及职工的工资发放,包括几年之后的农补,中小企业扶持贷款,可都是农信经手的。

    长青单位不说,而且富得流油!

    使劲的拍了拍梁永和的肩膀,李宪忽然想起了什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那我呢?”

    梁永和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挠了挠后脑勺,道:“我回学校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儿就去看分配单位。可奇怪的是,分配名单上谁都有唯独没有你。所以才想着给你打电话让你赶紧过来,看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嘛。”

    “……”

    李宪无语,看来不管吴国华在不在位,自己这仕途注定是走不成啊!

    之前自己被分去掏大粪,虽然恶心人了点儿,但高低还有个单位。这回好,直接把自己从分配名单上给勾了。

    妈的。

    自己怎么就这么姥姥不亲舅舅不爱?

    “行了,别跟这儿站着了,我本来找你还有点儿事儿,咱去宿舍说吧。”李宪无语了一会儿,拉着梁永和就往宿舍走。

    可梁永和却站在原地没动,而且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奇怪。

    “咋了?”李宪奇道。

    “嗯……之前分配的一批人,都被重新分配了。他们都说是咱们俩给上面递举报信才导致现在这样的。很多人……包括彪子和文生都……现在宿舍的环境,可能不太友好。”

    看着梁永和吞吞吐吐的,他大致明白了;

    之前,众人都是削尖乐了脑袋送了好处给吴国华,才得到了满意的工作。现在这分配名单重新规划,之前的钱白花了不说,按照正常的分配流程,某些人的实习单位肯定也发生了较大的改动。

    都说多人钱财等于杀人父母,那么仕途呢?

    现在的人可是认为一个好单位决定了人的一辈子。

    作为搅黄了众人工作的最大嫌疑人,自己和梁永和肯定是不知道被人恨成了什么样子。

    李宪心里有B数。

    不过他也想不明白,吴国华的下台和所有林技校应届毕业生的重新分配和自己到底有没有关系。

    之前,宿舍里有很多人就对自己起了敌视的苗头,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怕是要恨死了自己。

    他苦笑了一下,决定不理这些事情。

    一招手,“那行,咱就不回宿舍了。不管怎么样,你进了农信,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咱俩出去搓一顿,庆祝一下!”

    “我请你!”梁永和嘿嘿一笑,走在了前面。

    ……

    看着李宪的摩托车,得知他不吭不响的做起了装修生意,梁永和很是惊奇。

    学校外就一个饭店。学校里有食堂,平时学生们很少来,顾客大多是老师和校外往来的人。

    李宪两人大摇大摆了要了个包间,点了四个炒菜。

    怕梁永和硬撑,李宪直接抢先掏钱结了账。

    看他出手阔绰,和自己印象之中的改变了不少。梁永和的问题滔滔不绝,很显然对李宪这几天的经历很是感兴趣。

    李宪连吹带侃的,倒是把自己倒腾瓷砖的事儿说的跟小说似得,听得梁永和一愣一愣。

    原本打算请梁永和去给自己帮忙的,但是自刚才得知了七寸大兄弟进了农信,他倒是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了。

    想了想梁永和现在分到了一直梦寐以求的好单位,而自己的事业才刚刚起步,算不上稳定,他最终还是没说。只是说着自己瓷砖生意和装修生意的事情。

    饭店的隔音并不好,旁边的包间。

    刚刚被处分,卸了副校长职务的吴国华,正端着酒杯竖耳朵细听,然不顾作陪的两个学校老师的连连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