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啥时候来的啊?”

    “啊……哈哈、昨天刚到!”

    “那啥,你……我不是告诉过你,到省会联系我吗?”

    “咳咳……这不是忙吗,昨天到的时候都大半夜了。今天一早起来就过来办业务……”

    “对了,大兄弟你叫啥来着?”“那啥,你叫……”

    透笼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李宪和对方热情的攀谈了半天,最后二人几乎同时问出的问题,让周围路过的人们齐齐抛了个关怀智障的眼神。

    太尴尬了!

    李宪面前这人,就是之前到干休所直接用现金,收了他铝锭的那位。当时这人给自己留了名片,可是李宪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接触到倒爷的圈子,在铝锭的事情结束之后,名片随手就给扔了。

    所以现在,他认得面前这个身穿皮大衣,头发梳理得极为整齐的家伙,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忘了这人姓名。

    尴尬的是,对方跟他一样。

    在穿梭不息的人流之中,二人都被彼此的问题给问懵了。半晌之后,才不约而同的放声大笑。

    “徐茂和!”止住笑后,那人摘下皮手套,将手递了过来。

    李宪拍了拍脑袋,笑着与其握手:“李宪。”

    一番尬聊之后,外加他乡遇故知之下,刚才的剑拔弩张已经彻底消散。徐茂和将手套重新戴好,指了指李宪身边的陈树林,“你这老伙计火气咋这么大?”

    李宪嗨了一声,将自己承包纸厂来这里找销路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当然,也提到了刚才的不顺利。

    听完他的遭遇,徐茂和啧道:“现在买卖不好做,干啥都不容易。”再一次被身边路过的人挤了个趔斜,徐茂和一挥手:“李老弟,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走走走,咱换个地儿!”

    说完,便不由分说的将李宪和陈树林拉出了透笼街。

    附近的一个狗肉馆里。

    徐茂和点了四个菜和啤酒,转而对李宪问道:“对了老弟,老哥虽然把你名字给忘了。但是这一段时间可没少想你。”

    李宪对这人的了解不深,也不知他是客套还是什么,便做了衣服受宠若惊的样子:“照你这么说,我还挺招人稀罕?”

    “哈哈、”徐茂和爽朗一笑,“屁!我想的是着了你小子的道儿了!他娘的,你那批铝锭我收回来之后一吨就涨了100多块钱,大老远的运到了南方,在那儿放了快一个月了!这笔生意可他娘的是赔了!”

    李宪呵呵一笑:“老哥,这话说的可不地道,你能把铝锭往南方倒腾,不会就只有我这二十多吨吧?”

    被揭了老底,徐茂和也不尴尬,“老弟明白人。不过至少你那一批是没赚着钱。铝锭猛涨了一个来月,看来涨势是要到头了。我估摸着,就算是再涨价,最后怕是也超不过八千。”

    对于他的这个判断,李宪心里不禁有些佩服。自己知道铝锭的最终行情知道铝锭最高价位也就是八千一吨。这位,可是凭自己的判断推出来的。

    光是这一手,就让他暗自感叹每个时代都不缺人杰。

    在李宪陷入沉思的功夫,酒菜已经上来了,徐茂和熟练的用筷子将啤酒起了,给他和陈树林的杯子倒满,问:“对了大兄弟,你怎么想着办起纸厂来了?那玩应现在也不行啊。”

    “说来话长。”李宪摆了摆手,不准备把自己的信息透露太多:“倒是徐哥你,做大生意的人,怎么还往透笼跑?”

    徐茂和面色一苦,摆了摆手。原来,十月中旬十四大召开之后,他就开始着手和几个合伙人一起做生产原料的倒手买卖。

    开始还可以,四个人合伙在短短半个月内就赚了三十几万。但是后来竞争的多了,慢慢的利润也下来了。在去林业局收李宪的那批铝锭同时,他还压了七十多吨的铁锭和另外四十多吨的铝锭。现在,这一百来吨高价收来的生产原料正压在南方。

    而另外三个合伙人见升值的慢了,都提前撤场。把之前的利润都折了原料留给了他。

    所有的资金,在这压的死死的。用徐茂和的话说——日子都快过不下去。

    到透笼这,就是为了跟在这做农副产品批发的姐姐借钱的。

    怕李宪不信,他指了指小吃部:“特么哥们儿要是有钱,什么时候下过这样的馆子?”

    在一旁服务员的白眼中,李宪摇头一笑。

    看得出来,这货可能确实最近混的不咋好。

    第一次见面时令他印象最深刻的软精石林,已经换成了阿诗玛。这毛掉的,确实有点儿多。

    “对了大兄弟,你那纸打算咋整啊?”一番沉默后,徐茂和打破了僵局。

    李宪一摊手,“那还能咋整,往出推呗。大老远来了,要是就这么灰溜溜回去,那我多没面子?是不是老陈?”

    他拍了拍身边的陈树林。

    后者回了一声哼。

    徐茂和看到李宪的自若和不服输,挑起了大拇指,“老弟牛逼,来来来,为了你这个拼劲儿,老哥敬你一个!”

    一杯啤酒下肚,徐茂和反了口气儿,拍了拍大腿,“在哈尔滨,你要是干点儿什么原料的事儿老哥还能帮帮你,可是这卫生纸……老哥可真是不懂行情。”

    李宪也没指望别人帮。

    就上午的遭遇看来,目前市面上的卫生纸都被几个老牌子给霸占了,如何让透笼的批发商们接受自己,才是关键。

    他准备从这方面入手。

    新浪特优之所以能在林业局周边打开市场,靠的是免费赠纸,让群众体验并产生依赖的免费营销策略。可毕竟邦业周边是小地方,李宪能送得起。这要是放在冰城,再搞这套那得折进去多少?

    所以他必须想办法,在新浪特优没有知名度的情况下,让透笼街的这些摊主接受自己。

    这就很难。

    一旁,早上还没来得及吃饭的陈树林已经把五脏庙对付好了。见到李宪陷入到了苦思之中,他打了个饱嗝:“嗝……厂长,要我说咱还是回吧。你听我的,把黑北林那个代工合同给消了,赞就踏踏实实的搞咱自己的市场算逑。你说,这跑了一上午,腿肚子都转筋了,也没整出去一卷纸的订单,咱还挺个什么劲儿?总不能掰着人家的耳朵,强往出推吧?”

    正在沉思之中的李宪听到这句话,灵光一现!

    “嘿!这倒是个好办法!”

    他直接从凳子上起身,在狗肉馆里转了两圈。然后又坐回了桌子旁边,“就这么干了!”

    在陈徐二发的不解之中,他嘿嘿一笑,对徐茂和道:“徐哥,我还真得找你帮个忙。”

    “昂……你说。”

    “能不能帮我找点儿人手?不用多,十几个就行。”

    徐茂和嗨了一声,“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这哪儿啊?哈拉宾呐!老子的地盘,别的没有,人还不多的是?”

    说着,这家伙直接将放在一旁的皮大衣拿了起来,从内兜里掏出了一台足有半块砖头那么大的大哥大。

    在狗肉馆内食客羡艳的目光之中,中气十足的打了几个电话。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十多个汉子就陆续的来到了狗肉馆。

    李宪赶紧又加了两桌,一面请众人吃喝,一面将自己的“妙计”安排了下去。

    待众人愣愣的听完,徐茂和嘶了口气:“老弟,你这能行吗?”

    “把吗字儿去了!”

    李宪大手一挥,“必须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