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招魂所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奥斯卡出手
    意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京墨飞到半空中的时候,突然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又掉了下来。京墨脸上的表情十分奇怪,一会儿变得阴狠无比,一会儿又是挣扎的神色。

    姜豫欢最先反应过来:“那家伙还没占据我徒儿的身体,赶紧,别让他跑了!”

    京墨阴狠的瞪了姜豫欢一眼,起身欲跑。门口处有姜宇把守着,这个地方又只有一个出口。京墨顿时将目光移到了赵殷的身上。

    赵殷一怔,刚想逃跑,却被京墨瞬间给扣住脖子,动弹不得。

    京墨转身,不断的摇着脑袋,期间赵殷几尽挣扎,却被京墨暴力镇压。他眯眼一笑,意味不明的看了赵宇和姜豫欢一眼:“让开!”

    姜宇冷哼一声,并没有有打算让开的打算。他在赵殷和京墨之间,没有丝毫犹豫的就选择了京墨。姜豫欢暗自扯了扯姜宇的袖子,姜宇皱眉看着姜宇。

    “这是那小子喜欢的小姑娘,你别到时候又被他记恨!”

    姜豫欢一点没打算放低声音的说道。

    姜宇面色奇怪的看了赵殷一眼,最后叹了口气,还是让开了一条道。京墨拉着赵殷小心的靠着墙往外面走,姜宇中途几次想对京墨动手,要不是有姜豫欢拉着,赵殷早就成了被牺牲的人质了。

    京墨拉着姜宇走到了客厅门口,得逞一笑,一个手刀就劈晕了赵殷,把她丢在地上,然后飞身欲走。

    几乎是在一瞬间,姜宇和姜豫欢也追了出来。只是京墨像是脚底抹油了一样,跑得飞快。眼看着就要抓不住了,天上突然飞来了一个红皮高跟,吧唧一声直接把人给砸到了地上,京墨倒在地上颤抖几次,几次都没爬起来。

    红皮高跟摔在了京墨的边上,京墨的额头血流不止。一个女人缓步走来,捡起地上的高跟鞋套上,眼皮都不掀一下,风情万种的笑了笑,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了京墨的背上,那力度是肉眼可见的疼:“想在老娘面前跑掉?想得美!”

    姜宇和姜豫欢很快的赶了过来,把地上的京墨给制服了。那个女人,也就是王一工给姜豫欢抛了个媚眼,姜豫欢没来由的抖了抖。

    王一工柳眉倒立,狠狠的拍了姜豫欢一巴掌:“老祖宗,你倒是给我一点面子啊!”

    老祖宗·姜豫欢很给面子的笑了笑,然后抓着人转身离开。王一工啧啧了好几声,然后背景极其萧瑟的离开了。

    京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被困在椅子上面,双手双脚都被捆着,场面一度非常令人惊悚。他的眼前坐着两个人,一个姜宇,一个姜豫欢。两人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京墨一醒过来,姜宇首先严阵以待:“醒了?”

    京墨神情恍惚,什么都不真切,一会儿感觉自己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像是灵魂出窍一样,以第三视角在看着他们。他都没什么很大的感觉,面对着一切的审问,都是板着一张脸,紧绷紧绷的。

    姜宇和姜豫欢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棘手。姜宇皱眉:“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身上现在有两个灵魂,都在争取着这个身体的主权。现在都没有占据上风,分庭抗礼着。”姜豫欢慢慢解释着:“你知道吗?这个家伙本来就魂魄不,我只是没想到那部分丢失的魂魄竟然自行补充成了一个新的个体,现在来说,缺失的魂魄和完整的魂魄……这种分庭抗礼想必很难持续很长时间。”

    “现在怎么办?到时候醒过来,要不是原来那个……”

    “只能杀掉!”姜豫欢眼神一历,姜宇都有些不理解。

    “杀……杀掉?”

    “那就已近不是原来的京墨了。你知道他缺失的那部分是什么吗?是他两千年前的恶,纯恶的部分,形成完整的个体,那么醒过来的就会是一个大魔头。不杀了他你还打算把他慢慢培养起来是吗?”

    姜宇被姜豫欢的反问问的哑口无言,他看了看京墨一眼:“可……可是……”

    “你放心,现在我会尽力救他。”姜豫欢脸色缓了缓:“怎么说,我也算是他皇叔,他的师父、只是……可行性不是很大。”

    “如何做?”姜宇问。

    姜豫欢白了他一眼,靠在椅背上面,长长的出了口气,十分无奈的说:“要是泰山府君没有玩这作死的一出,我倒是可以求他帮帮忙,现在嘛……”

    姜豫欢顿了顿,看着京墨胸口上那个明显的伤口:“只能找个能噬魂的东西,把那混蛋给吸出来了。”

    “噬魂的东西?比如什么?”

    “你先不要着急!”姜豫欢摇了摇头,继续解释:“我还没说完呢,要真只是一个噬魂的东西,那还好办。虽说不多见,但是我还是很容易搞到的。主要是……这还要求,那噬魂的东西有点灵智,能分辨什么是不能吃掉的,什么是他可以吃掉的、也就是把那部分恶的吸出来,把我可爱徒儿的魂魄好好的留在那里面。”

    姜宇听的似懂非懂,只能问:“找不到吗?”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在我徒儿彻底被沦陷前找到那种东西。”说着,姜豫欢意有所指的看着姜宇:“你现在不是尸王了吗?难道就一点不知道?”

    姜宇无奈的摇头:“我一尸变不久被你们师徒两个给关了起来吗?一觉睡醒,就过去两千年了。”

    姜豫欢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不是没办法吗,权宜之计权宜之计!”

    说着,姜豫欢十分的理智的扯开了话题:“那真的没有很好的办法救救他了……”

    两人有些沉默,也不知道这种沉默是沉默了多久,一阵细微的撞门声响起,两人回头,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他们奇怪的起身,才发现门槛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过来了一只杂毛的……

    “土狗?”姜宇皱眉看着。

    姜豫欢见那小东西听到土狗两字以后,原本像是刚睡醒一样的神情陡然一厉,对着姜宇龇牙咧嘴,一点也没被姜宇的尸王气势给压倒。

    姜豫欢兴趣盎然,小心的把这个小东西给抱了起来,谁知道这个家伙脾气大得很,两三下甩脱姜豫欢的钳制,纵身跳下,两三下跳到京墨的身上。

    姜豫欢眯了眯眼睛,若是刚才没有看错的话,那小东西分生出了不少的尾巴。见那小东西在京墨的身上来回走动,像是巡视着自己领地的王一样,那嘚瑟模样欠揍的很。

    姜宇想要上前把那家伙给揪起来,却被姜豫欢给拉住了:“暂且看看。”

    姜宇不明白:“这是……”

    “踏破铁鞋。”姜豫欢只说了这四个字,姜宇只好摁耐住自己的性子,耐心的看着。就看见那被叫做“土狗”的东西尖尖的嘴巴到处拱着,细长的眼睛让姜豫欢猛然想起了一种动物,他惊讶的看了姜豫欢一眼:“狐狸……?”

    姜豫欢只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那狐狸其实就是京墨的奥斯卡!奥斯卡本来一回来到正一道就到头睡觉,这一睡就睡了好几天。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主人气息变淡了,这才舍得挪动尊躯过来看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他就知道自己这傻子主人出问题了,身上两股魂魄正打的如火如荼,其实这么说也不是很准确,因为被打的一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打了,正在一点点的被那黑色的一团蚕食,也指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蚕食殆尽。

    奥斯卡看清楚了情况,当即长啸而出,嘶哑的声音带着尖细的高音,让人没来由的长出了不少鸡皮疙瘩。奥斯卡长啸之后,很直接的就把自己尖尖的嘴巴塞进了京墨胸口上的那个伤口中。

    姜豫欢抱胸看着,只在心里暗道,果然是狐狸。还是一只不一样的狐狸。

    之间京墨脸色立马变了,姜豫欢很轻松的就辨别出了,这是那个入侵者,他挣扎着脸色,阴狠的看着把嘴巴塞进自己伤口里的奥斯卡,伸手就要把它给拍开。

    姜豫欢想要上前阻止,却赶不及。没想到那小东西却是非常敏捷的躲开了攻击。那入侵者一看没击中,第二次攻击立马来了。这次姜豫欢却准备十足,和姜宇两方控制住了京墨,让他动弹不得。

    这入侵者也是厉害,都被绳子捆住了,还能挣脱开来。那入侵者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恶毒的看着姜豫欢和姜宇:“两千年前你们和我做对,两千年后你们还在和我做对!师父,你也不帮我!?”

    “我可不是你的师父!”姜豫欢十分嘲讽的笑了笑:“你早就从我徒儿的身体里剥离开了,何必还要借着他的往昔荣光?你就是一个野鬼而已,有什么好叫嚣的!?”

    姜宇一言不发,却不着痕迹的朝那入侵者的魂魄攻击了过去。那家伙顿时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不过五分钟,京墨脸上的神色渐渐的平息了下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奥斯卡有些恋恋不舍的从那个伤口中拿出嘴巴来,然后长长的打了一个饱嗝……

    姜豫欢若有所思的看了那小狐狸一眼,自言自语的说了两字:“玉佩?”

    姜宇看了姜豫欢一眼,姜豫欢神情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看着昏迷的京墨,从怀里拿出了一张黄符。这黄符在他的手上被揉成了一团,一阵黄光闪过,那张黄符就变成了一颗黝黑色的药丸。

    姜宇看的有意思,很少见的多嘴了一句:“您这是变戏法呢?”

    姜豫欢漫不经心的点头:“是啊是啊,戏法嘛。看看就可以了。”

    那药丸被姜豫欢给塞进了京墨的嘴里,那么大的药丸,也不知道姜豫欢是怎么搞的,居然让昏迷着的京墨给吞了下去。

    也是吞下去没多久,京墨就幽然转醒了。

    他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发呆了好久。发现旁边站着人还是姜宇耐不住性子提醒了他一声,姜豫欢倒是想看看这家伙能发呆发多久。京墨先是看看姜宇,又看了姜豫欢一眼,看着自己被捆着,有些警惕:“你们想干嘛?”

    “想干嘛?”姜豫欢淫笑着挑了挑京墨的下巴,“小东西长得标志,给卖到小倌馆里面去!肯定能赚不少的银子。”

    京墨嘴角抽了抽,十分古怪的盯着姜豫欢看:“师父,你以前去过小倌馆?没想到啊……”

    这次轮到姜豫欢变色了,他张了张嘴,不只是羞的还是怒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最后一挥袖,留下一句:师父我要逛也是逛青楼,就扬长而去了。

    京墨暗自笑了两声,看到躺在自己腿上的奥斯卡,笑意十分的亲切:“不能把它消化掉哦!”

    那慈祥的模样和说出的残酷的话让奥斯卡几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救错人了。它用十分幽怨的控诉眼神看着京墨,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委屈声音。

    京墨的手已经挣脱了出来,安慰着摸了摸奥斯卡的脖子,解释道:“有些事情要问问它,问完了就让你吃了。”

    奥斯卡这才高兴的把肚皮给露了出来。

    姜宇看着程,实在是没忍住问道:“这是你的……小狐狸?”姜宇这是打着舌头结才把土狗两个字给拐过去。奥斯卡若有若无的瞥了他一眼,之中竟然还带着一丝风情万种。姜宇一度认为自己是疯了。

    京墨看了自己大哥一眼,问道:“是不是想到那只狐狸了?”

    姜宇不说话,京墨就知道他是默认了。京墨只能叹气,用能动的手安慰着拍了拍他:“放下吧,那只狐狸不值得。”

    “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而已。”姜宇无奈的摇头:“曾经,若是她能……手下留情,到如今也不会是这般无法调解。”

    “可她还是做了!大哥!”京墨十分严肃的看着姜宇:“想想大姐!”

    姜宇顿了顿,又沉默了。京墨也知道自己不能说什么,他也没有很多的立场。把自己身上的绳子给拆掉了,让姜宇自己留在这里静静。

    他想起来他是师父提过的事情……好像是泰山府君作死啥的,还有那王道长的事情还没处理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