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争锋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开战
    “主公,袁谭三人已经调集兵马进入邺城,随时都有可能内斗。”

    曹操大营之中程昱几人正与曹操商议如何攻取邺城,邺城算得上袁绍实力最集中的地方,乃是袁绍所辖四州的政治中心,谁占据邺城就意味着谁能够拥有绝对的优势。

    而若是曹操能够攻下邺城,也就意味着袁氏势力的倒台,吞并四州也只是时间问题。

    “哦,密切关注邺城内的情况,一旦发现袁谭三人有动手的迹象,立即禀报。另外让曹仁麾下的两万虎豹骑整装待命随时准备突袭邺城。”

    曹操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肉疼之色,他麾下虎豹骑的数量也就在五万左右,上一次一下子折损了两万,可以说是切肤之痛。

    随着曹操撤兵的消息传入邺城,越来越多的兵马被调入邺城,整个邺城一片的紧张气氛。

    最初的几天时间,袁谭三人还约束麾下士卒,但是随着曹操大军每天后撤十里的消息传来,袁谭三人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大公子,不好了,袁尚带人冲进了袁公府邸。”

    辛评急匆匆的冲进了袁谭府邸,来不及见礼就气喘吁吁的说道。

    “什么?袁尚想干什么?”袁谭惊呼一声,轰然站起身,面上一下子出现了急切之色。

    袁氏三兄弟,袁熙虽然有争夺储位的心思,但是比起袁谭两人确实多有不如,而袁谭与袁尚也从来没有将袁熙作为竞争对手,而整个邺城的人也知道这邺城的主人八成就在袁谭与袁尚之间。

    此时,袁尚陡然带人冲进袁绍府邸,定然不会是小事。

    “大公子,我看我们还是尽快赶去较为妥当,袁尚此次进入袁公府邸之中,逢纪、审配两人也紧随左右,定然有所动作。”辛评面色有些急切的说道,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一旦内袁尚取得储位,他们这些拥立袁谭的人,定然会遭到报复。

    “好,我们这就赶去,我倒要看看这袁尚到底要干什么?”袁谭说完就与辛评一同带领着人马赶往袁绍府邸。

    ……………………………………………………………………..

    袁绍府邸之中,袁尚正带领着逢纪,审配两人聚集于书房之中。

    “公子,这就是袁公所留下的遗照,只需要召来群臣辨认,这邺城就是公子的了。”逢纪拿下一卷绸缎一脸喜色的对着袁尚道。

    “好,即刻召集叶城群臣,就说让他们前来见新人冀州牧。”袁尚眼中精光闪过,一脸兴奋的道。

    他与袁谭争夺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储位么,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的取到手中。

    还没等到护卫前去传信,袁谭就带领着麾下兵马冲了进来。

    “袁尚,你私闯父亲府邸,该当何罪?”不等袁谭靠近,袁谭的喝骂之声就传了进来。

    袁尚面色一变,一下子将手中的绸缎攥在手中,与逢纪两人对视一眼踏步走了出去。

    “哼,我前来祭奠父亲,何罪之有,倒是你在父亲府邸之中如此横冲直撞,可有对父亲的恭敬之心?”袁尚毫不示弱,冷冷的看向袁尚道。

    若是所料不差,今日之后,这邺城就是他的了,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够退缩的。

    “父亲书房乃军机重地,你竟然带领这么多人私闯父亲书房,当真是罪该万死。”袁谭冷笑一声,站在袁尚对面眼中冷光闪动,虽然不知道袁尚进入这里到底所为何事,但是这袁尚如此兴师动众,定然所图不小。

    “罪该万死,我看罪该万死的认识你吧,你也知道这是父亲府邸,竟然还敢带兵闯进来,父亲在时,你可敢这么做。”袁尚心中冷笑连连,他与袁谭算得上是不死不休。,容不得丝毫的让步。

    就在两人争吵之时,越来越多的人冲进了府邸之中,整个府邸之中一下子乱了起来。

    “诸位,此乃父亲所留遗诏,命我担任冀州牧,诸位请看。”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出现,袁尚也不再隐藏,将手中的绸缎举过头顶高声喝道。

    “什么?命二公子为冀州牧,这怎么可能?”

    “遗诏?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袁公留有遗诏?”

    “不好,这袁尚手握遗诏,整个冀州都是他的我等都要听从他的命令,岂不是随时都要担心他的报复?”

    …………………………………………………

    听到袁尚所提的遗诏,在场的诸人皆是面色骤变,袁谭更是惊呼出声一脸的不可置信。

    此时的邺城,他是最有可能继承冀州牧的,没想到袁尚竟然还有这一手。袁谭的心有如一下子跌入溪谷,变得不知所措了起来。

    “大公子,这遗诏是否是真的尚且不清楚,而袁公若是真的留有遗诏,我等岂会不知?想来着遗诏定然是袁尚等人杜撰,不可信以为真。”

    见到袁谭心神失守,辛评叹了口气,知道此事对袁谭的打击甚大。

    “不错。”袁谭深吸了口气,冷眼看向袁尚:“父亲生前从未提过遗诏之事,在场诸人也不曾知道父亲留有遗诏,你手中的遗诏是否是真的还不知道。不过你等既然敢假冒父亲的名义杜撰出一个遗诏,实在是该死。”

    “大公子说的不错,这遗诏定然是假的,没想到二公子为了冀州牧之位,竟然敢假写遗诏,真是人心叵测呀。”

    “我说,袁公既然留下遗诏,怎么可能没有丝毫的消息,如今看来定然是二公子捣的鬼了。”

    袁谭此话一出,在场诸人一下子议论纷纷,看向袁谭的目光也复杂了起来。

    “放肆,父亲所留遗诏乃千真万确,岂是尔等能够妄加指责的。”

    见诸人议论纷纷,袁尚爆喝一声,冷冷的看着诸人,此时不管这遗诏是否是真的,他都要继承冀州牧之位。

    “看来二弟是想要来硬的了,既然如此那就看我们鹿死谁手了。”袁谭也不争辩,轻笑一声,显然没有将袁尚放在眼中。

    听到两人发话,场面一下子便紧张了起来,一旦两人开战,整个邺城都会被波及。

    而就在此时,袁谭与袁尚带领的人马也手握长刀,警惕的看向对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大战。

    而随着两人命令的下达,越来越多的兵马赶了过来,整个府邸之前一下子变变得水泄不通。

    袁熙府邸之中

    “你是说,袁谭与袁尚此时已经带兵冲入了父亲府邸?”邺城发生这么大的事,袁熙早就知道了,之所以没有动作就是因为不想太早现身,没想到场面一下子竟然有些失控。

    “不错,现在越来越多的兵马赶了过去,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

    “你立即去召集兵马,随我出城。”袁熙急忙道。

    “出城?公子出城干什么?”袁熙身前的将领一下子迷惑了起来。

    “自然是随我会幽州,这邺城就让给他们两个争吧。”袁熙摆摆手道,自己的实力比之袁谭与袁尚两人相差太远,即便是争夺也不可能争到手。

    “诺。”

    袁绍府邸之外的街道之上,一队队兵马冲了过来,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可能开战。

    “杀!大公子才有资格继承冀州牧。”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把弩箭一下子将对面的一名士卒斩杀。

    “杀!”

    “不好有人偷袭,给我杀了他们!”

    所有的人皆是一愣,随即毫不客气的冲了上去。

    (字数有点少,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