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剑之名(上)
    第一剑的交错便击毁了一片岁月,荡剑天尊伸手揽住那片破败的过去,弹指便打入岁月长河,世间开始因为这一剑的交错而震动,李辟尘知道四剑在前天尊在后,此时吞天大圣出面无异于找死,故而他提前三百天出现,又在最后一段时间之前降临玄古大地,为的就是扫清障碍。

    击破第四剑之前天尊不会动手,第四剑被击破之后,第五剑成为自己的仙剑,此时第五剑便要履行第四剑之职责,天冥一崩,届时天尊必然动手。

    徐甲的态度不明,诸神人虎视眈眈,更有古老仙人蠢蠢欲动,不仅仅要保护剑的安危,还有吞天的安危,同时还有帝女与蝴蝶的安危。

    杀人也要有一个条理,需要上下仔细的捋一捋,否则某些条件不能达成,那么万千准备都会功亏一篑,到了这个时间,可没有说重头再入岁月重新读档的办法,凡是在这里参与这场变故的人,最次也是大圣境!

    世间之上下,古往今来,几乎可以堪称是最强大的一批人!

    他们可坐看世间变幻,他们可坐看末劫危难,纵然罗天崩溃,他们依旧长存于此,混沌难以磨灭,虚天难以伤身,即使投入残阳火境,他们依旧不损半根毫毛。

    玄古大地再度崩毁,这片自第二古时代残存下来的坚土抵挡不住这般摧残,平地拔起山岳,山岳又凹陷下去,凹土复有弹起,明明是坚固无比的古老残地,却被剑浪震颤的犹如海中波涛,只能随波逐流,起伏不停,难以自主!

    李辟尘没有把握以天烛击破天厌,二剑实力相等,但自己的实力与那骸骨古帝却对比不明,如此情况下,想要速胜简直是天方夜谭,故而此时,便需要外力来帮衬。

    东皇钟从天而落,太上天帝的威严轰鸣入世,砸碎玄古大地,镇压那位骸骨古帝!

    古帝残骸中的某种力量被渐渐镇压,属于大尧的法力正在崩溃,他已经死去很久,而东皇钟新承天帝之位,虽然是兵器,但同样俱有天帝的无上威严!

    天威浩瀚,不可揣度,镇压世间,不可抵之。

    大尧法力降低,骸骨古帝立刻显化出颓势,此时第二剑交错,岁月再毁,如此反复,第三剑,第四剑直至第一百剑,他们身边已经打到岁月神火不敢近前,而骸骨古帝最为吃亏,他的出现其中正有岁月之火的缘故,此时大尧法力一跌,火焰不可维持,他便立刻有形销骨砾之危!

    百招过后,两剑爆发,天烛之名自行抹去,天厌之名同样抹去!

    剑在“进化”!

    “阴与阳的名字不断的改变,但本质依旧相同,区别只在于对于新世收拢的权柄与力量!”

    有古老仙人在昏暗的远方开口,见证着这一剑,那璀璨的光辉与剑劈让他几乎心胆俱丧。

    “烛照!”

    “幽荧!”

    两把剑拥有了新的名字,依旧是太阳与太阴,依旧是至阳与至阴,依旧是原初的两面,但比起方才来,那剑的名字改变,剑躯与剑道,同样有了巨大的提升!

    一轮漆黑无比的太阳降临,同样,一轮中空的阴圆同时降世,那骸骨古帝重整旗鼓,手中的第四剑发挥出最刺耳也最可怕的咆哮怒吼,向着它的死敌劈去。

    过去重重皆不可见,当世种种,尽以剑光道之!

    “世间最原初的光明与昏暗,炽烈的暗孕育着光,璀璨的光藏匿着暗,真是可笑又诡谲!”

    “那名字依旧在变幻,还没有停止!”

    “天尊如何看?”

    诸神人,大圣们都在关注,其中有人询问荡剑天尊,后者沉默不言,依照他此时的推断,这两柄的剑名字,将会互相交错三至五次,直至第六次互相吞噬,谁为胜者,便会出现那已经被扭转过的真正剑名。

    到那个时候,也是他出手镇压李辟尘的时刻。

    诸世方定,守城人完成使命,虽然出了些岔子与问题,但好在,此于天尊面前,皆不足以道矣。

    天尊不回应,诸圣便也不言,正是此时,那两剑名讳第三次改变,此次斗争已经让天冥摇晃,四周的过去未来开始错乱,旧世之中,诸天道惶惶不敢抬头,却见得眼前一片流光,只有那两名剑主拼杀的情景!

    原本不该是这样的!

    “节外生枝,为何如此!”

    不知何处传来痛呵声,似是在斥责李辟尘,但很快就隐没下去,那道声音也没有传入玄古大地,而是遗落在人间的角落。

    剑的交击让任何敢于质疑的人都闭上嘴巴,世间很多事情都盘根错节,都说要拥有绝对的力量便可不用受制于人,但事实上,绝对的力量也只是相对的不受制于人罢了,当然了,面对某些宵小鼠辈的质疑,自然可以一剑斩之!

    烛照之名丢失,重新出现的是“神钲”!

    幽荧之名丢失,重新出现的是“玄阙”!

    “第三次变化了!”

    黑暗中的诸强者目不转睛,此时岁月的紊乱已经不足为道,因为那两剑居然在劈杀光阴!

    未来之事无定,到了第三次变化,两方名讳正在互相塑造自己的未来,又互相劈杀对方的未来,从过去杀到当世,从当世斩到未来,三次变化对应着世间万象,诸大圣以为,这已经超出了原本第四剑的力量,毕竟再强大,过去未来现在,处于神祖仙祖不在的情况下,能够做到劈杀过去当世与未来,已经是骇人听闻的强大。

    斩杀一人的过去未来不足以道,但如果斩杀整个世间,影响到八方世界,重重罗天的未来走向,那每一剑都带动着世间的变化,谁胜谁负,都会影响未来的走向。

    原本的既定事实,硬生生被改造成了两把剑拼杀的赌注,李辟尘最后三百日瞒天过海,造成今日这种景象,确实是让不少人心中生惧,甚至有些人比荡剑天尊还要极端,觉得如果李辟尘活下来必然是大患,已经在着手思量,如果天尊出手镇压第四剑之后,自己该如何对付他?

    那柄剑必然不能留下,比巨阙更加恐怖,原本的沾染因果,仅仅是丢失未来已经不足以让诸圣惧怕,此时此刻居然要影响既定的事实,须知道抹除一位大圣,所需要的力量与功果,那几乎是不可以计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