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美女公寓 > 139 假设
    coh: 10318

    139假设

    “我胡说八道?”萧泽顿时笑了,“洪副市长就在对面看着咱们呢,大家离的这么近,明明白白,你还能说我胡说八道,这到底谁在睁着眼睛说瞎话?”萧泽说着,还眼睛逾挪的看了看那块整面墙大的玻璃。

    被萧泽这么一说,那负责审问的警察,以及那最后一名负责笔供的协警都忍不住一回头,不过在他们眼里,那面巨大玻璃根本看不到后面的任何东西。

    “小子,你劝你不要胡说八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

    “洪大市长看我的脸色好像很不友好啊,啧啧,也难怪,谁要揍了我儿子,我也肯定不爽。不过副市长就是副市长,穿的衣服挺不错,浅灰色的西装配蓝色的领带,很合适啊。”萧泽忽地笑了。

    “洪市长,好久不见啊,上次在医院都没好好跟你打个招呼。”萧泽又对着玻璃对面的洪江笑着摆摆手打招呼,好像朋友一样。

    这一下反倒是让对面的洪江一愣。洪江也知道那玻璃的特殊性,但他毕竟没在这里习惯过。自己离这么近看萧泽,自然当萧泽直勾勾的看着他的时候,也有些心虚,感觉萧泽也能看到他。就好像在漆黑的暗处中看明处的人一样,实际上明处的人看不到黑暗的地方,但当两人距离很近,明处的人直勾勾的看着那里,甚至还开口对你说话,你肯定心虚。这是人的心理作用,都一样。

    “他……他在跟我说话吗?他真的能看到我们?”洪江惊讶的道。

    虽然两边完全隔音,萧泽在审讯室根本听不到这边的说话。但是洪江却能通过测听器,清楚的听到萧泽说话。

    周围的办案人员也完全愣住了,这样的嫌疑人他们这么多年了,可是头一回遇到。

    另一边,听到萧泽这么一说,那负责审问的警察也终于彻底的坐不住了,他是看不到对面的洪江,可是之前他早就见过洪江了,当然知道,洪江就是穿的浅灰色西装,配一条蓝色的领带。这么说来,这小萧泽是真的能看到洪副市长?

    想到这里,那负责审问的警察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面墙,还是一点点都看不到里面的东西,“难道这小子是事前就看到洪副市长进来了?嘶……也不对啊,事前他一直被关在这里,没理由能看到!”

    那警察又想到了另一个可能,但是怎么想也觉得,还是不太可能。但是不管怎么样,既然这个萧泽已经知道洪副市长就在这里,而且一直关注着整个审讯过程,那就一定也猜到,这次的审讯已经受到了洪副市长的干涉,既然这样,恐怕审讯只能暂告一个段落,必须先和洪副市长商量下一步怎么办才行。

    “审问暂时停止一下,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清楚,有些罪想抵赖是赖不掉的,倒过头来只会让你受到更大的处罚,希望你能想通了,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

    “那我就不送了。”萧泽笑了。

    “你……”那负责审问的警察气的用手点了点萧泽,最后还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带着负责录笔供的警察,直接出了审问室。

    ……

    “洪市长,”进入到审问室对面的观察室,一看到里面的洪江,那负责审问的警察就有些脸色不好看的喊了一声。

    洪江这时候也被萧泽弄的心里上下没底,不管萧泽是不是真的能看见他,做贼心虚的先是和那负责审问的警察一起离开观察室,到了一间队长办公室,这时候才脸色不快的开口道:“赵队,这小子都来到警察局了,为什么不先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厉害,到现在反倒让他欺负到你们警察局头上了。”

    那负责审问的警察,也是泉城市警察局历下区分局的大队长赵仁强也很郁闷,“洪市长,这没办法啊,要是在以前,凡是进来的人,不管犯什么事,有没有犯事,我们那是二话不说,先霹雳巴拉的打的他们亲妈都不认识。要是您特意关照的话,那高低也要先把他打个半死再说。可是现在不行了,最近曝光的太多,上头查的紧,再这么乱打嫌疑人,我们逃不掉责任。”

    “打不了半死,那就找几个老手,全打内伤,没有外伤、看不出来也行啊。”洪江还是不乐意,难不成都把这下子弄到警察局了,先私下泄愤都不行?

    赵仁强面带为难的道:“这要是进来的一个穷老百姓,要打也简单,反正这些没钱没势的人,也不懂多少法律,而且都胆小,有点委屈就忍了,不敢跟我们斗。可是现在的大学生,都懂法律。这小子不仅知道不能暴力执法,严刑逼供,还知道审问室、观察室这种地方,不能出现您这种与案件相关的人员。而且刚才林清风已经给局里打电话了,让我们多照顾一下这个小子,他会最迟在今天晚上就请合适的律师过来。”

    “哦,林清风让你们局子关照一下这小子,你们就关照了,是吗?”洪江冷笑。

    “不不不!我们当然不会便宜了那小子,问题是,林清风派的律师马上就到了,这律师一来,不管是打皮外伤,还是看不出来的内伤,都不行啊。”赵仁强赶紧摆手,林清风身为泉城首富,自然黑道白道都有不浅的关系,都能吃得开。这警察局也有林清风的“朋友”,但是跟洪江这个副市长相比,警察局的人当然宁愿得罪林清风,也不敢得罪洪江啊,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哼!”洪江一甩袖,气的脸色铁青。

    “洪市长,您放心,只要他在我们在这里,不怕没机会修理他,不比急于一时。”看到上头不高兴,赵仁强赶紧圆场。

    “说说下步你打算怎么办吧。”洪江不快的道。

    赵仁强深吸一口气,整理一下想法,这才道:“这个案子,如果按照那小子所说的话,那问题就大了。按照我国的法律,在阻止对方杀人、强奸等严重犯罪事件的过程中,就算是将对方杀死,都属于正当防卫,一点罪没有,更别说将对方打伤了。如果君豪兄弟他真的是在意图强奸的时候,被这小子大伤了,那根本就判不了罪。”

    “怎么可能,我儿子跟一个穷小子争女人,还争不过吗?我说过了,是他追不上那个女人,心生怨恨,这才出的毒手。”洪江有些急了,那声音隔着好几间房子都能听到。

    “是,我知道。”赵仁强赶紧点头,示意洪江小点声,又道:“既然这样那就简单了,这件事主要也就牵扯到四个人,只要君豪兄弟、夜总会的那个‘小姐’和君豪兄弟喜欢的那个女学生都出来指证萧泽故意伤人,那萧泽就算再狡辩都没用了,现在主要就看那个叫杜慧的女学生了,洪市长能否请她出来作证?”

    “请她出来作证!”洪江一听,脸顿时黑了,她能不来指证自己儿子都不错了,还请她出来作证!?

    “如果没有她出来作证,我们的胜算能有多少?”洪江沉声道。

    “这……恐怕就不好说了。萧泽和君豪兄弟是直接的嫌疑人和受害人,那个杜慧就是最重要的证人,她如果不出来作证,能不能把萧泽弄进去,还真不好说。”

    洪江一听,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的道:“那……如果杜慧站出来,跟萧泽一个鼻子出气,又回怎么样?”

    洪江知道这话不适合跟外人说,只要一说,那基本上就等于承认是自己这边的问题了。但是洪江不能不问,因为一旦事情失去控制,极有可能,被判有罪的是他的儿子,而不是萧泽。

    致人一级伤残,也就是判几年牢,可他的儿子可是涉嫌绑架、强奸未遂、强迫吸毒等重罪,尤其是那些毒品,洪江很清楚可能会引出更大的麻烦。事关重大,洪江不能不问。

    赵仁强并没有直接回答洪江,而是小心的看了一眼这位高高在上的副市长,这才好像很认真的道:“洪市长,我是完全站在您这一边,全力帮助您的,如果您相信我的话,不如把您真正知道的,都告诉我,这样我也好帮您。”

    “我做一个假设,假设那小子说的都是真的,你会怎么办?”洪江并没有直接回答。

    “那这个萧泽所说的毒品、匕首什么的,将是非常可怕的证据。”赵仁强脸色难看的道,说实话,刚开始他还真不相信萧泽的话,因为不管是对付三名持枪的黑社会精英。还是直接注射满满一针毒品,一分钟就恢复过来,都是不可能事情。可是现在看来,说不定都是真的。

    “现在那些东西根本不在现场,而是被萧泽藏着呢,那就是他自己涉嫌藏毒、或者吸食毒品。”洪江不服气的道。

    “可如果上面有君豪兄弟等人的指纹,那就说不清了。”赵仁强显然想的更多,“除非找到那些毒品之后,将上面所有属于君豪兄弟等人的指纹先擦掉,只剩下萧泽一个人的,那样,萧泽就算有一百张嘴,也没用了。”

    “你们警局检验科那边有没有问题?”洪江立刻问道。

    “这我没那个能耐,这事必须由局长出面,让检验科的人先抹除不该出现的指纹,再拿出来说是原封未动的证据,让萧泽再喊冤也没用。”赵仁强赶紧把自己推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