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动漫角色来我家 > 131.你是在帮他还是害他
    正常情况下,若是被父母问及恋情,子女通常会不自觉想要避开这个话题,亦或用沉默代替回答,但白溪不一样。

    她变成今天这样的性格,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归咎于白父。

    关于儿时的记忆,时至今日已经有些模糊,只有一句话不论是洗脸刷牙,读书看报还是晚上睡觉,都像是魔咒一样从四面八方钻进白溪的耳朵里。

    “白溪,你是白家的独苗,一定要给爸爸争气!”

    白溪本身并不是一个记性很好的人,能让她忘记了儿时的欢乐,却唯独只记得这一句话的原因,正是因为白父也好,其他的亲戚朋友也好,都对她给予很大厚望,不停的,不停的,换汤不换药的,从不同人口中说出同样的一句话。

    就因为她出自书香门第,因为她是白家的独苗,所以年纪轻轻便要背负上沉重的压力。若是此举能让长辈开心倒也还好,可长辈们总是喜欢拿她和其他孩子作比较,当她考了班级第一时,长辈会对她说“你爸爸的朋友胡某某的儿子考了年级组第一,各科都是满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千万不要因此骄傲自满!”

    当她拿了竞赛一等奖时,长辈会对她说“你爸爸的朋友王某和孙某某家的孩子也拿了一等奖,你一定不能松懈,以免被他们超过!”

    年少的她把期末考试结束老师发给她的奖状递到爸爸面前时,多么希望爸爸可以慈祥的摸着她的头,对她说一句“真棒”。可每一次,白父都是那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永远都是“戒骄戒躁,继续保持”这八个字,似乎白溪有这样的成绩理所应当,身为自己的女儿,优秀是天经地义。

    且在外人面前,白溪也没有享受到优等生应有的待遇。

    别人考了一个好成绩,班级同学会羡慕,称赞他用功,头脑聪明,而白溪考了好成绩,人们说的最多的却是“不愧是白校长的女儿”。

    一句不愧是谁谁谁的女儿,让白溪感觉仿佛自己能有这样的成绩功劳最大的不是自己,反而是自己的爸爸,因为自己的爸爸是校长,所以自己才有这样的成绩。

    于是白溪变了。

    她变得叛逆,考试时就算题目都会也故意答错,就是要考年组倒数第一,就是要和不良青年混在一起,就是要让爸爸和长辈一次又一次失望,因为这样就可以摆脱“白校长的女儿”的标签,让人们看到她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白溪”,而不是“谁谁谁”的女儿。

    当她第一次考了年组倒数第一时,白父狠狠扇了她一巴掌,那一巴掌打的她脸上火辣辣的疼,脸整整肿了一周。但她没有流泪,而是把这一巴掌当做了宣战的“第一声枪响”,自此往后,她和爸爸的矛盾愈演愈烈,而白父也越来越力不从心,诸如白溪上哪所大学,以后从事什么职业这类人生大事还能凭借手段和人脉运作一番,但却实在无法干涉白溪翘课打架泡吧喝酒。

    正如眼下,白溪很清楚爸爸无法阻止自己谈恋爱,尽管自己和夜神月并非男女朋友,但为了气爸爸,还是理直气壮的撒谎道:“对啊,我在和叶神月谈恋爱啊,怎么了?没有谁规定大学不能谈恋爱吧?还是说因为我是你的女儿,校园恋爱会有损你副校长的脸面?”

    “够了!”白父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对自己这副态度,沉默片刻后声音低沉道:“当你进学校的第一天,我的脸面已经被你丢干净了,我担心的不是我自己,是叶神月!白溪,你调皮捣蛋我管不了你,但你不能影响叶神月,他是大一的新生代表,寒窗苦读了十八年,好不容易才上了大学,慢慢能够减轻家里的负担了。别和我说你不会影响他,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我教过你!”

    白溪一时间有些语塞,但不想被白父说的哑口无言,梗着脖子道:“我们根本就不是情侣关系,只是关系比较好而已,你总不能干涉别人交朋友的权利吧?再说了交朋友是两个人的事,就算我同意,叶神月同不同意?你怎么不去问他的意见?”

    “我问过了,他不同意。”白父立即回答。

    白溪还要说话,白父却道:“所以我才找你,想让你主动断绝和他的关系,不管是朋友还是情侣。交朋友是两个人的事,但是还要不要继续当朋友一个人就可以决定,夜神月家庭条件不好,只有拿到奖学金助学金才能交得起学费,如果他不被外界影响顺利毕业的话,以他的成绩完可以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为母校争光。我不要求你立刻给我答复,但是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想一想你和他交朋友到底是在帮他还是害他,等你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白溪失魂落魄的离开办公室,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漫步目的的在校园走着,满脑子想的都是爸爸刚才说的那番话。

    “你和他交朋友到底是在帮他还是害他?”

    “我是在帮他还是害他......”白溪喃喃自语,还是口袋里手机铃声的响起将她拉回现实,拿出来一看,发现是夜神月打来的。

    “白溪,晚上有空吗?一起去校外吃饭吧!”

    “我......”白溪开口想要同意,但却忍住了冲动:“不好意思,我今晚有事,改天吧!”

    说完,不等夜神月回应直接挂断电话,含泪跑回寝室。

    接下来的数天时间,她收到了无数次夜神月的来电,每次都邀请她一起吃饭,但每一次都被她咬牙拒绝。

    她不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面对夜神月,她可以用层出不穷的手段反抗白父,反抗命运,但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毁掉别人的前途。

    尽管不想承认,但白父说的没错,夜神月前途无量,如果没有自己的话,他毕业后一定会成为优秀的人,做着最理想的工作。

    “肚子饿了。”白溪又一次挂断夜神月的电话,独自一个人走出寝室。

    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夜神月就拿着手机站在门口。她想要跑,夜神月却一个箭步将她拉住:“白溪,这几天你为什么要躲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