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百一十章 劳碌命啊!
    林笑棠对沈胖子说的这件事情暗暗留了意,还有什么生意居然连青帮都打听不到一点蛛丝马迹的,确实有些可疑,于是,他找來了火眼让他配合沈胖子从各个渠道查一下这批货的來历,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上海方面也有消息传來,青岛站在大头和邓毅夫的支持下已经恢复了运作,林笑棠和寓公派去的人员成为新青岛站的中坚力量,说起來邓毅夫倒是个很识实务的人,再加上大头与他的关系确实身后,所以他很快的选择了倒向林笑棠这一方面,通过大头的推荐和寓公的考察,林笑棠对邓毅夫的表现和为人很是满意,并打算运作他成为新一任青岛站的站长。

    而北平的情况依旧沒有好转,日本人和北平伪政府对外來人员的控制相当严格,即便是从南京和上海來的人员,他们也不放松任何检查和监视,所以,寓公和林笑棠派去北平的手下,目前的工作室举步维艰,始终沒有找到一个突破口,暂时陷入了僵局,而林笑棠身边合适的人员目前都有工作在身,抽调不出合适的人选,所以,这次杭州之行结束后,林笑棠不得不赶赴北平。

    林笑棠回到上海的第三天,火眼匆匆由苏州赶了回來,他带來的消息让林笑棠吃惊不小。

    黑白两道的关系和渠道都尝试了,除了知道有一批货要运往上海,其他一概风雨不透,尤其火眼还动用了林笑棠交待的寓公在苏州的关系,可还是沒有一点收获,这批货是谁的,在哪里存放,以什么方式运往上海,一无所知。

    ……

    上海特高课,矢泽慎一一身戎装,焦躁的在办公室里走來走去,林笑棠已经回到上海,而平助和他的手下却沒有一点消息传來,很显然他们的行动已经失败了,矢泽慎一现在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有些草率了,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出动家族名下的忍者执行暗杀计划,虽然有线索显示林笑棠可能与抗日武装分子有联系,还是林笑君的亲弟弟。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金百合计划进行的如火如荼,南京的大批财宝已经装船运往日本本土,鉴于前期的良好态势,天皇对特别宪兵队的工作甚为满意,亲自下旨勉励,并命令将金百合计划延伸至广大的占领区内,苏州、杭州等富庶的江浙城市就成了不二之选,尤其是苏州,由于当地人员的工作得利,已经收集到一批数目客观的黄金,正准备择期运往上海,在这个时候,得力手下平助偏偏失手,下落不明,这让矢泽不禁对即将到來的押运任务多了几份担心。

    要知道,金百合计划是隐瞒着陆军部和驻屯军序列的,一直以后都是由特别宪兵队联合情报部门來秘密的做这件事情的,所以,大张旗鼓的派遣军队护送是不可能的。

    原因是天皇已经对陆军部和中国派遣军失去了原有信任,陆军部操纵着整个对华战争的进程,尤其是占领东三省之后,关东军已经逐渐做大,自成体系,不仅对皇室的命令阴奉阳违,就连对陆军部也是不屑一顾,基于以上的原因,特别宪兵队只能秘密的來进行金百合计划,所以矢泽对于苏州黄金的押运也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矢泽左思右想,决定还是亲自带人走一趟,至少在关键时刻,自己这个特高课负责人的身份在面对杭州、苏州日伪官员时,还是可以说的上话的。

    主意已定,矢泽的心头这才轻松了一点,眼睛忽然看到书桌上自己写的林笑棠和林笑君的名字,伸手拿了起來,看了好一会儿,才将纸张扔进火盆中,冷笑着看着火光一闪即逝。

    这时,特高课机要室的军官求见,“报告大佐阁下,前日我们接到的关于参加帝国情报机构特别培训班的通知还沒有回复,我们需要参加吗,如果参加,具体的人员还请大佐阁下指定。”

    矢泽忽然想起这件还沒批示的公务,说实话对于这样的培训班他着实沒有兴趣,但人还是一定要派的,毕竟这是帝国情报机构特高课和梅机关总部联合举办的培训班,不参加是不合适的,那需要派谁去参加呢。

    矢泽的眼睛忽然一亮,一挥手,“你下去吧,下午我会把人员名单交给你。”

    军官退出后,矢泽拿起电话听筒,“美芽,有件事情要拜托你,虽然你正在执行潜伏任务,但这次的事情是绝密状态,不会影响到你的任务,对、对,地点是在北平……,“

    放下电话,矢泽长出了一口气,嘴角轻轻抿起來,段羽然代替自己去参加训练班,至少要有两个月的时间不在上海,那自己就有充分的时间处理完苏州的事情,继而专心调查林笑棠的底细,如果让自己找到证据的话,那在段羽然回來之前,自己就可以让林笑棠这个人彻底在上海消失了。

    “呵呵”,想到这儿,矢泽不由笑出了声。

    忽然,他又想起一件事,赶忙又拿起电话,拨通了苏州的号码,“送货的消息散布出去了吗,怕什么,这个世界沒有绝对保密的事情,既然消息难免扩散,倒不如直接搞大一些,我就是要让运送货物的事情传遍支那人的所谓江湖,他们一定就像闻见了血腥味的鲨鱼,会一窝蜂的涌上來,到时,就让他们展开厮杀,等到他们筋疲力尽得时候我们再安全的将货物送到上海,还可以顺手铲除一些和敢于和我们作对的势力,记住,暂时什么都不要做,一切等我到达之后再做安排。”

    ……

    林笑棠此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苏州方面忽然出现一个这样的情况究竟预示着什么,一批价值不菲的神秘货物牵动了各个方面的势力,黑白两道都在蠢蠢欲动,就连七十六号的吴四宝都有意插上一脚,据火眼打听得來的情报,吴四宝和张啸林的人已经到达苏州,正在四处打探消息。

    尚振声的建议是按兵不动,毕竟这批货物來历不明,现在被炒得喧嚣云上,不是什么好兆头,倒有点故意而为之的意思,像是背后的人在有意将水搅混好坐收渔利。

    现在,林笑棠这方面也不是缺钱,当然对这样的生意的兴趣也不是特别大,只是这次的事情着实透着点诡异,倒让林笑棠和尚振声不得不对这件事情留了心。

    “沈胖子呢。”林笑棠忽然想起沒看到他的身影,问了一句。

    火眼脸一黑,“别提了,他无论如何不肯回來。”

    “什么。”林笑棠噌的站了起來,“他疯了,现在情况未明,就这么贸贸然的钻进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真他妈要钱不要命。”

    “快、快、快把他给我叫回來。”林笑棠冲着火眼大喊。

    “七哥,你饶了我吧。”火眼一脸苦相,“你又不是不知道胖子哥那脾气,除了你和祥少爷,那个能劝得动他,总不能劳动他师傅万老板跑去苏州找他吧。”

    林笑棠一拍脑袋,“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啊。”

    “行了,立刻订几张去苏州的车票,越快越好,完了不知道这家伙就能惹出什么天大的麻烦,你和郭追,喊上柳乘风,老强就让他留在上海帮着素章兄,就咱们几个人去苏州把那家伙抓回來。”林笑棠安排道。

    “那,那詹森呢,那家伙伸手不错,要不也带着他。”火眼试着问。

    “给他带个话,这段时间老老实实的照顾他老婆和面包店,我沒什么事情需要他做的,如果有,我不会和他客气。”林笑棠想了想,“他和咱们有些兄弟交过手,有过过节,就像老柳,恨不得杀了他,所以,现在詹森还不适合留在我的身边,就让他过段舒心日子再说吧。”

    ……

    林笑棠带着火眼等人出了柯华,董嘉怡撅着嘴将他送到大门口,众人识趣的先上了车,董嘉怡拉着林笑棠的胳膊,一脸不爽的嘟囔着,“死胖子,见钱眼开,又要害得你再跑一趟苏州。”

    林笑棠笑着晃晃她的手,“行了,很快的,我们到那儿把这家伙给逮回來,回头任你发落,你想砸山度士还是揍他,随你的便,我第一个上去动手,好吗。”

    董嘉怡的脸色这才由阴转晴,伸出一根指头,“你说的,可不许再拦着我。”

    一旁的猜霸脸现喜色、跃跃欲试,扳着手指关节“啪啪”作响。

    “先别去车站。”林笑棠上车后吩咐道。

    “七哥,去哪儿。”火眼问。

    “去瞧瞧那个万全。”

    ……

    郭追掀开车窗的窗帘,指指对面的一个西装成衣铺,“老板,这就是我们找到的万全的据点。”

    “您送回來的那个地址,第二天就人去楼空了,这家伙鬼的很,沒等到小杨的消息,立刻就转移,五天时间内换了三个地址和身份,这是他昨天才盘下的铺子。”郭追解释道。

    林笑棠透过缝隙看去,一个中等个子的胖子正笑容可掬的办顾客挑衣服款式,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家伙受过专业训练,告诉咱们的人,只远远的盯着就好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后天,南京站会派來一个跟踪小组,都是盯梢的高手,到时候,就由他们來照顾着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