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仇家上门
    第二百一十四章仇家上门

    沈最目前正是春风得意,由于在军统稽查处成绩斐然,刚被戴笠提拔为总务处处长,以三十岁不到的年纪成为军统大员,这也是军统自创建以來极为少见的,可见戴笠对沈最的欣赏和信任,但沈最也并沒有因此而得意忘形,反而是更加的谦恭和勤勉,同时私下里与军统各实力派也都相处的其乐融融,这更是得到了军统上下的一致认可。

    可林笑棠心里清楚,沈最处于军统内部浙江派、广东派等派系的夹缝之中,沒有两把刷子是很难生存下來的,加之此人自视甚高、野心勃勃,所以游走于各派系之间,极为难得的掌握了其中的平衡和分寸,也为他自己培植势力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与林笑棠之间的交情,也不外是如此,互相利用而已。

    但表面上,林笑棠还是对沈最的提醒表现的感激不尽。

    军统的办公地点在望龙门湖南会馆,这里包括了军统大部分的外勤部门,还有文书科、档案股和密函股等部门,但军统的机要部门却都在罗家湾十九号戴笠的花园公馆内办公。

    军统为林笑棠等人安排的下榻地点就在罗家湾附近,鉴于林笑棠这个中将级别的敌后总务督办的官职,军统方面也特意将地点安排的很隐秘,但设施条件却都是最好的,其中居然还装着最新式的空调,先期到达的常欢、刘保家和尚芝等人也都安排在这里,贴上了显著的林系人马的标签,周围密布岗哨,虽然沒有穿着军装的士兵把手,但警卫力量却是严密的很。

    先期潜入重庆的詹森、火眼、强一虎等人已经与重庆站取得了联系,现在重庆站的负责人就是之前在军统总部安装空调的那个中年人,对外的名义是空调厂驻重庆的办事处兼售后服务处的总负责人,专门为购买柯华空调的客户提供维修和保养服务,但实际上却已经将触角伸到了重庆的各个角落,这个负责人叫童川祥,是寓公同盟会的一名骨干,自己本身也是四川人,所以在这里混得如鱼得水。

    外围的警戒力量就由重庆站和火眼等人分担,之前,童川祥已经派人渗透进罗家湾,甚至已经有人混进了林笑棠的公馆,这也让林笑棠得以与外界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尚芝是昨天到达的重庆,她作为南京站的代表是和常欢等人一起來的,在她的安排下,林笑棠的住处和一切用度都已经打扫收拾完毕,甚至是书桌上,都已经摆上了林笑棠经常要看的书,这让林笑棠很是满意。

    大头伸个懒腰,带着酸酸味道说道:“老七就是有福气啊,这人还沒來,房间用品都给收拾好了,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尚芝白了他一眼,沒接话。

    林笑棠品着茶,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话,大头再也不吭声了,“何又菁回南洋之前和每个人都打了招呼,禁止任何女人接近你,也不准你接近任何女人,否则从南洋到上海的走私路线上至少会消失掉一半的货。”

    林笑棠一摊双手,冲着郭追等人看看,郭追等人深有感触的点点头,看向大头的目光平空多了一些同情。

    大头顿时一脸黑线。

    忽然,门外传來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负责警戒的手下和什么人起了冲突。

    林笑棠一愣,随即便听到一个声音,“林笑棠,你小子他妈的是缩头乌龟吗。”

    大头腾地一下从椅子上跳起來,“操,哪个不开眼的來这儿找不自在。”

    大头和郭追、焦达飞快的跑了出去,林笑棠想了想,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院子里,十几个人已经冲了进來,都是一水的西装革履,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头发油光水量,整齐的偏分,手里拿着一把勃朗宁,耀武扬威的冲林笑棠的手下喊着,“一群狗腿子,乡巴佬,滚开,这里是重庆,叫林笑棠出來见我。”

    大头看清楚了來人是谁,顿时发出一阵冷笑,“我当是谁呢,原來是裴大少爷,怎么,训练班里的伤好了。”

    裴刚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蔡勇,你少跟我來这套,你的账呆会咱们再算,我问你,林笑棠呢,他在哪里。”

    林笑棠慢条斯理的从台阶上走下來,“急着找我干嘛,身上的皮肉又痒了不是。”

    裴刚的眼睛立刻瞪得溜圆,几步跑到林笑棠身边,郭追等人想要拦阻,却被林笑棠一扬手阻止。

    裴刚用手枪顶着林笑棠的脑门,“王八蛋,來到重庆,你以为还会有人來保你吗,今天就让你以命抵命,以慰我叔的在天之灵。”

    大头和郭追等人拔枪和裴刚的手下持枪对立,门口军统安排的警卫见势不妙,撒腿跑出去报信。

    林笑棠冷冷的看着裴刚,他很了解这个人,裴刚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色厉内荏的草包,他这次贸然登门,要么是受人挑拨、要么就是裴中岩借他的手來探探自己的底,毕竟这里是重庆,林笑棠在这里并沒有什么根基可言,裴中岩老辣阴狠,但绝不是一个莽夫,只要确定了林笑棠在重庆是孤立无援的状态,他是一定会下杀手解决林笑棠这个杀弟仇人的。

    林笑棠双手扶住枪身,将枪口紧紧的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对裴刚说道:“手稳些,别发抖,“

    裴刚的脸色一变。

    林笑棠继续说道:“你杀过人吗,从这儿打一枪,脑后会出现一个比这大十倍的窟窿,**和鲜,血会猛的喷出來,要不要试试。”

    这么一说,裴刚的手倒是抖的更厉害了。

    林笑棠小声对裴刚说道:“知道你叔裴中伟是怎么死的吗。”说着,林笑棠将枪口移至自己的嘴边,指着嘴巴,“子弹是从这儿射进去的,后脑勺开了一个三指宽的口子,子弹穿过脑袋的时候,他的眼睛还眨呀眨的,屎尿流了一裤子,呵呵,你说恶心不恶心。”

    裴刚顿时高声喊起來,“林笑棠,你个王八蛋。”但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來扣动扳机。

    裴刚苍白的脸一下子憋的通红,举起手枪就想砸林笑棠的脑袋,林笑棠身子向后一缩,右手如鬼魅一般摸上了枪身,手一推一送,裴刚手中的勃朗宁的枪管滑膛和枪身立刻被拆成了两半。

    林笑棠轻蔑的将手中的枪管滑膛扔到目瞪口呆的裴刚怀里,“多长时间了,跟训班时相比,你就沒一点长进,除了会用脑袋上那个裴字狐假虎威,还会个屁啊。”

    裴刚手里拿着成了两半的手枪,听着林笑棠的奚落,不禁恼羞成怒,,快步跑向自己的一名手下,将手枪夺过來,子弹上膛,就想向林笑棠开枪,站在林笑棠身后的尚芝紧张的差点叫出声來。

    “都给我住手。”随着一声高喊,几十名全副武装、身着美军制服的宪兵跑进院子,手中的自动武器无一例外的对准了裴刚的手下。

    一名个子不高,身穿上校制服的军官背着手走进院子,來到裴刚的面前,“呦呵,这不是国防部的裴副处长吗,怎么,这里也是你们二厅第三处的管辖范围。”

    军官边说话边抬高了军帽的帽檐向林笑棠挤着眼睛,林笑棠看的清楚,正是许久未曾见面的何冲。

    裴刚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禁不住喊道:“宪兵算老几,我们怀疑这个人是**密探,要把他抓回去问话,你他妈管得着吗。”

    何冲冷冷一笑,“行,拿手续來,既然要抓人,你们二厅的公文总要让我看看吧,老子负责罗家湾一带的警戒工作,想要从老子眼皮底下抓人,总要给个说法吧,罗家湾是什么地方你不是不知道,随随便便让你抓走了人,我怎么交代。”

    裴刚气急败坏,他沒想到一个小小的宪兵上校军官竟然能也敢和自己过不去,举起枪就对准了何冲,“老子是姓裴的,想要手续去找裴厅长,再拦着我们的话,我一枪崩了你。”

    一众宪兵立刻子弹上膛,对准了裴刚,何冲手一翻,枪口随即也对准了裴刚,“妈的,咱们两个谁不开枪谁他妈不是人生的,老子上阵打仗的时候,你个王八蛋还沒见过血的吧。”

    裴刚气的浑身乱颤,“你,你敢骂我,我扒了你这身皮。”

    “你扒了谁的皮啊。”门外一个声音响起,随即一个中年人在左右的护卫下走了进來。

    裴刚一看,顿时傻了眼,“戴,戴老板。”

    ……

    不远处的一座小楼上,几个人将院子中发生的一切都看了个清清楚楚,为首的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摇摇头,“小刚还是太嫩了。”

    旁边一名男子凑过來,“裴厅长,要不要把侄少爷请回來,那何冲我认得,他是何应钦的亲侄子,再说,戴笠也亲自來了,侄少爷这么闹下去,不合适啊。”

    裴中岩点点头,男子飞快的跑下楼去。

    裴中岩忽然笑了,“这个林笑棠果然有些胆色,居然还和何应钦的侄子勾搭到一起,看來,还是老爷子说的对啊,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啊。”

    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笑了笑,“还是您思虑深远啊,让侄少爷去试一试林笑棠的深浅,咱们裴家原本与林笑棠就有旧怨,侄少爷出面这么一闹,旁人是不会起疑心的。”

    “旧怨。”裴中岩忍不住哼了一句,“老四那个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军队里呆不下去、政府里也呆不下去,好不容易将他运作到军统去,我还指望着他能顶掉王天木,帮助咱们拿下上海这块地盘,想不到,除了酒和女人,他什么也不在行,死了就死了,省的在我眼前晃,让我头痛。”

    裴中岩停顿了一下,“关东军那条线是王梓敏搭上的,现在都交给了万全,这也是为了咱们的安全着想,这样,你立刻通知万全,让他把林笑棠的底找机会透露给日本人,万一戴笠对付不了他,就由日本人帮咱们除去这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