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三百四十章 好久不见
    即使是成为会员,南造云子依然无法接触到罗士酒庄的核心秘密,除了能见到一些身份敏感的人员,南造云子并不能获悉他们之间在进行着什么交易。

    南造云子不敢怠慢,赶忙将所有的情况通知了远在南京的老师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得知后,随即派遣一个精干的特务小组赶赴上海,直接接受南造云子指挥,意大利人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日本人无论如何咽不下去这口气。

    经过一番细致的观察,南造云子将突破口定在了两个经常出入酒庄,并且看來和波琳等人私交甚笃的中国人身上。

    两个人其中为首的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者,几乎全白的头发,瘦骨嶙峋,面孔带着苍白的病态,但一双眼睛却偷着狡猾的精光,另一个是个中年人,但貌似只是一个跟班。

    透过几次酒庄举办的聚会,南造云子迅速接近了这个为首的老者,老者看來对南造云子也颇为感兴趣,一双如鹰爪一般的手掌,借着南造云子接近的机会,沒少占她的便宜,南造云子虽然恶心的直反胃,但还是隐忍了下來。

    老者自称姓王,但从通过从南京反馈回來的信息却让南造云子大吃一惊,原來这个老家伙竟然就是在重庆掀起惊涛骇浪的王显卿,重庆政府出了高额的花红要他的项上人头,沒想到,他竟然还滞留在上海。

    南造云子的直觉告诉她,王显卿还留在上海,一定有极其重要的目的,李忍涛、王显卿、意大利人,这三者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呢,迪克兰已经死了,他手中的东西不出意外的话一定会被李忍涛拿走,难道说意大利人也想得到那些资料,可王显卿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当然,王显卿也不是傻子,对于这个主动送上门來的美女,作为在江湖上打滚多年的他自然会保持着格外的警惕,重庆事败之后,裴中岩叔侄和他们的家族都灰飞烟灭,王显卿却孤身一人从重庆逃到上海,上海时三教九流汇聚之地,在这里很容易便隐藏下來,再说,当年在这里,王显卿和聂尚允还保留了一颗重要棋子,,万全,这个时候,是发挥他作用的时机了。

    王显卿在上海秘密和夏浩明取得了联系,两人还算有一段交情,王显卿的事情,夏浩明也听说过一些,对于王显卿能做出这样的大事來,夏浩明也是很钦佩的,当即便邀请王显卿加入到黑衫军中來,这次李士群和夏浩明撤出上海,便将长袖善舞的王显卿留了下來,由他负责和上海的美国特务机关取得联系,因为,李士群对目前的形势心里也沒有底,他迫切的希望得到实力雄厚的美国人的支持。

    而王显卿愿意留在上海还有一个原因,对于聂尚允当年在南京失踪的那批黄金他始终耿耿于怀,王竹卿的仇这辈子已经沒什么希望去报了,王显卿只想利用剩下的时间找到那批黄金的下落,带着这笔富可敌国的财富找一个安稳的地方,惬意的渡过余生,为此,他查阅了聂尚允等人留下的资料,并通过夏浩明的关系得到了南京方面收藏的部分珍贵文档,终于得到了黄金的蛛丝马迹。

    但想要找到黄金的危险性也是可想而知的,凭借王显卿自己是绝无可能拿到黄金的,于是,王显卿利用和美国人接触的机会,将黄金的事情透露了一些出去,打算和美国人共享这批黄金。

    南造云子的靠近,让王显卿意识到危险的临近,可他并沒有在意,而是直接通知了美国人的代表斯嘉丽,也就是化身为波琳的情报局人员。

    斯嘉丽低着头沉思了片刻,“王,我们对你的计划很感兴趣,接近你的那个女人要么是日本人的间谍,要么便是七十六号的特务,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你想办法把她带到明天晚上的聚会來,我们來解决她。”

    “她肯來吗。”王显卿有些疑惑。

    斯嘉丽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她一定回來的,你只要装作不经意的透露给她,明天会有大人物來参加我们的酒会就可以了。”

    看着王显卿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斯嘉丽的笑容逐渐消失,她随意的招招手,立刻便有一个黑影凑到近前來。

    “安排人严密保护这个王显卿,尤其是注意中国人那边的动静,这个人对于我们很重要,但中国人却很想要他的脑袋,在计划成功之前,王显卿一定不能够出事。”

    林笑棠已经离开了上海,但在离开上海前,他请求斯嘉丽和他的手下合演一出戏,南造云子是一定要杀的,但不能由林笑棠的人去杀,所以,必须要采取借刀杀人的办法,斯嘉丽答应全力配合,原因是,林笑棠同意将李忍涛手中的资料与其共享。

    可令斯嘉丽意外的是,王显卿这个计划外的人物却给了她很大的惊喜,先是王显卿代表李士群來寻求与美国人的合作,这对美国人來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虽然李士群和重庆的蒋某人有着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人和李士群的合作,第二次世界大战迟早会有落幕的那一天,相对于一个统一、稳定的中国,美国更愿意看到一个内斗不已,分裂的中国,因此,扶植起某些重庆政府的反对势力是符合美国的亚洲战略的。

    还有便是王显卿提到的那笔天价黄金,美国人是绝对不会嫌弃口袋里的钱太多的。

    但这件事情一定要瞒着林笑棠,斯嘉丽作为美国在上海的情报机构的总负责人,是很了解这位情人兼对手的个性的,这个人是吃不得一点亏的,而且有着极为强烈和浓厚的民族主义情节,一旦他得知这件事情,他将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來夺取黄金,因为,不管从任何角度來说,这笔黄金都是中国人的财富。

    对于这一点,斯嘉丽深信不疑,但心中却是有些矛盾,从个人角度來说,她不愿意欺骗林笑棠,但从国家角度來说,她必须这么做。

    ……

    酒会的客人并不多,但却非富即贵,其中有意大利驻上海领事馆的两名官员,还有几名意大利的几名知名政客和豪商,斯嘉丽作为意大利商团的理事也位列其中。

    王显卿和南造云子也是一身盛装出席今晚的酒会,南造云子的心里竟然有种抑制不住的激动,这是一个标志,也显示着她即将迈进罗士酒庄的核心社交圈子。

    酒会的现场就在酒庄的后面的院子里,覆盖着整个院子的葡萄架上扎满了五光十色的小灯泡,照的整个酒会的现场光怪陆离,一股掩饰不住的神秘气息笼罩在酒会的上空。

    酒会的宾客三三两两汇聚在一起,就连光彩照人的南造云子进來也沒引起多大的轰动,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酒会的主持人才将贵宾相继邀请到酒庄的酒库中,说是还有一个专门招待酒庄的重量级会员的小型聚会。

    但这个时候,南造云子却怎么也找不到王显卿了,酒会的主持人是一个英俊的黑发意大利男子,礼貌的向南造云子发出邀请,南造云子却还在找王显卿的踪影,主持人一笑,“美丽的女士,或许您的男伴已经在会场等您了。”

    南造云子只好无奈的放弃了寻找,在主持人的引荐下,來到位于酒庄地下的酒库。

    酒库里堆放着大批的橡木桶,在中间的空出区域中放置着一张长桌子,摆放着几十瓶上好的红酒以及水果和甜品。

    当南造云子走到灯光下,现场忽然响起了一阵掌声。

    南造云子一愣,而斯嘉丽已经微笑着走到她的对面,“欢迎您,美丽的女士。”

    南造云子觉察出一丝不对劲,但主持人,也就是那个黑发的意大利人已经落后于她几个身位,牢牢的把持住了酒库通向地面的楼梯。

    她只好礼貌的笑笑。

    斯嘉丽说道:“实在是抱歉,我刚刚听说,您的男伴,也就是那位王先生临时有些事情,要先走一步,所以他将您委托给我,要我一定要照顾好您。”

    斯嘉丽一侧身,“因此,我为你精心挑选了另外一位男伴。”

    随着斯嘉丽的侧身,她身后的黑影中慢慢走过來一个挺拔的黑影,等到走到灯光下,面前一身礼服的男子展颜一笑,“云子小姐,好久不见,别來无恙啊。”

    看清楚了來人的相貌,南造云子的瞳孔猛的收缩起來,“李忍涛。”

    李忍涛微微一笑。

    “这就是个吸引我來的陷阱,是吗。”南造云子两道怨毒的眼神投向李忍涛。

    李忍涛耸耸肩,依然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好像开始时我们并沒有请云子小姐來,而是您义无反顾的就跳了进來,是吗。”

    南造云子忽然间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混乱了,意大利人、李忍涛、林笑棠、王显卿,就像是一团乱麻缠绕的自己有些透不过气來,一幅幅的镜头在眼前呼啸而过,从自己派遣常盘千代进入英雄开始,自己便陷入到这团乱麻当中,也就是说,从哪个时候开始,自己便掉进了这个深不见底的陷阱当中。

    “今天,你要杀了我,是吗。”南造云子盯着李忍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