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时机
    七月的东京骄阳似火,比这更令日本国子民更加焦心的是一个接一个的战况,七月七日,美军攻占塞班岛,意味着日本本土都将在美空军的轰炸范围之内,同时,美国海军陆战队兵锋直指关岛;继缅甸落入中英盟军之手之后,日军南方军为了收缩防守,不得已发动对英帕尔的进攻,结果损兵折将,第十八师团在新几内亚艾塔佩几乎被全歼,而在欧洲,苏军收复白俄罗斯,先头部队已经抵达波兰边境。

    中国战场上,日军倾尽全力发动的豫湘桂战役也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战事逐渐向胶着状态转化,这一切都再向着对日军不利的方向转化,尤其是隶属于第六战区的地三十三集团军,司令张自忠养伤归來后,集团军上下爆发出空前的战斗力,衡阳一战,独立面对日军第十一集团军的主力,在美军的空中掩护下,歼灭日军达到两万余人,取得衡阳大捷,张自忠也因此被国民政府擢升为上将军衔。

    各个战场的惨败,让日本国内的舆论哀鸿遍野。

    日本首相铃木贯太郎因此向天皇裕仁请辞,但被驳回,即使如此,天皇裕仁看着解下站立的几名大臣,也是悲从中來。

    空旷的地下室中,不时传來炸弹爆炸时产生的巨大声响和地面连续的颤动,这些天以來,美军轰炸的频率明显增多,就连中国战场上也不时会有中国空军以及美军地是四航空队的轰炸机光临东京以及周边地区,涩谷区和港口区已经变成一片瓦砾,高密度的轰炸彻底摧毁了民众对防空部队以及本土空军的信心,大批东京市民开始携家带口的逃离城市向着偏远的农村逃亡。

    豫湘桂战役再次脱离军方的构想,向着一个战役泥潭的方向大踏步走去,这种情况让铃木贯太郎倍感煎熬,财务大臣已经数次向他指出,如果再为了一场战役付出这么大的投入,那整个日本经济全面崩溃的日期将指日可待。

    看着天皇愈发消瘦的脸庞,铃木贯太郎的心头一阵抽搐,思考片刻,他还是走上前去,提出了一个他早就提出过多次的方案,,单方面与重庆政府议和。

    外务省大臣东乡茂德第一个赞同,这段时间以來,外务省的外交官员奔走于美英俄之间,美国和俄国的一连串进攻和辉煌战绩已经让他们意识到,战争实质上早已经输掉了,此时最正确的抉择便是,立刻让这场该死的战争停止下來,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冷哼一声,将鄙夷的目光投向东乡茂德,对于这些政客,他始终沒有什么好印象,军人出身的“宪兵首相”东条英机因为豫湘桂战役的战略目标的落空,已经引咎辞职,军政合一的时代短短坚持了五个多月便告结束,虽然日本国内还是军队执掌一切,但面对糜烂的局势,梅津美治郎发现,已经有越來越多的政客敢于对军队指手画脚了。

    “东乡君此举未免是一厢情愿吧。”梅津美治郎向前跨出半步,看向东乡茂德的眼神变得犀利起來,“此时此刻,重庆政府有胆量在英美俄三国不知情的情况下单独与我们议和吗,更何况,英美俄开出的条件要比我们的高出很多,据我所知,英美俄不但同意在战后将东北、台湾归还给他们,还同意将琉球群岛也划归给他们,您说,他们还会同意我们的条件吗。”

    “那,那我们就开出更高的条件,战争赔款方面可以酌情增加一些嘛。”东乡茂德涨红了脸。

    “帝国还拿得出巨额的赔款吗。”梅津美治郎步步紧逼。

    “这难道是我们造成的吗,如果不是军队丧师辱国,我们用得着在这里讨论这些问題吗。”东乡茂德针锋相对。

    面对东乡茂德的指责,梅津美治郎当即爆发出來,“帝国陆海军浴血奋战,难道就是为了你们这些懦弱航脏的政客信口胡说的谈资吗。”

    “请收起那一套吧。”东乡茂德的双眼通红,言辞更加尖锐,“陛下将帝国托付给我们,梅津君,如果仅以您的标准,那是根本不值得陛下如此信任的。”

    梅津美治郎闻听此言顿时暴跳如雷,猛然冲向东乡茂德,好在铃木贯太郎和身旁的因为东条英机下台刚刚复出就任东京都长官的西尾寿造,对两人在御前上演全武行早有预防,急忙上前将两人拉开。

    御座上的裕仁天皇终于开口:“诸位都是朕的股肱之臣,国事艰难,我们必须要团结一心,共度艰难啊。”

    四个人都沉默下來,梅津美治郎和东乡茂德互相看看,终于美誉再继续争吵下去,地下室的门紧闭着,空气有些燥热,自鸣钟不合时宜的响了起來,重重的敲在每个人的心头。

    战火已经迫近日本本土,现在只是中美空军的轰炸,盟军登陆看來距离不远了,而在满洲,一旦俄国军队已经逼近波兰,进入德国本土也只是时间问題了,有情报显示,俄国已经开始小规模的向远东地区调集部队,等到德军大势已去的时候,囤积在远东的俄国机械化部队将长驱直入,目标就是满洲,而如今的满洲,满打满算,可以称得上是精锐部队的师团也只剩下两个,其余的都是近些年新组建的混编师团,战斗力可想而知,更何况,关东军的这些精锐部队的指挥权全部都在皇道派的余孽手中。

    想起皇道派的这些家伙,裕仁恨得牙根痒痒,昭和十一年的二二六兵变,让裕仁现在想起來还心有余悸,尤其是自己的亲弟弟雍仁也参与到其中,要不是自己当机立断下令平叛,那现在恐怕这座宫殿早已经换了主人。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皇道派的余孽就像那些草原上的野草,一个沒留神,他们便又从阴暗的角落里钻了出來,南方军的部分军队已经被他们控制,看來,这些疯子也吸取了当年的教训,知道开始在军队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难道他们还想将雍仁推上天皇的宝座吗。

    想想本土那少得可怜的兵力,裕仁的心头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帝国的百万军队,散布在中国、南洋的广大地域中,他们阻挡着几百万装备精良的军队,军部的意思很明白他们要誓死保卫本土,以战促和,将精锐部队陆续抽调回來,武装本土的所有百姓,将每一座城市、每一条接到都变成阻击的战场,盟军想要拿下日本,至少要付出百万的伤亡,只要盟军胆怯了,他们便会坐下來和帝国和谈,这样在谈判桌上才有了博弈的资本,可以说,军部是打算以整个日本为赌注,加入到一个巨大的赌局中,赢了,帝国续存、国体续存,接着便卧薪尝胆,有朝一日再度奋起;输了,那便任人宰割、俯首称臣。

    但这绝对不是裕仁想要的结果,为此,他命令皇族与黑龙会的儿玉誉义夫联络,利用它和美国情报机关取得联系,希望能在战争结束前和美国人谈好一些条件,至少可以保持天皇和皇族的生存以及地位,为此,裕仁不惜动用“金百合”计划搜罗來的部分财富。

    想到这里,裕仁的心里总算安稳了一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柔声说道:“诸位爱卿,盟国提出的无条件投降,你们意下如何啊。”

    东乡茂德偷眼看向铃木贯太郎,铃木贯太郎会意,向前一步,刚要说话,梅津美治郎却抢先站出來说道:“陛下,帝国虽然苦难,但并不意味着我们现在就要放弃。”

    铃木贯太郎的心一沉,暗道不好。

    梅津美治郎情绪激昂的继续说道:“在支那我们还有将近百万的大军,既然现在难以保持攻击的态势,那我们就收缩防守,支那军队的战力我们是了解的,想要歼灭派遣军无异于痴人说梦,南洋方面的暂时失利,主要原因是联合舰队的失败,但只要陆军支撑三个月,联合舰队便可恢复八成的战力,足可以与美军周旋,至于满洲,就要麻烦东乡阁下,发动外交攻势,尽量拖延俄军的南下时间,再说,现在,德军还在波兰语俄军缠斗,俄军也根本沒有两线作战的必要啊。”

    “所以,现在决不能放弃,一旦放弃,大日本的子子孙孙将承担天文数字的战争赔偿,大和民族还有未來和希望吗。”

    裕仁天皇被梅津美治郎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辞说的目瞪口呆,就连西尾寿造也在刹那间被感染了。

    西尾寿造走上前,“陆军绝不会接受无条件投降,几百万忠勇将士的鲜血不能白流,前线奋战的士兵也不会答应。”

    裕仁思索再三,终于点了点头,“也罢,那就再看看局势的发展吧。”

    陆军两大巨头表态,天皇也只好同意他们的主张,东乡茂德还想反驳,但被铃木贯太郎一把拉住。

    裕仁天皇缓缓说道:“那就照这个意思执行吧,我们可以接受一定条件下的和平,但暂时不会接受无条件投降。”

    铃木贯太郎和东乡茂德的眼睛不由一亮,他们终于明白了天皇的意思,现在还不是谈判的最佳时机,他们还要继续等待,而这个时机是需要以更大的代价來交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