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平八郎的美梦
    福田平八郎,是日本九州平户的一个普通农民,四十七岁的他,曾经参加过帝国的多次战争,昭和五年的时候,他是关东军的一名普通士兵,在和东北军的摩擦中,被打断了一只手,之后便退役,昭和八年的时候,回到本土,带着同是在战斗中被打残疾的几名同袍在平户的乡下开垦了十几亩荒田,靠着土地中微薄的收入,几个一直沒有娶亲,而且无儿无女、无亲无故的老兵总算能相互依靠着勉强度日。

    福田平八郎和他的几个老伙计当兵前就是平凡的农家子弟,他们沒有什么理想,之所以参军到东北,不过是由于帝国政府的征召,昭六年,关东军占领整个中国东北,举国上下为止欢欣不已,要知道,那块土地可是要比本土还要辽阔、更重要的是,那里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资源可是整个帝国为之期盼已久的。

    能拿下东三省,在福田等人看來,那便是帝国最奢侈的幸福了,早年间,福田跟随父亲曾经到过中国,那里幅员的辽阔让年少的福田咂舌不已,也正因为如此,对于中国,福田甚至保有了一份要远比军部、政府那些狂热分子要客观而冷静的态度,中国太大了,人口太多了,远远不是帝国这个弹丸岛国可以征服的,至少,福田一直是这么认为。

    所以,战争发展到目前的态势,福田并不意外,可意外和不意外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随着战争的进行,日本国内却陷入到难以自拔的困境中,物价飞涨、百叶凋零,往常一个年头下來,土地中的粮食总算能勉强支撑福田几个人的生存,但现在,大片的土地再度被集中起來,每一粒粮食都要经过政府官员的调配,剩下的那点可怜的口粮,到了夏天便所剩无几,更可况现在马上就要进入秋天,虽然是收货的季节,但那稻田里的稻穗已经不属于福田等人了,因为收割之后,九州的粮食将被全部运往南洋战场。

    福田等人看着快要见底的谷仓忧心不已,沒有了粮食,几个缺胳膊少腿的老家伙都不知道能不能熬过今年的冬天,家里的钞票倒是不少,但这些钞票能买到什么,福田他们心里有数,面对着居高不下的物价,这些不过是些废纸而已。

    但就是这些废纸,倒是给福田等人带來了转机。

    福田平八郎从邻村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村庄里最近來了一些奇怪的行脚商人,他们常住在九州到处可见的传教院里,和那些传教士们厮混在一起,以往灾年的时候,农民们不管是信不信教,只要到教堂和传教院中去,总能得到一点食物,可这两年,就连教堂和传教士的生活也艰难了许多。

    听说,这半年以來,这些人忽然开始兜售一些很古怪的东西,不过是一些木质的茶具和餐具,但从他们的口中说出,却完全变了味道,这些餐具和茶具变成了纯天然的宝贝,经常使用不但能保持健康,竟然还能延年益寿,九州的农民们都不是傻子,对于这些人和传教士的话也都是将信将疑,但这些人的举动却是让大家纳闷不已。

    他们竟然接受了废纸一般的纸币,买一套餐具或者茶具便成了这个商会的会员,以后只要再卖出去,就可以获得不菲的利润,卖出去的越多获得的利润也就越多,听说只要卖出去一千套,就会成为商会的终身会员兼股东,以后就算什么也不干,也能衣食无忧,最重要的是,得到的利润可以选择纸币、银币,竟然还有目前价比黄金的粮食。

    福田等人抱着怀疑的态度参加到汇聚至村口的一个草棚中,不管是信还是不信,草棚后边堆放着的粮食口袋却是货真价实的,几百个农夫和农妇看着那些粮食,口水都快流了下來,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用木桌搭起來的讲台上,慷慨激昂的讲着什么,大道理什么的福田人听不明白,可后來,一个个的便瞠目结舌,什么“工人和农民才是这国家的真正主人”、“要建立一个崭新的日本国”等等,不仅让福田等人面面相觑。

    “要是真的让咱们当家。”一个老兵舔舔干涸的嘴唇,低声说道:“我就把平户那些城町全部推平,全部种上稻子,那就再也不怕挨饿了。”

    “少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福田警觉的打断了同伴的话,“拿到粮食才是最重要的。”日本国内的监管还是很严密的,尤其是在战时,各村的地头都是城里宪兵队和警察厅的耳目,这些人说不清狮蝎什么來历,军人出身的福田本能的想置身事外,只要能弄到粮食就好,别的事情一概与自己无关。

    接下來便是销售人员的宣传和讲解,这才是整个演讲的最高潮部分,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将推销的餐具等产品的功能说的美轮美奂,就连福田等见过一些市面的老兵都不由的怦然心动,尤其是一些已经从中获得好处的人现身说法更是让人热血沸腾,其中最优秀的一个已经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完成了一千套的定额,成为商会的终身制会员,并拥有一定的股份,每月就算什么也不错,都能获得一大笔钱,最诱人的是,还有每月五袋粮食的奖励。

    销售人员的话音未落,现场的几百名农民已经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挥舞着手中各色各样的钞票冲向了讲台,福田等人奋力即开人群,排在了最前边。

    直到,一袋沉甸甸的粮食拿到手中,福田的一颗心才落回远处,可沒等他从惊喜中回过神來,一旁的几个同伴又飞快的冲出人群,背起粮食,向着家里跑去,边跑边喊:“平八郎,快啊,再去找些人來,咱们这个月就用不着为粮食发愁了。”

    福田平八郎如梦初醒,赶忙背上粮食紧紧跟上。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福田等人顺利的带着粮食回到家里,也让一些最初对此有些怀疑的人们彻底放下了心中的疑虑,再经过福田等人眉飞色舞的一番鼓动,当下便有几十号人跟随着福田再度來到销售现场。

    不到半个月时间,平户北松浦岛一带的村庄便几乎倾巢出动,福田等人这才得知,整个北九州一带已经被销售网络所覆盖,再想挣到更多的粮食和钱,就要去发展新的区域,而商会对于这种开辟新的销售区域的行为是有着更为丰厚的奖励的。

    怀揣着这种喜悦,福田带着几名同伴跨海來到北九州对面的长门和周防一带,这里还有不少因致残而退役的老兵,他们也是一个潜在的市场。

    果然,短短一个月之内,福田就将长门一带的市场完全占据,也因此得到商会的重奖,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得到终身制会员的人。

    以后的日子里,福田和他的伙伴们已经不再需要走街串巷、绞尽脑汁的找同乡、同袍推销商品了,他们只需跟随着销售人员在宣讲大会上讲述一下自己的经历,在受到万众敬仰的同时,还能获得不断的奖励。

    看着谷仓中堆积的粮食和日渐丰厚的储蓄,福田和他的伙伴不止一次感觉到像是在梦中一般。

    今天,平户村里还要举行一个盛大的销售讲座,听说,南九州松浦、萨摩也会有人來参加,就连大海对面的四国也会有代表参与,而福田将作为最优秀的会员上台发言,据说这也将是本年度商会北九州分部的年度会议,将会有商会高层到场为优秀会员颁奖,那绝对将会是价值不菲的。

    一大早,福田便喜气洋洋的在几个同伴的帮助下,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兴冲冲的赶到会议现场,这里是福田组织村民搭建的一个用石头堆砌起來的高台,四周铺上了大大小小的草席,还有不少会员在这里承担着后勤的工作,不停的烧着热水,将从四面八方赶來的人们让到会场上就坐。

    会场的气氛依旧热烈无比,除了几个经常露面的商会人员,会场上还來了几个似乎是高层管理者的人员,听众们满心欢喜的盯着他们几个,以及跟随着他们而來的好几辆卡车。

    会议的最后,在听众们的欢呼声中,高层们开始对今年以來最优秀的会员进行奖励,前边的几个人,都领到了好几袋南洋來的精致稻米,还有一枚金灿灿的金币,轮到福田上场的时候,全场一阵山呼海啸,因为这里的村民几乎都认得他,同时,基本上也都是他的下线会员。

    可还沒等福田从高层的手中接过金币,会场的东南角却一阵大乱。

    一群黑色制服的家伙挥舞着手中的棍棒冲进会场,一路横冲直撞的來到会议台前。

    福田看清楚了为首的那个人,心里便凉了半截。

    为首的那个小个子,正是附近村庄的地头宫下,而他身后的则是一群黑色制服的警察。

    宫下來到台前,抬起头看看,不禁笑了,“我以为是哪个家伙,原來是福田平八郎啊。”

    福田皱着眉头轻轻一鞠躬,“宫下君,您來此有何贵干啊。”

    宫下冷冷一笑,“贵干,奉命抓捕扰乱帝国经济秩序的要犯,还有你们这些不事生产,却一门心思想着钻营发财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