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电影帝国的诞生 > 第三十四章 名单三
    “除了评审。”沈冲喝了一口茶,靠在办公椅上,揉了揉额头,说道:“颁奖典礼的主持人和嘉宾,有眉目么?”

    “要是h确定做直播的话。”陈柏生把评审邀请名单塞进公文包,说道:“主持人可以从电视台里借调,我和何守信聊过,他答应到时候,友情主持,不收费用。”

    何守信是h招牌节目《欢乐今宵》的主持人,有“金牌司仪”之称,不仅幽默急智,口才犀利,而且声音醇厚有磁性,是极佳的播音嗓子,在香港家喻户晓,他19年进入电视圈,直到l世纪,一直是香港最顶级的主持人,可谓超级常青树。

    “何守信不错。”沈冲穿越后,看过几期《欢乐今宵》,对何守信印象颇佳,他用双手捏着钢笔,摩挲着下巴,说道:“h不是确定要做直播,是一定要做直播只不过我和他们还有些细节还没谈妥而已。”

    “沈老板,你到底在和tvh谈什么细节?”罗维明抱怨道:“再拖下去,要是h不播了,就只能去找丽的电视,你知不知道,去年h转播出错,观众收不到信号,宁愿看雪花点,都不去看丽的的节目,可见丽的收视率有多惨

    “老罗,你这心态不好。”沈冲拿钢笔点了点他,说道:“做生意,最忌讳你这种恨不得倒贴的弱气心理。丽的电视的收视率虽然惨淡,但它的信号覆盖面积,和h是一样的,硬件等同的时候,软件为王,收视率从来都是靠内容说话的,我们有明星,有场面,有噱头,是独家生意,《三国演义》看过没有?现在h是曹操,丽的是刘备,金像奖是孙权,是战是和,我们才是关键,哪能随随便便就卖了。”

    “做生意的门道,我不懂。”罗维明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问道:“但上次开会的时候,你说颁奖典礼的布置和拍摄,都由我们独立负责,h提供信号转播即可,就好像打包送外卖,这中间有什么细节好谈的?一手付钱,一手交货,不就得了。”

    “细节多着呢。”沈冲转动着钢笔,说道:“比如颁奖典礼的直播价格,比如其中会插播多少广告,每个广告多少秒,广告的内容和商品的类型……”

    “等等,等等。”罗维明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问道:“插播广告我明白,可是怎么还要去管广告的内容?这是h广告部的事吧。”

    “好吧,我给你举个例子。”沈冲清了清嗓子,把钢笔当作麦克风,说道:“下面即将颁发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不要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那个不痛,月月轻松,女人月当月快乐高洁丝卫生巾,女人的最佳选择……”

    沈冲话音未落,罗维明大笑,陈柏生也忍俊不禁。

    半响之后,罗维明才收住笑声,指着他说道:“沈老板,你不去做广告商,太可惜了胡树儒真该找你去做广告业务总监。”

    “金像奖是电影奖不错,但它本身也是个牌子,是个时尚高端的牌子,典礼过程中播放的广告,会影响观众的观感,不能不重视,所以我要和h谈细节,在合同上注明,哪些商品的广告不能插播,同时还要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沈冲没笑,正色说道:“我刚才只是举个例子,并不是排斥卫生巾广告,这是日常生活用品,完全可以插播,但必须把广告做的很有创意和有美感,符合金像奖的气质和形象,不能搞些简单粗暴的镜头敷衍了事,像那种‘,最好最好,之类的垃圾广告,一条都不许播。”

    “阿冲想的深远,这些细节确实需要重视。”陈柏生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后,说道:“要做就做到最好,精雕细琢,做成名牌,才能让金像奖走的更好。”

    “好吧,沈老板,我承认你想的有道理。”罗维明摇了摇头,又拿起烟盒,说道:“但自从佳艺电视倒闭之后,h一家独大,霸气十足,未必会同意这些条款。”

    “老罗,说句丧气话,你和我去谈,h可能理都不理。”陈柏生接过他递过来的烟,说道:“但是阿冲身份不一样,可以直接和高层谈,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说的也是,反正沈老板有钱,h要是不同意,直接买断所有插播广告时段,也不是不可能。”

    “先不说这个。”沈冲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肩膀,说道:“除了何守信之外,还需要一个女主持,准备找谁?”

    “汪明荃好了。”罗维明坏笑着说道:“正好他们在传绯闻,金像奖做个红娘,一对鸳鸯同登台,有噱头。”

    汪明荃是h大姐头,镇台之宝,形象气质俱佳,是非常好的选择。

    “他们同在一个单位,每周都在《欢乐今宵》里做主持,还需要我们去做红娘?”陈柏生反驳了一句,然后说道:“不管是h还是丽的电视,都是面向香港观众的粤语台,何守信肯定要以粤语解说,但颁奖典礼上有很多内地和台湾的嘉宾,他们听不懂粤语,所以我觉得应该找一个会说国语的主持人做搭配。”

    “我记得汪明荃小时候在上海长大的吧。”沈冲坐直身体,说道:“她不会说国语?”

    “会是会,但不够标准。”陈柏生抽了一口烟,问道:“阿冲,内地有没有好主持人?”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19ru年之前出道的内地著名主持人,沈冲只知道一个赵忠祥,但他此时还是记者和播音员,没做过大型主持人,“内地电视台才刚起步,好像还没有出色的主持人。”

    “那只能从台湾找了。”陈柏生沉思了一下,说道:“胡茵梦如何?她是上届金马奖主持人,气质谈吐都不错。”

    “胡茵梦太漂亮了,红颜祸水啊。”罗维明弹了弹烟灰,说道:“据说她马上要和李敖结婚,卓伯棠前天跟我通电话,说台湾文化局已经明确封杀她了,不准参演中影的电影,不准出席电视台活动,她年前定下的演出合同,都被取消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去年演的《墙内墙外》也入选了好几个奖,做主持人不合适吧。”

    “不是红颜祸水,是红颜薄命,这事明明是李敖拖累了她。”沈冲和胡茵梦见过几次面,对她观感颇好,也算是朋友,辩护了一句后,说道:“做主持人又不影响奖项的公正公平,入不入围都没关系,没必要做的那么刻板。”

    “那就请她?”

    “不,先不要急。”沈冲摆了摆手,沉默半响之后,说道:“现在港台两地没有卫星转播信号,我这次去台北,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想要台湾的电视台能播放金像奖颁奖典礼的录像,扩大金像奖的影响,要是胡茵梦真的被官方封杀,就不合适请她来做主持了。”

    “既然如此,那张小燕怎么样?”罗维明作为《电影时代》的总编,对港台娱乐圈的知名人士如数家珍,他说道:“她5岁就开始演戏,到现在差不多有40部电影了,虽然才30出头,已经是台湾资格最老的演员之一,主持的《综艺100》也是台湾现在收视率最高的综艺节目,有她做主持,找中华电视公司做金像奖的录播节目,应该很好说话。”

    张小燕是台湾综艺节目的大姐头,沈冲闻名已久,不过从没看过她主持的节目,也不知道主持风格是怎么样的,所以心存犹豫——二十一世纪台湾那种烂俗的娱乐情调,是他避之惟恐不及的东西。

    “好吧,我去台北后,联系她谈谈。”沈冲在备忘本上记了一笔,然后说道:“主持人的事,先就这样吧。再来说说最让人头疼的嘉宾问题。”

    “沈老板,在讨论嘉宾之前,我先告诉你一个非常不利的消息。”罗维明说道:“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将于美国当地时间4月14日在加州的洛杉矶音乐中心举行,这一天是香港时间4月13日,星期天,和我们金像奖的颁奖典礼在同一天。”

    沈冲闻言愕然,呆了一呆,才问道:“消息属实吗?”

    “《好莱坞报道者》上新鲜出炉的消息。”罗维明揉灭烟头,说道:“千真万确。”

    “我靠”沈冲爆了一句粗口,皱着眉头问道:“按照惯例,奥斯卡不是一直在三月底举办的吗?”

    “谁知道呢?”罗维明笑了笑,调侃道:“或许我们筹备委员会里,有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间谍,为了对抗金像奖,特意把颁奖时间延后了,故意撞车,好把我们扼杀在摇篮里。”

    沈冲凑合着笑了一声,抱怨道:“这是在和我抢头条啊”

    “我们是中文电影奖,他们是英文电影奖,并没有多少冲突,再说我们在香港,他们在洛杉矶,相隔几千公里。”陈柏生则不以为然的说道:“井水不犯河水,各做各的。”

    “有关系的,有关系的。”沈冲叹息了一声,又靠在椅背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本来打算请两个好莱坞大牌来做颁奖嘉宾,都有些眉目了,但和奥斯卡颁奖时间撞车后,这两个人基本泡汤了。”

    “沈老板。”罗维明最爱八卦,他兴趣盎然的问道:“你本来打算请谁?

    “格里高利-派克和奥黛丽-赫本。”沈冲看着两人震惊的表情,轻吐了口气之后,说道:“一个颁发最佳男主角奖,一个颁发最佳女主角奖,绅士公主在东方重聚,美如画的场面,可惜,可惜……”

    “这两个人要是来颁奖的话,肯定会引爆全城”罗维明又激动了,他站起来,走上前,用手撑着办公桌,盯着沈冲问道:“沈老板,你说有眉目了,有几成把握?”

    “在元旦的时候,我通过美国的代理公司和他们两人的经纪人有过接触,就在前两天给了回馈,有联袂来香港的意向。”沈冲双手交叉,拇指无意识的碰来碰去,说道:“但现在不行了,格里高利-派克是美国演员工会的高层,赫本去年重返好莱坞拍戏,他们两人,是绝对不会为做一个远东地区新办电影节的颁奖嘉宾,而错过奥斯卡颁奖典礼的。”

    “那我们把颁奖典礼推迟或者提前,怎么样?”

    “为了配合好莱坞的明星的行程,改动颁奖典礼的举办时间。”沈冲正色问道:“老罗,你确定?”

    “是啊,老罗。”陈柏生开口说道:“这样做,会影响金像奖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的。”

    “可是我们还没有对外界公布颁奖典礼的具体时间。”罗维明挥着手,争辩道:“那是派克和赫本啊他们要是来了,会极大的提高金像奖的名气和关注度,收视率也会飙升的,去年伊丽莎白来金马奖,港台两地的媒体一窝蜂的去报道,我们是新创的电影奖,正需要这样的曝光率。”

    陈柏生闻言,犹豫不决,只好看着沈冲,等着他决断。

    沈冲同样犹豫不决,正如罗维明所说,格里高利-派克和奥黛丽-赫本这样殿堂级的大明星来做颁奖嘉宾,会极大的引爆金像奖的曝光度,提升知名度,但贸然改动已经确定的日程,会开很不好的头,在记忆里的前世,2013年曾志伟过生日,大宴宾客,金像奖为之改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节操尽碎……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只要他能持续强势,掌舵护航的话,金像奖绝对不会沦落到那种地步。

    在这个时代,无论是内地还是港台,电影水平都不是很高,在世界主流电影版图里,基本没有话语权,虽然沈冲很想自重身份,但在世人眼里,金像奖所有奖杯加起来,大概都比不上奥黛丽-赫本的帽子瞩目。

    此时此刻,相对而言,金像奖的知名度比权威性更重要。

    权衡利弊之后,沈冲拿起桌子上的日历,翻到四月份,看了一下日期,然后问道:“如果提前一周举办的话,会不会时间太紧?”

    “如果沈老板能把这两人请来。”罗维明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哪怕天天通宵加班,也会把筹备工作做完。”

    “这话你说出来,一点不能让人信服。”沈冲笑了笑,说道:“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筹备颁奖典礼有多少工作要做。陈大哥,你说说吧,提前一周,来不来得及?”

    陈柏生从公文包里拿出本子,仔细研究了一会之后,说道:“有很多商业性的工作不好做,像联络酒店,预定车队,和奢侈品公司谈判这样的活,我手上没有合适的人,如果能让朱家鼎过来帮忙,我有把握在四月一日之前,把所有事情搞定。”

    “现在不行,他在做索尼的广告。”沈冲想了想,说道:“春节过后,可以去帮你。”

    “那也行。”陈柏生立刻说道:“春节之前,做的都是制作入围电影特辑之类的文案工作,不需要他。”

    “除了格里高利-派克和奥黛丽-赫本。”罗维明对组织性的工作不感兴趣,他回到沙发上,问道:“还有别的大牌来么,比如黑泽明?他很适合来颁最佳导演奖。”

    “要那么多明星做什么?”沈冲撇了撇嘴,说道:“一下吃太多,容易噎着,除了这两个好莱坞黄金时代的明星,我不准备再请外国人来了,免得喧宾夺主。”

    “这两个能来,就够了。”罗维明心满意足的吐了口烟圈,说道:“沈老板,你要确定能请的来,别让我们忙来忙去,最终一场空。”

    沈冲嗯了一声,不置可否,他把日历摆好,问道:“你们说,请政府官员来做颁奖嘉宾好不好?”

    “不好”

    “绝对不合适”

    “为什么?”沈冲诧异,这两人异口同声,反应比刚才听到赫本还激烈,他问道:“官员也能提高金像奖的名气啊。”

    “电影是一种艺术,凡是艺术最好不要和政治沾边,一沾上就变质了。”罗维明连连摇手,说道:“内地的教训丨还不够吗?敬而远之,互不相于就行。

    “有官员出面的话,说不定会获得政府支持,以后办起来事半功倍,岂不是更好?”

    “不稀罕。”陈柏生也摇头,说道:“香港电影从来没有政府支持,活的很好,台湾官方支持很多,可弱的不成样子,我们是野孩子,即使披上了官皮,不伦不类的,反而不好。”

    “好吧。”沈冲用手指敲着桌子,说道:“那把官员和官员夫人都安排在观礼席上好了。”

    “如果派克和赫本来的话,最佳男女主角颁奖嘉宾就定下来了。”陈柏生收起记事本,说道:“其他的奖项怎么安排?”

    “把评审团里德高望重的那几位请出来。”沈冲笑着说道:“让李翰祥和张彻去颁最佳导演奖,这两位斗了二十年,也该握手言和了。”

    “沈老板,看你这意思……”闻弦歌而知雅意,罗维明也笑着说道:“最佳电影,难道你想请邵逸夫和邹文怀一起来颁么?”

    “有何不可?”

    注:文中是护舒宝的广告词,但19ru年护舒宝还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