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电影帝国的诞生 > 第七十三章 典礼一
    19ru年,4月u日,星期天,金像奖颁奖典礼举办日。

    香港大会堂并不是专为大型室内活动建造的场地,不管是内部结构,还是外部空间,都有些不便之处,因此几次彩排之后,为了安全考虑,组委会放弃了对公众开放的走红毯计划,改为只有媒体和记者参加的半封闭式走红毯。

    为了营造气氛和方便记者摄影,沈冲在距离大会堂500米外的文华东方酒店包了一间大厅,安排所有需要走红毯的明星和嘉宾暂住,然后用奔驰香港经销商赞助的礼宾车,有组织的接送去大会堂。

    当时钟指针接近六点的时候,沈冲挽着张爱嘉,然后对酒店大厅里或紧张,或兴奋,或安静的盛装男女挥了挥手,笑着调侃道:“各位,身为探路先锋,我先出发了,请大家保持队形,不要走失。”

    人群发出一阵哄笑,连几位一直严肃安静端架子的老家伙,也忍不住莞尔

    坐进礼宾车后,沈冲一改刚才的轻松,表情严肃,用手指来回轻敲着大腿,一言不发。

    “怎么?”张爱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问道:“你居然比我还紧张?”

    沈冲勉强一笑。

    “你脸皮那么厚,也会紧张?”张爱嘉笑了,说道:“我还从没见过你紧张过,表情好奇怪。”

    “我不是紧张,我是担心。”沈冲苦笑着说道:“苦心经营了好几个月,事到临头,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你呀,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控制在手心里。”张爱嘉白了他一眼,安慰道:“你这么能于,又精心准备了这么久,不会有事的。”

    “要是有可能,我真想在每个人身上绑个绳子,然后躲在后面操纵。”沈冲苦笑,说道:“港台两地的电影人,好歹看过奥斯卡的报道,也有金马奖做参考,也可内地那些人,只参加过颁奖状,立决心的表彰大会,从没参加过这种娱乐性十足的典礼,我怕他们忙中出错。”

    “昨天的彩排很顺利啊。”张爱嘉抓着他的手,说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做电影的人,哪个不是经常面对聚光灯?不会怯场的。”

    “我不是担心怯场,就算是在会场里跌倒,摔了一跤,也只是无伤大雅的花絮。”沈冲摇头,说道:“我是担心有人说错话,你知道,现在的媒体,都喜欢借风起浪,记者也越来越刁钻,提问的时候,经常话里藏话,内地电影人没这方面的经验,很容易中招,一旦中招,他们的职业生涯就要大受影响。”

    “你不是提醒过他们,尽量少和记者接触么?”

    “提醒归提醒,这种浮华场合,一激动,就会胡言乱语,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沈冲透过车窗,看了看外面用赞助商广告牌围起来的红毯通道,说道:“算了,尽人事,听天命吧,真要出事了,再想办法补救。”

    等司机打开车门后,沈冲和张爱嘉刚冒个头,立刻亮起一片闪光灯,短短十几米的红毯两侧,挤满了记者,足有上百人,想必港台两地,不管是不是报道娱乐新闻的,都派了记者前来凑热闹。

    沈冲前世看过各种颁奖典礼的直播,又曾经去上海电影节现场观摩过,也算有点经验,穿越后又屡经大事,心态历练出来了,也不紧张,他牵着张爱嘉的手,神态轻松的走上红毯,在中间配合记者,随意的摆了几个姿势后,施施然的走进大会堂。

    两人刚走到红毯尽头,第二辆礼宾车正好停在入口,刘晓庆穿着华丽繁复的红色公主裙晚礼服,仿佛一朵盛开的牡丹,出现在记者面前,立刻把所有的闪光灯都吸引了过去。

    张爱嘉回头,见刘晓庆站在红毯上,带着毫不掩饰的笑容,摆着各种姿势给记者拍照,有点酸酸的说道:“她可真夸张,这样艳丽的礼服也敢穿。”

    “我很欣赏她。”沈冲摸了摸下巴,说道:“她的外形非常符合当前内地观众的审美观,融质朴和大气于一身,又有无视他人评价,追逐名利的野心和勇气,如果发展顺利的话,她会是中国的凯瑟琳-赫本,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

    张爱嘉闻言,非常吃惊,不由的又多看了刘晓庆几眼。

    “可惜内地现在的社会环境,容不下她这样的异类,野心越大,争议越大。”沈冲看第三辆礼宾车已经到了,于是说道:“走吧,先进去。”

    张爱嘉是主持人,要重新化妆和对台词,沈冲送她到化妆间之后,转身欲走,却被叫住了。

    “阿冲。”张爱嘉带着些许期待,些许犹豫,问道:“你不给我点提示么

    沈冲刚想说话,她一跺脚,摆着手说道:“算了,你别说,快走快走,我又不想知道了。”

    沈冲为之一笑,张爱嘉凭《疯劫》入围了最佳女主角,凭《山中传奇》入围了最佳女配角,紧张加期待,在所难免,而金像奖的保密工作比金马奖强多了,除了身为评审团主席的他,几乎没其他人知道各个奖项的最终归属……

    香港大会堂有前后两个入口,不需要走红毯的观礼嘉宾,可以从后门入场,当沈冲走进音乐厅的时候,有近半数都有人了,除了工作人员忙来忙去,很多嘉宾也在相互走动聊天。

    音乐厅一共有1434个座位,其中前座578个,分配给了包括入围电影剧组成员在内的两岸三地电影人,后座469个分配给了赞助商,还有387个楼座,则被组委会发给了香港各行业的贤达名人。

    “王总,你好你好。”

    “黄老板,黄夫人,你好,又见面了。”

    “叶小姐,好久不见。”

    沈冲也是颁奖嘉宾之一,因此座位安排的比较靠前,他一路和人打招呼,折腾了好一会,才走到前座第三排,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他的邻座,则是内地代表团的团长汪洋——金像奖是民间奖项,台湾禁止两岸之间任何官方层面的接触,香港又处在回归谈判的敏感期,内地也不好派政府高级官员带队,加上北影厂有两部电影入围,所以把几个月前来过香港的汪洋又派过来了。

    “小沈,外面开始啦?”

    “是。”沈冲和隔着汪洋的魏报国等人打个招呼后,坐下笑着说道:“汪老,这一身新衣服穿上后,年轻了好几岁啊。”

    “瞎折腾”汪洋扳着脸,摇头说道:“花这么多钱,搞这么多事,办一场无关紧要的颁奖典礼,你啊你,真是劳民伤财,不懂节省。”

    “花自己的钱,让别人说去。”沈冲笑着自嘲一句后,说道:“香港是商业社会嘛,人都是追名逐利的,我办的越奢侈,看的人才越多,这样宣传效果才会好。汪老,你信不信,今晚一过,不管《小花》得不得奖,你把它拿到香港来放映,我保证票房至少过百万。”

    “我们没有电影出口权,别说上百万票房,就是上千万的票房,北影厂也拿不到一分钱。”汪洋没好气的说道:“我越来越觉得你去年说的话有道理,放映体制不改革,中国电影举步维艰,早晚要摔跤。”

    这尊大神要是真豁出去了,再给国务院上书,内地电影改革说不定真的会开个口子,沈冲心头暗喜,表面上却随意的问道:“汪老,两岸三地电影人研讨会交流会结束后,有什么收获么?”

    “收获颇多啊,收获颇多小沈,你这颁奖典礼我不喜欢,但研讨会确实办的不错,有深度,有广度,值得肯定。”汪洋叹了口气,说道:“上次来香港,只是走马观花,看了点皮毛,回去仔细一琢磨,发现什么都没学到,这次不一样,和香港,还有台湾的同胞深入交流之后,感觉内地的电影行业,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不该不行。”

    “那您老可要多多费心了。”沈冲拱手,说道:“小子我静候佳音。”

    汪洋默然无语,过了一会,说道:“小沈,你要是我们北影厂的人,该有多好。”

    “汪老,你太看得起我了,北影厂卧虎藏龙,我去你们那,也就一普通打杂龙套。”沈冲哈哈一笑,说道:“《小花》,《瞧这一家子》,里面的主演,个个才华横溢,比我强多了。”

    “演戏他们行,办厂子就不行了。”汪洋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我今年了,还能于几年?现在厂子里老的老,小的小,我是心急如焚啊。”

    沈冲刚想说话,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然后听到一个沙哑嗓子说道:“冲仔,今天好风光”

    一听到这个称呼,他就忍不住笑了,回头说道:“沾叔,你牵着燕妮姐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美人走红毯,比我还风光啊。”

    林燕妮此时刚过三十,她穿着湖蓝色的礼服,青春娇艳,极为抢眼。

    “冲仔,你别这么叫我了,行不行?”黄沾携红颜知己和事业伙伴林燕妮一起,在他身后坐下后,带着招牌的笑声说道:“给财神做叔叔,我爽的很,一点意见都没有,但你又叫燕妮姐姐,乱了辈分,这样不好。”

    “人老了,就要认命。”沈冲笑着说道:“这位是二八出头的佳人,春天的花朵,当然叫姐姐,你是五八四十的老头,是秋天的茄子,不叫叔,叫什么

    林燕妮嫣然而笑,黄沾一肚子焉坏话不好说出口,他瞪了沈冲半响,哈哈大笑着自我解嘲,说道:“小子,难怪有人说越不要脸赚的越多,你够无耻

    黄沾好烟酒,喜玩闹,言谈无忌,而沈冲穿越前,也是酒海烟林里厮混的人物,脑子里又藏了非常多的笑话段子,他前世对黄沾的敬仰之情,可谓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因此穿越之后,刻意结交,两人臭味相投,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每次见面,都相处的非常愉快,颇有倾盖如故的知己感。

    就这么闲聊着应酬,不知不觉,时间接近了晚上8点,金像奖颁奖典礼即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