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个电影帝国的诞生 > 第四十七章 猜测
    谢家贤拍完照,收拾好采访工具,和沈冲握手,说道:“沈先生,多谢你赏脸给我采访的机会。我先告辞了。”

    “哪里的话,我要多谢你才是。”沈冲松开手之后,对一直在旁边录音的朱家鼎说道:“nh,你替我送送谢记者。”

    他话音刚落,背后传来李开元的声音:“阿冲,采访结束了吗?”

    沈冲回头,看到李开元穿着和他颜色一致的家居服,站在楼梯口,俯瞰着客厅,于是对她一笑,说道:“已经结束了。”

    谢家贤立刻停住脚步,等李开元走下来后,他上前两步,殷勤的自我介绍道:“李小姐,你好,我是《东方日报》的记者谢家贤。请问方便采访一下吗

    “谢记者,你好。”李开元点头微笑,算是打过招呼,然后说道:“我和阿冲一样,都认为感情是很私人的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如果你想问今天的事,就不必费工夫了,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谢家贤不死心,追问道:“那可以拍几张照片吗?”

    “没有问题。”李开元随便挽了一下头发,站在沙发前,说道:“报纸上说阿冲刻意把我藏起来,其实不是这样的,他从没要求我那样做,我只是很不喜欢抛头露面而已,你帮我拍几张照片,澄清一下。”

    ru年代的好记者,几乎都精通摄影,谢家贤放下背包,把相机从盒子里拿出来,摆弄了两下镜头,然后抓了抓头发,问道:“李小姐,就这样拍吗?不用换个衣服或者补个妆?”

    “不用的,就这样拍吧。”李开元双手抱胸,无所谓的说道:“我不是美女,化妆了也就那样,这样子还自然一点。我是生意人,不是明星,不必对观众的眼睛负责,我只需要对客户的金钱负责。”

    谢家贤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咔嚓咔嚓的拍了几张照片后,转头问沈冲,说道:“沈先生,可以给两位拍张合影吗?”

    沈冲稍一犹豫之后,就走了过去,然后坐在长沙发上,李开元则斜坐在沙发扶手上,手臂搭着他的肩膀,这个造型,和当初接受《明报周刊》专访时的封面照,如出一辙,只是姿势更加亲密。

    拍好照片,朱家鼎把录音机交给沈冲,等谢家贤收拾好相机之后,带着他走了出去。

    “我刚睡醒,正好看到你采访结束。”李开元走到窗前,看着驶出院子的汽车,问道:“等明天报道出来了之后,是不是就不会再有记者来围堵了?”

    “希望如此吧。”沈冲手指在沙发上胡乱的划动,说道;“即使明天没有散去,过两天也会散去的。访谈录音,你要听听吗?”

    “我明天看报纸好了。”李开元摆了摆手,她有些烦躁的在窗口走了两圈,然后问道:“阿冲,你说我刚才那样做,会不会对她不公平?”

    沈冲抬眼看了看她,没说话。

    “其实我一直在犹豫。”李开元走回去,坐在他身边,但隔开了一点距离,幽幽的说道:“我在犹豫要不要用这个机会,把她赶走,如果早上你真让我去打电话,我一定劝她不要回香港,只要她不回来,以后就永远没有资格和我争,可惜她说要回来……我刚才故意下楼,就是想让媒体知道,我们很恩爱……阿冲,我是女人,我再大度,还是会吃醋的。”

    “元元,这件事是我的错,你有权利吃醋的,我不怪你。”沈冲苦笑,抓起她的手,来回摩挲,说道:“你要是一直像吃早餐时候那样无动于衷,我真怀疑你是冷血动物。”

    “她既然敢回来和我们一起面对风言风语,应该是真心喜欢你,这件事就这样吧,我不会再花小心思对付她。”李开元任由他抓着手,语气平淡的说道:“以后如果再有别的女人,别怪我下狠心。”

    语气虽然平淡,但威势十足,杀气腾腾,沈冲为之凛然,呐呐不敢言。

    “真舒服,好车啊据说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都坐这个。”谢家贤耸了耸背部,感受着真皮坐椅良好的包裹性,问道:“nh,这是金像奖颁奖典礼之后,沈财神送的吧?”

    “是。”朱家鼎转动方向盘,驶出白加道,说道:“沈总一共买了八辆捷豹,我这只是其中之一。”

    “别的老板发利是,包个一两千的红包,就被夸大方了,沈财神一次奖励八辆豪车,真真是财大气粗。”谢家贤一脸羡慕,感慨道:“nh,你当初从广告公司跳槽去东方魅力,真是赚大了,年薪几十万不说,连豪车都免费拿

    “我这不算什么。”朱家鼎嘴角含笑,说道:“张助理才是真值得羡慕,年薪0万呢,春节刚过,入职还不到两个月,沈总就奖励了他一套半山豪宅

    “张永霖是打工皇帝,香港谁不羡慕?听说他不光年薪高,连外出吃饭,签单都是公司付账?要是我,天天斗去半岛和文华,不吃白不吃。”谢家贤啧啧赞叹了几句,然后问道:“nh,你现在是沈财神的心腹,以后要是东方魅力有什么肥差,记得通知我一声,我去试试。”

    “你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成了《东方日报》的首席记者,也想着跳槽?”

    “虽然都是东方开头,可我们这东方,比不上你们的东方啊。”谢家贤呵呵一笑,说道:“在东方魅力做小兵,也比在外面充老大有前途,现在全香港谁不知道在沈财神手下做事,钱多不说,出头的机会也多。”

    “那有机会我通知你。”朱家鼎看了看他,问道:“今天的访谈,你准备怎么写?”

    “放心吧。”谢家贤扶了扶眼镜,笑着说道:“东方魅力和开元玩具都是报社的大客户,我来之前,老板反复叮嘱过了,沈财神怎么说,我就怎么写,绝对不准乱嚼舌头,态度一定要温和。你要是不放心,待会跟我一起去编辑部,盯着我写如何?”

    “我还真有这个意思。“朱家鼎点头,说道:“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沈总什么都不在乎,就在乎他的两个红颜知己,你刚才也听到了,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东西,他都随便送,可想而知她们在沈总心里的地位,因此我不得不慎重一点,这是他的逆鳞,要是搞砸了,明天就别想去上班了。”

    谢家贤默然,过了一会,才说道;“其实你不必担心,这个沈财神,八面玲珑,我也算记者中的行家里手了,采访过不少名人,可现在才回过神来,刚才的访谈,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一句我想要的话都没问出来,这本事,了不得,就算五六十岁的政坛老手,也没有这种功力。nh,是不是你策划的?

    “我也才二十四五岁啊,又不是五六十的政坛老将。”朱家鼎笑了笑,说道:“沈总要说什么,我事先一个字都不知道。”

    “那他真是天生做媒体公关的料。”谢家贤咂咂嘴,说道:“这个绯闻,本来是如火如荼,势将燎原,可是这篇访谈一出,我敢打包票,媒体很快就会偃旗息鼓,因为没什么好炒的了,沈财神把所有的枪口都堵住了。炒作两个女人为钱卖身吧,沈财神说他刚有点小钱的时候,就和两个女人交往了;炒作两个女人不知廉耻吧,沈财神说是他死缠烂打,舍不得放手才造成的,以他的财力和才情,他不放手,哪个女人都逃不掉;炒作两个女人争风吃醋吧,沈财神说她们关系良好,各有各的舞台,处在不同的圈子里,而且资源丰富,完全不必争;你说吧,还有什么可炒的?沈财神年少多金,风度翩翩,玩几个女人,算什么新闻?他不玩女人,才算大新闻”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朱家鼎在十字路口停下车等红绿灯,他用手指敲着方向盘,说道:“其实沈总有两个女朋友的事,凡是消息稍微灵通一点的,谁不知道?你也知道的吧?”

    “当然,去年就知道了。”谢家贤说道:“沈财神和李小姐一起上了《明报周刊》,两人合伙开公司,一直住在一起,半山的那栋房子,不知道多少记者去拍过照,他年底又和张爱嘉一起出席金马奖,两人关系亲密,谁都看得出来,当时台湾媒体还炒了几天沈财神要入赘台湾的消息,只不过后来无声无息了,张小姐的背景,我们都知道,台湾媒体偃旗息鼓很正常,可是香港媒体没有出来炒作,我一直觉得挺奇怪的,咱们向来喜欢搞无风起浪的事情,我也见过有记者写稿子,结果全被总编毙掉了。”

    “那是因为沈总去吹风了。”朱家鼎呵呵一笑,说道:“凡是大报,比如你们《东方日报》,沈总都亲自打招呼,东方魅力和玩具公司,每年都有大笔的广告预算,如果你们报道了,以后一分钱广告费都没有,还会封杀你们,东魅的员工和艺人,不再接受你们报社的采访,不仅如此,沈总旗下的杂志,也会专门派记者去挖你们的丑闻。”

    谢家贤倒吸一口凉气,说道:“沈财神这招狠毒啊,别的不说,以他的财力和在台湾的势力,只要打个招呼,咱们马老板就寝食难安了。”

    “大报纸都是沈总亲自打招呼,小的媒体嘛,都是我去负责的。”朱家鼎发动汽车,说道:“每家媒体10万封口费,你知道,那些小报和小杂志,10万相当于大半年的纯利了,谁舍得不要?而且我还带着三位御用大律师签名的律师函,谁报道,就告谁,香港虽说是法治之地,可谁敢真和亿万富豪打官司?拖个两三年,就算打赢了,也会倾家荡产的。”

    “那这么说来,这次《万人日报》是捋虎须啊。”谢家贤目光烁烁,说道:“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不然万人杰没那个胆子。”

    “或许是。”朱家鼎不置可否,说道:“这件事,你不要轻举妄动,小心殃及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