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陈这话一出,傅九扬明显变了脸色。

        他很不高兴,不能开口怼,就只好冷着脸表示抗议。

        老陈并不打算给傅九扬留面子,直言道:“小傅总,也许我说话直,你不乐意听。但这却是明摆着的事实。这一段时间,老傅总身体不好了,令堂便总来公司闹。她是总裁的母亲,底下员工明面上不敢说什么,私底下能不议论吗?再者说,令堂再这样闹下去,恐怕老傅总当年攒下来的客户,要被瓜分的一个不剩了。”

        “说来,就连令尊都没有继承权。老傅总当年便说过,真正有继承权的,是您和华小姐。正因如此,老傅总当年才定下了这婚事。若是小傅总您不好在宣九跟前说什么,那就让我这把老骨头去说。早点把婚事定下来,我们这群老顽固才会安心。”

        傅九扬感到一阵头疼,宣九有心脏病,她又不喜欢华晚,要是强行结婚的话,恐怕宣九要被气犯病了。

        现在他和华晚还年轻,结婚的事,他认为可以往后拖一拖。

        只是万万没想到,集团里的董事们,竟然开始逼婚了……

        他若是去说,宣九定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既然老陈愿意接这个摊子,傅九扬求之不得。

        “那就劳烦陈爷爷了,只是妈妈身体一向不好,您尽量与她商量着来。”

        老陈回过头跟几个董事对视了一眼,便应下了这事。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