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晚那边还在睡梦中,宣九便把她要当众调监控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嘉宏。

        从前老傅总还在的时候,她便在公司收买了几个眼线。再加上她如今的身份,嘉宏的员工自然各个都要巴结她。所以,她想让消息散播到嘉宏的每一个角落,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自然,宣九的眼线与叶晖的不同,以她的能力和智商,当然不是为了窃取商业机密。

        一般工作上的事,以及公司的运营等方面,她都没有兴趣,她主要想看看傅振华和华晚私下都如何沟通。

        她当时还特意收买了傅振华的秘书,让她时刻监听傅振华的电话。一旦傅振华给华晚打电话了,她都要第一时间知道。

        不得不说,宣九对华晚的敌意,有一半都是因为嫉妒。

        想当年,她和傅九扬的父亲谈恋爱的时候,傅振华便一百个不同意。后来,她第一次登门见父母,傅振华却连面都不露,让家里的保姆就打发了她。

        傅振华嫌弃她父亲有前科,嫌弃她家里穷,嫌弃她没学历,更嫌弃她粗鄙没教养。

        可转而到了华晚那里,一切都不一样了。

        傅振华特别喜欢华晚,他觉得华晚温柔可人,性情温顺。华晚的父母在她十四岁那一年,便双双亡故。那之后的四年,一直到华晚十八岁,都是傅振华亲自照顾她。

        傅振华跟华晚的爷爷是故交,又有在跟前看护的情谊,所以他甚至把华晚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