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九扬顿时呆滞在那里,许久都没反应过来。

        华晚居然要跟他分手?这根本不可能,她明明那么爱他。

        傅九扬知道华晚不是那种喜欢把分手挂在嘴边的女人,她在他跟前,一直都乖乖的,小心翼翼的。

        傅九扬说东,华晚从来都不说西。

        尤记得那个时候,傅振华派傅九扬出去培训。当时天寒地冻的,傅振华说要穷养孙子,根本没给他多少零花钱,也不许傅盛和宣九偷偷给他打钱。

        那个时候,傅振华还暗中给他设置了不少障碍。培训时期的同学和老师,也会故意为难他。

        也就只有华晚,在他最艰难的一段日子里,给了他一道光。

        她那边剧组刚刚杀青,她甚至还没来得及休息,便和水乐连夜开车,到了他培训的城市。

        她还会排队去给他买馄饨,知道他每晚都会培训到晚上十点之后,她就一个人,坐在大厅的冷板凳上等着他。

        她知道他不肯收她的钱,便在那个地方,陪了他整整一周,一日三餐,都会询问他的喜好,提前十五分钟帮他准备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