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九扬气红了眼,他看了一眼手表,还不到半个小时。

        他站在门口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华晚竟然没有出门寻他的意思。

        不仅如此,他靠在门口往里面听了听,却听了水乐的一番言语。

        水乐将傅九扬赶走之后,一颗心是畅快无比,他甚至还帮华晚准备好了毛巾,跟在华晚身边喋喋不休:“晚姐,你确定要分手了对不对?”

        华晚正在洗头,闷声闷气地“恩”了一声。

        “绝不反悔?”水乐的情绪仿佛越来越激动了。

        “当然。”华晚说。

        水乐一拍大腿,高兴的差点就要跳起来。

        “太好了,我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你和傅九扬分手了。你就想想他那个人,优柔寡断,没个男人样,你再看看他那个妈,撒泼打滚没素质,怪不得傅爷爷不喜欢他妈,就他妈那样,谁能喜欢啊?”

        水乐情绪激动,声音也大了一些。外面的傅九扬,贴着门缝,将这番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如果不是这门被反锁了,他真想冲进去跟水乐对峙,就水乐那个娘们样,居然说他不是男人?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