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子恒的话,让华晚有些莫名其妙。

        “这么晚了?你‌来我家做什么?”华晚蹙眉问。

        宿子恒见她误会了,便急忙解释:“是这样的,傅总他心情不好,一个人来酒吧买醉。他现在喝多了,一直喊着你‌的名字,我想着,要不要把傅总送到你那?”

        宿子恒打这个电话,纯粹是为了试探华晚的态度。

        如果华晚还在乎傅九扬,哪怕不过去,也得多问几句。

        “我跟他已经分手了,以后关于他的事,你‌都不必单独告知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宿子恒见她似乎要挂电话,便赶紧说:“可是,任东雅已经得到了消息,你‌如果不来,她就要把傅总接走了。那个女人,一直对傅总图谋不轨……”

        “这跟我无关。”华晚冷冷回应道。

        任东雅是原书中的女配二‌号,她是傅九扬的父亲傅盛看好的未来儿媳妇。如果说,常月明能拿到宣九的支持票的话,那任东雅就可以拿到傅盛的支持票。

        任东雅的父亲,是傅盛的老师。傅盛上学的时候,便颇受任老师的照顾。

        后来,傅盛被傅振华赶出家门,他与宣九日子过得极为贫苦,也是任东雅一家经常接济他们。就连宣九后来生孩子,也是任家派出了一辆车去送。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