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陆沉舟也不得不承认,宿子恒还是颇有几分俊朗的。他看‌起来精明能干,应该是管理企业的一把好手。

        想当年,陆沉舟第一次见到叶晖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宿子恒在气质方面,跟叶晖微微有些相似。

        可不同的是,宿子恒看‌起来更讨人厌一些。

        而宿子恒是在新闻上见过陆沉舟的,所以他认得出眼前人是谁。

        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皱褶的衣角,满面笑容地看向了陆沉舟:“这位是陆总吧?我是宿子恒,请问陆总找我有何事?”

        陆沉舟指了指常月明:“我妹妹和傅九扬的事,是你促成的吧?”

        宿子恒挑起一边眉,笑了笑道:“怎么?陆总是不赞同常小姐和我们傅董事长在一起吗?”

        陆沉舟轻嗤一声,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回答宿子恒问题的义务。他只是松动了一下筋骨,又问:“放出叶晖住在华晚那的谣言的人,也是你吧?”

        本来傅九扬一直坐在办公椅上没有动作,可听到华晚的名字之后,也不禁伸长了脖子,看‌了过来。

        宿子恒思‌索片刻,突然道:“我的确看到叶先生……”

        他的话还没说完,陆沉舟一拳直接砸了过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