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小天使,如果看到我就代表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  常月明实在是觉得这样的未来婆婆有些可怕,她本来也是不愿意帮宣九说话的。可她觉得傅九扬还算是清醒,而宣九也只是对华晚过分……

        想到这,常月明叹了口气,冲着傅九扬劝道:“算了,九扬,阿姨也不是故意的。现在还是想想,该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吧。”

        常月明想了想,还是提醒道:“那个叶晖,有点难对付。”

        叶晖的助理和律师,早就在门外守着。华晚陪着叶晖去医院之后,他们已经进门,准备取证,然后跟傅九扬交涉了。

        本来,宣九还想让水乐吃点苦头。她又不缺钱,她是一定要让水乐付出代价的。谁知道她一个冲动,事件突然反转。

        那水乐的事,不过就是小事。按照傅九扬的伤情,追究到最大,顶多也是让水乐赔点钱,然后拘留个五天。可是叶晖的伤就比较重了,而且对方的律师,又咬死了宣九是故意伤害。

        搞不好,宣九是要坐牢的。

        宣九虽然学历不高,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对方律师随随便便说了几句话,便已经是把宣九吓得不轻。

        好在,常月明这边也答应了要帮宣九找最好的律师,可是不论怎么样,这件事恐怕都没法善了。

        --

        而叶晖这边,他伤得可不轻,右处脖颈伤口缝了六针,医生说,差一点点就伤到了颈动脉。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