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雷,大雨。

        夜色已深,静谧的天空陡然撕开一道口子,金光乍现,照亮了半间厢房。

        凉风吹过,屋内烛火跳跃,险些熄灭,引得本还昏昏欲睡的两个丫鬟猛地惊醒,轻声低呼。

        “去,快去将牖户关上。”

        年幼些的小姑娘得了令,急忙忙去了,年长一些的深深望了拔步床的方向一眼,旋即抬腿走去。

        精致古韵的拔步床上,一女子正酣然睡着。

        女子虽是面色苍白如纸,眉心紧锁,精致的眉眼中依稀可辨认出女人姣好柔美的五官。

        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脸楚楚可怜,额头饱满,眉似远山含黛,樱唇艳艳,紧闭的眸子划出一道柔美的弧线,更想让人一探究竟。

        只有玲儿知道,这双眸子睁开了,是多么的妩媚动人,摄人心魂。

        玲儿拉高了女子的薄被,呢喃道:“我可怜的小姐,生得如此好样貌,怎么就入不了少爷的眼呢。”

        她苦命的小姐,入不得夫君的眼也就算了,怎么偏偏就入了那不入流的大少爷眼里!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