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沅整整在床上静养了三天。

        期间,除了原主还算有善心的婆婆来看望过几次,原主那个挂名夫君一次也未回来过。

        据原主婆婆说,霍成南是去京城以外的县城收租去了,一时半会儿回来,让她多担待。秦沅也不揭穿,就笑眯眯盯着原主婆婆。

        收租?依她看,是在哪个赌坊花天酒地,大赌豪赌吧。

        赌剩,不赌到什么也不剩,怎么舍得回来?

        三天的时间,秦沅虽只是安安静静躺着,脑子可一刻都没停下过。尤其是昨儿上午原主婆婆造访后。

        她居然,握着自己的手,苦口婆心劝她早点给她们霍家开枝散叶,让她早点抱上孙子,一家人和和美美,不知道多好。

        秦沅极度生理不适。

        自己落水,小叔子还和原主有那么点不可言说的关系,霍成南都不回来看望一眼。在霍成南的世界里,就没有原主的地位,更不愿意和原主同宿一处,这孩子,她和鬼生去?

        那一刻,秦沅话在嘴边,差点就告诉婆婆,她那个儿子可能不行。

        此事虽然只是个插曲,就像是婆媳间的闲聊,秦沅心里却直打鼓。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