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成南是被活活冻醒的。

        伴随着好大一声“阿嚏”,蜷缩在地上形容狼狈的男人撑着头,缓缓睁开眼睛。

        高挂的日头刺得他睁不开眼。

        “嘶……”

        头好疼,身上更像是散架了一般的疼。

        什么情况?

        静默了片刻,霍成南环顾一圈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在自家府里,还是在自己大婚的新房门口。

        不对啊……他昨天明明是和李家那个小孙子喝酒划拳来着,李家的小孙子还说好要借他点银票,让他去赌坊翻盘。怎么一转眼,自己就回来了呢,还是像个乞丐般躺在门口。

        这不对劲。

        霍成南撇了撇嘴,正嫌弃自己身上一股酒气,衣服也皱巴巴的,上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对,就是从他头顶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