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的午后,树静风止,偶有鸟鸣声,叽叽喳喳,混着春日舒适的风,拥抱新生的希望。

        偌大的厅堂里,一老者端坐在主座,手里的串珠转得略快,偶尔夹杂了一两声叹息声。

        下面,秦沅和霍成南对面而坐,两人刚入座,实心的红木椅都不约而同后退了一步,恨不得中间隔出一条银河去。

        老夫人重重放下手里的串珠,先是瞪了翘着个二郎腿,把玩腰间玉佩的小儿子,再是转而看向秦沅,声音比之前沉重了许多。

        “怎么忽然,想到和离了?”

        老太太话音刚落,秦沅白净的小脸上瞬间眉头皱起,双眸中盛满了委屈和心酸,樱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一看就是有万千委屈要诉。

        秦沅摸出怀里的小手帕,擦了擦眼角隐隐约约的泪珠。

        “娘,我和成南已经打算好了,您就成全了我们吧。”

        说完这话,秦沅还怯生生地看了霍成南一眼,流露出不舍和爱恋,旋即又快速收回目光,好似对面是什么洪水猛兽。

        又像是受了对面霍成南的威胁。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