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吵闹声快掀翻了整个霍家,秦沅和玲儿对视一眼,下一瞬默契地放下手里的活儿,露出心照不宣的笑。

        秦沅笑得古灵精怪,“走,我们也出去看看。”

        霍向东的笑话,她怎么能不看。

        刚推开门,秦沅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

        偌大的院子里围了层层叠叠的下人,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其中一行人穿着粗布衣服,面相凶狠,粗大的嗓门震得人脑壳疼。

        “霍家老太太可在?!”

        先前还围着的丫鬟们纷纷低下头,不敢回话。

        “这霍家,还有个主事的人吗!”

        络腮胡的糙汉扫视了一圈,气不过,大脚抬起,秦沅就听见了男人惨烈的叫声和呼救声。

        放眼望去,人群中,一赤着上半身的青年捂着大腿,哎呦哎呦地惨叫,神色极其痛苦,五官挤成一团。

        青年的脸上,早就是青一块紫一块,半边脸肿起,被打得不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