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速度过快,秦沅甚至来不及眨眼睛,就听得霍成南闷哼一声,随后脚步不稳,足足后退了数步,狼狈靠在书房门前的柱子上才堪堪停下。

        身上还穿着军营训练服的青年快速拉过秦沅,上下仔细打量,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放过,眼里的心疼清晰可见。

        “圆圆,这小子可有把你怎么样?你仔细和大哥说,大哥替你出这口气!”

        男人说着,凌厉的眼神似把飞刀将霍成南定在柱子上,霍成南一扫刚才的阴霾可怖,只是顺势靠坐在地上,看不清神色。

        圆圆……

        秦沅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可是这一瞬间,秦沅脑子里骤然闪过无数个声音,有男人和女人的,年长的和年幼的,都在叫她圆圆。与此同时,原主强烈的的情感和记忆再次在秦沅的脑海中激荡碰撞。

        原主的家里人,都是这么叫原主的,软软的两个字,也代表了原主双亲的希冀。

        圆圆,圆圆,团团圆圆,圆圆满满。

        有个圆满的婚姻,以后嫁一个圆满的夫君,一家人团团圆圆,如此,就很美好。

        看着青年担忧的眼神,秦沅有一瞬间的鼻子发酸,内心泛起一连串涟漪。

        眼前这个人,是实实在在心疼她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