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沅轻声说:“我没事的,大哥。”

        秦沅深深地看着青年,像是要将他的五官眉眼镌刻心中,殊不知自己这副脸色苍白,郁结于心的悲苦模样在她大哥眼里看来就是强颜欢笑,受了天大的委屈。

        “霍家这些事大哥刚才在来的路上都听说了,为何你不早点与我说?放心,大哥给你出这口气。”

        秦岭之拍了怕自己妹妹的手,笑容和煦轻柔,转身的那一瞬间,瞬间换了副神情。

        长年在军队里摸爬滚打,上过战场,杀过异敌,秦岭之身上的杀气咄咄逼人,那股子磨练出来的气场,不是霍成南可以抵抗的。

        秦岭之活动了下筋骨,走上前去,脚步沉稳有力。

        霍成南眼皮子都懒得动一下,就盯着地上的蚂蚁愣愣出神,因为刚才的单方面被打,衣服也有点凌乱,松松垮垮包裹着男人的欣长身材。

        霍成南嘴角一片青紫,一张优越凌人的脸此刻只剩下狼狈,可见刚才秦岭之是下了十足的力道,一点也没留情。

        这一拳,是为了她妹妹在霍家受了这么久的委屈打的。

        但是不得不承认,霍成南即使狼狈如此,那张脸也是极为优越的,就是看起来呆呆傻傻的。

        秦沅这是知道霍成南还没失心疯,如若是外人,估计还会以为秦沅就是个长得好看的小傻子,多半还要叹息一声,年纪轻轻就傻了,真是可惜。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