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书中,目前已是天鉴32年,距离那场大变动,只剩下整整六年。

        这时的京城还是一派繁华景象。

        秦沅坐在马车里,挑起窗口的帘布,露出半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静静望向街巷两旁。

        几层的高楼建筑平地而起,各种商铺鳞次栉比,应有具有。

        酒楼白天也是了络绎不绝,街巷两旁更是摆了连绵的长龙,从城中央一直到城西,多是些字画和新奇的小玩意。

        街上人流川流不息,或是停在路边和卖“洋货”的小贩讨价还价,或是驻足欣赏字画,脸上各自洋溢出笑容。

        充满烟火气的味道。

        也是在霍家,从未感受过的感觉。

        秦沅深吸一口气,胸腔大开,从未如此放松自在过。

        她想,她终于可以摆脱原书的设定,摆脱霍成南了。

        从今以后,她作为秦沅,只为自己而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