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爷看向秦沅,问道:“圆圆,这事你也不知道?”

        秦沅当然心里门清,可是她不想说。有关霍家的一切,早就停留在她签下和离书的那一刻了。

        秦沅戳着碗里的米饭,下意识否认。

        “不知道,女儿平时在霍家甚少出屋子,加之今天一心想回家,早早就出来了,还不知道霍家出了什么事。”

        秦老爷了然地点点头。

        “不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啊。”

        秦老爷一连说了两遍,感慨连连。

        秦夫人啪地放下碗筷,“到底什么事,你快说啊,看看咱们家能不能帮上忙,好歹我们圆圆也是霍家的媳妇。”

        听闻至此,秦岭之撇了撇嘴,想了想小妹的叮嘱,终是什么也没说,只顾闷头吃饭,做个无情的吃饭机器。

        秦老爷并非爱嚼舌根的人,更何况霍家出了这种事,他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就拍了拍秦夫人的手背。

        “回去与你说,先用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