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沅走上前,当机立断,纤纤素指放在窗牖上,毫不犹豫要将小娃娃隔在外面。

        奶娃娃半边身子似是挂在了窗沿边,一只脏兮兮的小手死死抓住窗牖,借着月色,秦沅可以清晰看出小娃娃气得满脸涨红。

        “秦沅,你敢这么对小爷,信不信……”

        话音未落,门口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间的对峙。

        门外,是玲儿的熟悉的声音。

        “小姐,醒了吗?我怎么听见你屋子里有声音啊?”

        玲儿虽是应当当值,可秦沅心疼她太辛苦,都是早早让她回去睡了。

        愣神间,窗户挂着的奶娃娃圆滚滚的眼睛咕噜噜直转,旋即费劲撑着自己的小身子,趁着秦沅出神的功夫,一溜烟跳进屋子里。

        奶娃娃四下打量了一番,最后伏着身子,钻进了秦沅的裙子下面,半边身子蹭着秦沅的小腿,死死不肯撒手。

        秦沅顿觉腿上有千斤重。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