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你这副嘴脸,小爷我休了你就对了!

        这句话给秦沅的刺激太大,以至于她一度以为自己幻听了,可再一看那臭小孩眼神中熟悉的不屑和蔑视,这一刻,秦沅竟出奇觉得,这孩子软萌的皮下,就是她那个一副死妈脸的前夫。

        秦沅甩甩头,从脑海中剔除掉这个荒诞可笑的想法。

        怎么可能呢,一个大男人变成个三岁孩童,太扯了。

        下一瞬,秦沅就听见看见那臭小孩一脸苦大仇深,嫌恶地闻着自己身上发酸的味道,抬起瘦到发尖的下巴,语气颇为颐指气使。

        “喂,秦沅,给小爷我烧点热水,这几天可难受死小爷了!”

        这个语气……

        秦沅猝然皱起眉头,不确定地问:“霍……霍成南?”

        臭小孩忽地咧唇一笑,眼中是得逞后的促狭。

        “什么霍成南,我听不懂。大娘,你这里的糕点味道好好哦,能不能再给我一盘?”

        霍成南:我能上你家吃饭吗,就一盘。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