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小版的霍成南撇了撇嘴,脸嘟成一个包子状。好吧,他现在的身高相貌和声音,确实没什么说服力,更何况他还打算先求秦沅留他在秦府,索性就不和秦沅计较了。

        霍成南前几日经历了什么,秦沅心里也弄清了,就挑了几个她最想知道的问题问道:“那你怎么不回霍家去?”

        “没钱?正好我这里还有点闲钱,算我大发善心,就给你当路费吧。”

        秦沅说着,伸手去摸怀里的碎银子,被霍成南两只小手啪地拽住。

        霍成南摇头,“不行!”

        秦沅愕然,“有何不行?你九死一生从京城外走回来,不就是为了回到霍府吗,回到你娘的怀抱吗?”

        嘶,霍成南倒吸一口冷气,这理是没有错,不过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霍成南眼神飘忽,不敢直视秦沅,软糯糯的声音也低了许多。

        “反正……就是不行。”

        “哦,”秦沅低低应了声,眸子忽然亮了一瞬,“那你什么时候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